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对决

第十九章:对决

此次七宝境选拔是在丹鼎峰上进行,丹鼎峰主要是一些炼药师修行聚集地,负责整个葬骨岗的丹药运行,也是每一次大型活动的举行方。

这三天吴启都在修行《化元功》,修行已经稳定在血源境一层,而且略有冲击二层的趋势。血源境前三层最为容易,因为前三层就是将源因流淌全身,有人天才第一次踏入血源境便可以将源因遍布全身,也就是血源境第三层,而吴启虽然初始第一层,但是源因是属于自己的,自己可以产生,随着血液流动,此刻已经在短短时间内流遍身体的三分之一。

不出一个星期,吴启有自信能达到血源境第二层。

但是三层之后就是源因数量的增长,那时就是《化元功》最难也是最简单的时候了,需要吞噬元气才能提高源因质量浓度,而元气却是一个物品最本质的东西。

吴启也不知道王阳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但是有一点吴启可以确定,就是王阳早已超脱了血源境,至少血源境不能腾云驾雾。血源境说白了还是凡人,只是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是还不能脱离地面生存。

传说血源境之上才是真正的神话中境界,腾云驾雾,吞水吐火,最重要的是可以增长寿命。修行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什么厉害的神通数法,不是什么财侣法地,而是寿命,只有寿命足够你才能实现想要做的一切。

中午吴启和王阳从源道峰出发,没有召开仙鹤,而是王阳直接带着吴启直接飞起,仍旧是一道黑光裹携着吴启,这光黑的极为纯洁,不带一丝邪恶的气息,反而透露着一丝圣洁。

丹鼎峰没有锁骨峰的高不可攀,也没有源道峰的繁华,却处处不凡。山峰分为九层,每一层上面都种满了药草,自下而上药草愈发珍贵。

“这是我们葬骨岗最奢华的地方,那九层药草就是值大半个宗门资产了,这里第十层就是即将比赛的地方!”王阳带着吴启降落。

第十层是一片空地,上面分布着是十个个巨大的擂台,每个擂台的第一名才可以参加七宝境。

在擂台的上方有一个云层,上面有七个闪烁着太阳光般的光球,光球光芒刺目,但是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着人影,这是葬骨岗最具有权威的七个峰主,当然掌门便是锁骨峰的峰主,而在光球之下还有数十个长老,他们如神王般端坐在云雾之上,高不可攀,即使面目也显得模糊,这些都是葬骨岗的底蕴。

此刻整个广场人声鼎沸,葬骨岗虽然招收弟子极为严格,但是除了锁骨峰只有吴启一个人,其他五峰的新弟子也有数十个,六个峰的新弟子聚集在此地也显得喧闹。

“你说会有哪十个?”

“五峰弟子第一中的冯三金肯定能够入选!”

“那不废话吗?他们五峰新人第一的基本已经基本确定了五个名额,那么这剩下的五个就有意思了!我觉得丹鼎峰的琉璃仙子可能会入选!”

“琉璃仙子,那可是可是真如仙子一样的美女啊!不仅炼药技术一流,而且实力极强,你听说了吗,琉璃仙子对王阳师兄有意思!这次还是王阳师兄带队,她能不进入吗?”

………………

擂台赛还未开始,下面的弟子就已经开始讨论了。

太阳最烈的时候,一名长老站起来,大吼道:“此时比赛选拔的规则就是谁能够在擂台上站到最后就是最终的胜利者,各位,选择自己的擂台吧!”

“我先来!”

长老话音刚落,不少弟子就争先恐后向着擂台上冲去,这次不仅关乎着七宝境的选拔,也可以在长老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即使没有站到最后,说不定潜力被某个长老看上了,收为弟子,也是一种极大的收获。

不一会儿,十个擂台上都已经站了人,吴启和王阳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但是擂台的高度还是可以让他们轻易看到上面的场景。

第一个擂台上站着一个男孩,身高一般,满脸笑容,整个人极为阳光,仿佛没有任何烦恼,但是每一个上去挑战他的都被一根指头轻易打败,就是一根指头,无论对面使出怎样的招数,他就是一指头对着那个人点下,那个人仿佛就受了重击,瞬间倒飞出去。直到连败数人,再没有敢去挑战,从头到尾他都是礼数周到,宛如一个世俗员外。

吴启从观战人群口中了解到,这就是那个冯三金,修炼的是藏剑峰的《万藏剑典》,而且体内祖血质量浓度极高,达到了圣体的标准,属于道剑体,这种体质天生为剑而生。

吴启目光转动,看向剩下的擂台。

第二个擂台被灵烘霸占,他修炼的是《幻神诀》,能够让你不知不觉间就走下擂台,炼至大成可以操控人的意识,不可谓不恐怖,第三个被一个猥琐的宛如瘦猴子的霸占,赤云鹏,第四个…………

当吴启看到第十个时目光一顿,一脸惊讶。

“琉璃?!”

“咦,你认识琉璃仙子?”旁边有人听到吴启的声音,转头说道。

“那倒不是,只是刚入门时听过这个人?”吴启装作很尴尬的样子说道。其实吴启一开始也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琉璃,因为两者差距太大了。

源道峰上那个抢他包的琉璃面色清秀,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而这个擂台上的琉璃身着白色宫装,长发及腰,身材纤细,精致的五官虽然还能看出之前的影子,但是却更加出尘,宫装外面裹着一层纱衣,纱衣飘动间,如同仙女一般美丽不可侵犯。更重要的是那种圣洁的气质,更是与之前不同。

“琉璃仙子可是整个葬骨岗所有男修士的女神啊!而且本身还是丹鼎峰的弟子,除了那位灵木体质的李浩也就是她最为出众了!”那位弟子一脸向往,“不过听说她喜欢那位王阳师兄,唉,这下我是没机会了,王阳师兄何等人杰,而且还是掌门的后代!不过这次能看到琉璃仙子的风姿也值了。”

说完,转头一脸花痴的看着台上的琉璃仙子。其实他的目光一直都凝聚在台上,即使和吴启说话时也是。

而从琉璃上台以后更是没有一个男修士上去挑战。

“喂,王阳,听说她喜欢你,是不!”吴启用胳膊撞了一下王阳,坏笑道,不过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

“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王阳嘴一瞥,“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你师父的女儿!”

“怎么可能,我师父那个年纪还有这么年轻的女儿。”吴启不信。

“琉璃当年因为某种体质差点死亡,最后你师父将她封印,待到近些年才解封。”王阳说道。

“是吗?”吴启看着琉璃,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个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女孩。

“要不,你去和她试试手。我看你好像和她认识的样子。”王阳笑道。

“才不要。”不知为何,吴启突然想起了琉璃当时抢了自己包时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知不觉笑了。

“去吧,打个招呼也好啊。”王阳突然用力,直接将吴启推的飞到了台上。

吴启陡然落在台上,满脸尴尬,狠狠瞪了一眼王阳,然后面色僵硬的看着琉璃,说道:“嗨!又见面了!”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