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自戮

发布:09-06 15:14 | 2067字
A+ A-

“回禀爹爹,说起来还真要感谢神明,洛儿在屋内睡觉,做梦娘有危险,说是喝的东西跟用的东西不干净,孙女吓坏了,这才不管不顾冲到了明静轩。”

云夕洛口齿清楚道,她无法解释上一辈子,这一辈子,只能用做梦敷衍,要不爹爹会认为自己真的鬼上身了。

“原来如此,你娘一向对人宽厚,又温婉恬静,得老天眷顾也属自然,阿弥托佛,多谢天爷!”世子爷突然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道。

云铮这下也能理解云夕洛为何这么反常,她毕竟十六岁了,早已经懂事,在娘亲生死存亡之际,自然恨到极致,才会表现的如此冷静像变了一个人。

既然药碗是欢儿拿给嫚儿的,那么害嫚儿的一定跟这个贱婢有关。

心中恼怒,现在想起都有些后怕,云铮突然站起,一脚将欢儿踢出老远,“你个贱婢,说,你为何要害夫人,她一向拿你不错,今天你不老实交代,本世子杀你全家。”

欢儿的嘴角溢出鲜血,低低咳嗽起来,她却咬唇慢慢扫了胡姨娘一眼。

藏在袖口里的手几乎被自己捏碎,胡姨娘身体微颤,听到那个贱人出事,看看云铮那是什么表情。

自己坐了半天,他一个眼神都吝啬给自己,好,很好!

胡姨娘的心恨出了血,此刻却不得不把目光放在欢儿的身上,如果今天她将自己供出,别说筹谋了,她会立刻身首异处,这绝对不会是玩笑话。

这个丫头其实靠不住的,唯一的好处就是拿住了她的七寸,自己没沾过一滴水,所以说就是找,也找不到她的头上。

眼看暴怒的爹爹,云夕洛的手突然将他的大手握住,嘴角挂着淡笑,“爹爹,您先不要动怒,量她一个丫头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背后一定有指使之人,爹爹还是让女儿来问吧!”

大手抚上云夕洛的头,云铮的眸子变的柔和,女儿真的长大了,他欣慰。

“洛儿,爹爹听你的,不过你放心,今天爹爹定将敢毒害你娘的人揪出来将她千刀万剐。”

欢儿的脸色越发惨白,胡姨娘也是嘴唇发白,也被云铮的狠厉吓坏了,不过她心里依旧在冷笑,也就是那个贱人才会让他如此的失态。

不过有什么用,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被自己挑唆的回不到过去了,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还要毁掉。

云夕颜嘴角已经咬破,满脸的羡慕,自己是庶,从小她就知道跟大姐是不一样的,自己叫自己的母亲还得叫姨娘,真正该叫母亲是徐氏。

明明都是爹的女儿,云夕洛是可以坐到父亲的身上,看到本是震怒的爹爹,大姐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将他的火气浇灭的一干二净。

爹爹从来都没摸过她的头,从来不拿正眼看自己,自己只能躲在娘的背后,无人问津,她的心里突然不是滋味起来。

她从小就乖巧谨慎,恬静知礼,云夕洛却野的厉害,无法无天,她却想不明白就是因为她是嫡,自己是庶待遇就完全不一样,她不甘心。

她不会让这种待遇持续的,自己跟云夕洛迟早要定亲,她的名声在外,跋扈不懂礼数,那些个高门大户不会要她的,自己不同,虽是庶女,但是知书达理,嫁人自不会差。

而且这才哪是哪?人过的好坏,得老了才能清楚。

云夕颜一直低眉顺目,当然也没察觉今天胡姨娘的不对劲。

云夕洛她慢慢站起,踱到欢儿的眼前,十分温和地道,“欢儿,本小姐知道你一个丫头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你也不用为谁背锅,万一将你交给大理寺,你想想,你能活着出来吗?赶紧交代了吧!还能保住一条命。”

欢儿的眼神空洞地扫了一下四周,在看见胡姨娘的时候,身体本能得一哆嗦。

胡姨娘跟她四目相碰,也是脸色灰败,不过她优雅地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轻轻品了一口茶,露出腕上晶莹剔透的水晶玉镯,欢儿的脸更白了,牙齿将嘴唇咬碎。

欢儿收回目光,嘴唇已经没了任何的颜色,她扬眸,机械地道,“大小姐,奴婢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奴婢是冤枉的,奴婢就是按照陆大夫给的药方去府里的药库提的药,然后煎熬给世子夫人服下,不知道怎么会有毒药,还望大小姐明鉴。”

云夕洛的眼神格外锐利,她嘴角噙着冷笑道,“欢儿,你跟夫人两年了,我娘拿你怎么样你是清楚的,你吃里扒外害她,还拒不认罪,还想把罪名都抗了,你还真不怕死呀!还是说你全家人的命都想要了!”

欢儿的身体抖了一下,咬唇突然一言不发,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

云夕洛有些疑问,欢儿为了什么一直要为胡姨娘抗呢?难道说她有什么把柄落在胡姨娘的手里?会是什么?她陷入了沉思。

胡姨娘的心“咯噔”一下,今天的云夕洛太反常了,脸上已经不见昔日的娇憨,清冷的宛如挂在天边的明月,仅仅一天,这云夕洛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

她转动着手上的水杯,心里翻江倒海,到底是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父亲,那就交给大理寺吧!这些天欢儿见了谁,东西从哪里来了肯定会查清楚,我们就不用费口舌了。”

云夕洛淡淡道,他就不相信欢儿会不怕,去大理寺什么样的汉子都熬不住,两棍子什么都说了,她就不相信欢儿不说实话。

欢儿的脸色越发跟纸糊一样,她的身体颤抖,大理寺卿程铁有活阎王之称,进去就像在地狱走了一趟,她的眼睛看向胡姨娘。

胡姨娘转动着皓腕上的玉镯,眼神闪烁,一言不发,云夕洛真想将她立刻揪出来,但是她知道,自己托梦的理由很是牵强,不能再说了,说也不会有人信的,丫鬟跟姨娘还是有区别的。

她现在唯一就是希望,欢儿将她指正出来,她不认为一个丫头能背这么大的罪责。

云夕洛正在想着心事,本是跪在地上的欢儿,突然摇晃站起,在屋内人震惊的目光中国,猛然撞向了身边的柱子。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