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爹跟娘的隔阂

发布:09-06 15:14 | 2130字
A+ A-

上一辈子的今天,娘被胡姨娘害死,陆大夫说娘死的蹊跷,体内似乎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药。

他还说屋内用的熏香也有让人昏睡的作用,常时间待在这个环境中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周姨娘却反咬一口,诬陷陆大夫跟娘之间有什么,还从他的屋子搜出娘的手帕跟银簪。

陆大夫百口莫辩,被祖父撵出了云府,话自然就没人信。

娘的离去,让爹爹整个人似乎被抽走了魂魄,更是无心为娘报仇,所以让周姨娘逃过了一劫。

现在老天终于开眼,让她重活一次,她今天就揭穿周姨娘的真面目。

想起这一切,她就想起自己连带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被云夕颜活活打死,心头的愤恨几乎将她烧毁,她是不会放过她们母女俩的!

“娘,你休息一下,一会儿女儿让陆大夫过来给您看看。”云夕洛努力将心绪放平,柔声道。

“洛儿,娘的身体陆大夫刚看了,还给母亲开了药。”徐氏喘着粗气,有些埋怨道,“这地上就是,被你打翻了。”

“娘,这个药可不是陆大夫给您开的药,是这个贱婢要害你,你先睡一觉,女儿自会弄个水落石出。”手轻轻抚上徐氏俊美略显苍白的脸,感受到她的真实,泪水几乎要忍不住了。

“什么?”徐氏看了看地上的摔坏的药碗,无比的震惊地问道。

徐氏用手指指着被捆在一边的欢儿,怒道,“欢儿,洛儿说的是真的吗?本夫人对你不薄,你,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欢儿脸色惨白,咬牙道,“夫人,大小姐是诬陷,奴婢怎么会做出如此猪狗不如的事情。”

徐氏的眼睛看向自己的女儿,似乎说洛儿,你没弄错吧!

云夕洛冷哼了一声,忍不住讥讽道,“诬陷?欢儿,如果真是本小姐诬陷你,本小姐当着众人的面给你道歉。”

欢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实在想不到她到底是哪里露馅了呢?为何大小姐会知道?心里越发忐忑起来,

云夕洛转头冲翡翠吩咐道,“翡翠,你将这熏香还有这药渣收拾好,我们这就去见父亲,对了,你让人去请安宝堂的陈大夫,让府里的陆大夫也候着。”

翡翠想说这就是小姐反常的地方吗?眼看事情重大,她赶紧领命。

欢儿脸色几乎透白,她咬唇冲徐氏道,“夫人,欢儿对你忠心耿耿,您要相信欢儿。”

徐氏有些糊涂,不过看着有些反常的女儿心里还是疑狐的,女儿不是因为有了证据,今天绝对不会这么反常。

徐氏淡声道,“你没做别人也不会诬陷你,就让国公爷跟世子做个公断。”

欢儿眼睛一闭,自认为万无一失的事情怎么会这样,心瞬间跌进谷底,只觉得完了。

几个人正要离开,房门突然一响,云府世子云铮顶着一层的雪花进屋。

云铮今年三十有五,长的斯文俊美,因为家世好,更是意气风发,最遗憾的事情无非是膝下无子。

他是云家世子,亦是长子,顶着这个头衔无子应该有压力的,现在他膝下只有两个女儿,人丁很是单薄,不过他远比别人看的开。

“见过世子。”丫鬟礼毕,帮他将外衣挂起,给他弹了弹雪花。

“见过爹爹。”云夕洛过来见礼,努力压下胸口的酸涩。

屋内的情景还是让云铮一愣,不过他也也没过问,用大手揉了揉云夕洛的头,“洛儿怎么来了,病好了吗?父亲过去看你,见你不在屋内,还吓了一跳,以后不许胡闹。”

“爹爹。”云洛夕闻言,眼圈一红,几乎忍不住要放声痛哭。

“怎么了这是?这孩子咋了?爹爹不说就是,怎么还哭上了。”云夕洛是他的心头肉,眼圈这一红,他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徐氏看了云铮一眼,眼睛一涩,慢慢把头扭开。

心中酸涩的不只是徐氏,云铮的眼神不自主放在徐氏的身上,却见她头一扭,一副不想见自己的模样,他的明眸瞬间暗了下去。

父母之间的互动让云夕洛瞧了个正着,她心里也是五味杂陈,母亲跟父亲是一见倾心,远比别的夫妻来的恩爱,但是他们的恩爱只停留在他们婚后三年的那个夜晚。

爹爹喝醉,上了胡姨娘的屋子,他跟娘之间就有了隔阂。

本来爹爹是极力反对纳妾的,但是胡氏有了身孕给娘求情,娘恳求父亲纳胡氏为妾,他们彼此的心就开始越走越远。

爹爹是爱娘的,要不不会在上一世的今天母亲离去之后茶饭不思,借酒解愁,没有两个月就跟娘去了,而且去的时候一脸的满足。

她一直对爹爹跟胡姨娘的关系有疑狐,为何爹爹在二叔那里喝了酒就会进胡氏的屋子,稀里糊涂就跟她在一起了。

那个时候,胡氏还是她的表姨,就是这样的一个巧合,不让人往二叔身上想都不行。

更巧的是,一个多月之后胡氏就有了身孕,七个多月就生下云夕颜,说是早产,但是她跟足月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区别,这难道不蹊跷吗?

现在想起真是疑点众多,爹爹跟娘死后,二叔成功继袭,但是这个家却交给胡氏打理,二叔对胡氏还有云夕颜好的没话说,说他们没有私情,云夕洛打死也不相信。

那个时候也有风言风语,但是云家掌权的二叔才不会顾及,他杖毙了嘴碎的下人,以后云府再也不敢有流言出来,二叔跟胡氏似乎越发肆无忌惮。

云夕洛的眸子发出嗜血的寒芒,她如果不想走上一世的老路,必须让自己的爹娘活的长长久久。

爹爹这么爱娘亲,怎么能让胡氏那个贱人占了先机,今天她就让胡氏原形毕露,还娘亲跟爹爹一个清净。

云铮只能把目光放在捆绑在地的欢儿身上,“这丫头怎么了?”

“爹爹,女儿正要找你呢?我们先不打搅娘了,跟女儿先去外厅,女儿有要紧的事情给爹爹说。”

云铮看了徐氏一眼,却看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眸中闪过苦涩。

云铮转头,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冲云洛夕道,“好,我们去外厅,不打搅你娘休息。”

看着云铮跟云夕洛离开,徐氏睁开了眼睛,冲他俩的地方看了又看,一滴泪却从消瘦的面容滴下,他们十几年的夫妻,竟然混到今天这种程度。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