第5章 喂狗的感动

发布:06-17 15:46 | 2056字
A+ A-

“去哪里?”江积言俯身过来给她系安全带,吓得沈曼珺屏息。

“问你话呢!”江积言低头看着身下的小女人。

沈曼珺抽出嘴角,这家伙故意的,“医院,去北大医院,我妈在那里。”

车子停进停车场里,沈蔓珺咬唇犹豫,最终松口道谢,江积言挑眉,俊颜略微意外,明显很吃惊这句话。

沈蔓珺开门下车,就看见一男人横冲而来,男人带着口罩,双手揣兜,浓眉大眼,一副行凶相,口袋里露出一个尖锐的物体,还微微泛着锃亮。

就在沈蔓珺还在慌神的时候,手肘一痛,被巨大的力推搡在地上。

“你是蠢嘛!人过来不知道躲!”

江积言暴躁的扯开安全带,下车扯着蠢女人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拖起来,就没见过蠢成这样的女人。

沈蔓珺被迫站起来,俏脸麻木怔然,一双眼瞳像林深时才可见的小鹿,被惊扰时清澈又晃荡不安的瞳孔,让人想要好好欺负。

江积言眸色微黯,下意识的偏过头去不看她,声音沙哑:“我们先去医院,一会叫人来查监控!”

沈蔓珺终于反应过来了,“我的包!”

“什么包?”

沈蔓珺抬眼看江积言,眼泪一下流出来,“我的包被抢了,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我一定要找回来。”

可是人早就跑远了,她要去哪里找,身边只有一个江积言……对,江积言!沈蔓珺像看最后一刻救命稻草一样抓住那人的手掌,“江积言,你帮帮我,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生下来就不缺钱的江大少什么时候会为一个包跑动,可是……那双眼睛正灼热的注视着他,眼睛里也只有他……

江积言咽下了那句到了嘴边的‘一个破包而已’,低声吐了句“操”,顺着抢劫的人消失的方向拔腿就跑。

那人没有跑远,估计看沈蔓珺一个女人,包被抢了也不敢追上来,正大摇大摆的在医院门口数着抢来的钱。

江积言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过去,那人倒在地上,包里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江积言面不改色心不跳,三下两下就将东西拾起来,气不过又踹了男人一脚。

男人痛的在地上翻滚,直哼哼。

“妈的,敢在老子眼皮底下动人,”江积言蹲下阴狠的拍着男人的脸颊,“求求你,放过我,钱都在这里,我一份都没动!”

“孙子,”江积言没管求饶,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就在医院门口,十分钟内过来处理掉。”

等他回到停车场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江积言把包递给沈蔓珺。

沈蔓珺激动的接过,道谢。

江积言以为沈蔓珺担心的是钱,可瞅着,这女不仅没管钱,第一查看的是包里一个密闭的夹层,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里面是一张照片。

江积言眯起眼睛,正要好好看看,照片已经被沈蔓珺收起来了,他想问,视线在细嫩胳膊上的血渍上凝住。

“怎么回事。”

沈蔓珺抽回被他紧攥着的胳膊,用衣袖遮挡住了伤口,“抢我包的时候被割到的,一点小伤,不用担心,倒是谢谢你了,特意……”

话说到一半就被江积言打断,“先去包扎。”

沈蔓珺陡然垂下眼捷,任由男人拖着她走,突然的心酸,她一个人坚强惯了,受伤也习惯了自己躲在角落里舔舐。

可这个最初让她讨厌的江积言,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着她内心的柔软,眼泪滴到胳膊上。

沈蔓珺心一惊,快速的擦掉,将剩余的眼泪咬牙憋了回去。

正如沈蔓珺所说,只是写皮外伤,看着严重而已,一声包扎好后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说可以走了。

沈蔓珺从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就看见江积言站在窗口前,和谁打着电话,眉头皱的紧,嘴边叼着烟,窗户开着,风吹进来稀释了烟的味道。

沈蔓珺走到他身边,等他挂断电话之后才开口说话,将医生的话重复了一遍又继续说道:“有要事你去忙就好,今天已经耽误你很多时间了,谢谢。”

江积言掐断了手中的烟,脸上又恢复了玩世不恭,“你当然要谢谢我,小爷我在你这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可不是免费的。”

沈蔓珺:“……”

她觉得自己的感动在这一刻全都喂了狗,眼前的人还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江积言刚走,沈蔓珺的电话就响了。

“张嫂,怎么了?”

张嫂是她们租房的房东,人很好,过来帮忙的,一直在医院里照顾她妈妈,电话里的张嫂话到说不全,尖着嗓子嚷嚷要她赶紧过去,晚一点她妈妈就出事了。

沈蔓珺心一咯噔,回话的时间都没有,快速的向她妈妈病房跑去。

到的时候人已经散了,病床上的女人再看见她的那一刻眼泪就落下来了,吃力的张开手意思是要她过去,沈蔓珺快速走过去依偎在女人怀里。

“妈。”

女人鼻子戴着气管,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进来就开始乱砸,要不是我护着,我看他们都要把主意打到你妈身上了,你看看,你这几天新买的东西都让他们砸坏了,”张嫂心疼的扶正已经散了架子的轮椅,“要不是听见我给你打电话,他们都要砸到晚上。”

沈蔓珺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母亲身上,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通,看母亲毫发无损之后才稍稍安下了心。

“我一定会查清楚的,谢谢你张嫂,谢谢你。”

张嫂叹气,也是心疼这母女俩,“有我在这,你就别担心了,你好好工作吧,手术费住院费又是一把大笔钱。”

沈蔓珺点头,从病房里走出来关上门,她知道是谁做的,与此同时,默契的电话响了起来。

“蔓珺,”沈蔓珺攥紧了手掌心,绷带渗出血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告诉过你!不能碰我妈!”

那边只是笑,沈蔓珺听在耳测,只觉得恶心,然后听他继续说道,“蔓珺,你先不要生气,我总归是你的父亲,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只要你乖乖勾引江积言,我看他对你很感兴趣。”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