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修行界的铁律

第十四章:修行界的铁律

吴启有种感觉那本《化元功》没有那么简单,这种宛如天人般的功法怎么可能会在区区二层,他要再次回去问一下长老。

“对,对不起。”一个女孩陡然迎面撞来,吴启纹丝不动,女孩却瘫坐在地,女孩子面色清秀可人,一头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双目极大,但是此刻却隐隐有泪水流动,身着布麻衣,孱弱的身子颤抖着,面色有些苍白,嘴里不住的道歉。吴启刚要去扶起她,女孩子一脸惊恐的后退,随后赶紧爬起,再次躬身道歉,转身跑开。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不对!小偷!”

吴启面色一变,他才发现,自己那个挂在腰间的袋子不见了,里面可是装有《化元功》自己令牌的。尤其是那个《化元功》对现在的吴启来说可是决定他命运的东西。

“站住!”吴启一声大吼,惹得街上众人一阵诧异,但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足足三十鼎的力量爆发,速度恐怖,吴启全力飞奔之下,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残影。

女孩子速度也是飞快,但是明显没有吴启快,大概只有吴启二十鼎的爆发力。

“怎么这么恐怖,明明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灵力,血源境之下还能爆发出如此力量?”女孩子心中诧异。

源道峰的广场极为巨大,这是剩余六座山峰弟子的聚集地,数十里方圆的场地在吴启和女孩子狂奔下也渐渐有些不够用了。

眼看女孩子就要下山了,吴启面色潮红,双目却无比冷静,双腿肌肉膨胀,极速摆动,每一步跨越数米,这种冷静下更加恐怖的爆发力,令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

吴启破风狂奔,如同一把利剑直接刺向女孩子。

“算了,东西还给你了,记住我叫琉璃,我还会找你的。”女孩子轻轻一笑,将东西扔了回来,下了山。

吴启身子一动,接住那个袋子,检查了一下,没有少东西,才松了一口气。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琉璃。”吴启回味了这个名字,越发觉得好听。

“还是先去藏经阁吧。”

吴启问了那个长老,可是长老却说这是一个残缺的功法,门派内没有弟子修炼过,但是有人可以给他指导,吴启想要知道是谁,长老却没有说,只是缘分到了自会明白。

“只是告诉你,其实凡人也不错,你现在这条路可能是条绝路。”长老语重心长,“因为这是挑衅整个修行界的铁律啊!自古从来就没有人在没有先天灵气的情况下成为修行者。或者说血脉浓度不够都不行,我也不知道为何你这种情况能够进入宗门,但是你自己要想清楚,《化元功》只是一个推想,根本没有人练成过这部功法,即使是功法创始人也没有。”

“有些事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如果仅仅因为没有前人成功过就放弃,那么又如何想要在修士这条路上走远呢,我认为的,既然没有人成功呢,我为何不成为第一个呢!我想要成为这第一个。”吴启说道,目光充满着坚定,他如今已经无路可走,但是他感觉他不能放弃,他有太多的想知道。

吴启说完,拜谢长老,转身离开。

“修行界的铁律岂是那么容易打破的,即使有那位君主的帮住也非易事啊!”长老抿了口茶,再次躺在椅子上。

吴启再次翻开《化元功》,《化元功》的入门便是强化自己的血脉,在自己的血脉凝聚出源因,这种源因能够直接吸收外界力量,而转化为血脉之力,有了源因就无需神魔基因血脉了,自己便是源头。

但是源因的凝聚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需要一场药浴,而药浴的材料极为昂贵,凭借吴启如今的财力根本无法达到。

“还是去问问王阳吧,看看有什么办法。”

可是藏金阁后王阳不知道去了哪里,吴启如何能够联系到他。

“王阳!”吴启陡然一阵大吼,音波如风,狂暴无比。

广场上的人群一阵骚乱,诧异的看着吴启。

“吴启,你这混蛋!”一道声音传来,随后王阳的就跑了过来。

“就知道这个方法管用。”吴启淡淡一笑,一脸智珠在握的样子。

源道峰山腰一座茶坊,吴启和王阳坐在桌前。

“你为什么突然需要这么多珍果?”王阳听了吴启的说明,突然问道。

“因为这个。”吴启将《化元功》拿了出来。

“这不是太上长老的功法吗?”作为掌门的子嗣,他还是了解一些秘辛的,“可是这部功法是太上长老初创出来的,根本没有实践的可能。怎么会在你这?我知道了!”

王阳陡然想起来什么,一脸震惊的看着吴启。

“当初父亲让我出去找的人就是你,就是你这个没有先天灵气的人!只有没有先天灵气的人才会与我的体质产生熟悉感。而这个人就是你,吴启!换句话,你就是太上长老的实验品。”王阳脸色极为难看,“太上长老在数百年前就开始研究神魔文化,而就在最近创出一部神魔修炼的功法,根据一些遗迹留下来的文化总结的,但是根本没办法修炼!据说只有跟神魔一样没有先天灵气的人才能修炼。而后你出现了。”

“你是说,他是想把我像神魔一样培养,而我来这里的一切都是太上长老安排好的!如果按照流程我会想方设法弄到那些珍果,然后修炼!”吴启一想也就猜出了大概,“至于最后死活,则无所谓。”

“可能吧,按照太上长老的想法,他会在幕后给你助力,让你能够实现《化元功》的修行。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百草园就会打开了,到时低级弟子会进入采集药草,而你会不去吗?”王阳说道。

“原来都是别人制定好的道路啊,可是我又不得不走!”这条路他必须走,而且还要走的漂亮。

“如果只是实验品我又何必如此呢。拿我当实验品总要付出点代价吧!”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