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恐慌

发布:10-22 14:26 | 1076字
A+ A-

政务繁冗,蒙崆烦躁地搁下手中朱笔,屈指揉了揉突突跳着的眉心。

心里面极是不踏实,像有什么突然不见了似的。

这令他产生一种恐慌感觉。

公主着人将紫苏饮子放下,朝他一笑,柔声道:“王累了,先歇着罢。”

“没事儿便下去罢。”蒙崆道谢后,继续翻着奏折,并没有看她。

脸色陡然现出窘色,公主走出几步后顿下。

见他没有挽留意思,她眸光微暗,僵着手替他阖上殿门。

蒙崆蓦地停下手中动作,歪头看了眼窗外斜阳,只剩下余晖一抹。

他朝着天牢大步行去,完全没看到身后脸色阴沉的女人。

天色黑了下来。

天牢里。

阿时痛苦蜷缩成小小一团,乌丝被汗渍侵染,凌乱贴于脸上,而她身下,竟是一滩凝固了的发黑血迹,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

看到牢中景象,蒙崆骤然暴怒。

“是谁干的?”

狱卒纷纷跪下颤栗着,结巴了半日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蒙崆将阿时打横抱起,冷声道:“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为首的狱卒惊得一颤,连忙开口求情,“是……是公主今日来过。”

蒙崆脚步稍顿,扔下话语,“不要再让孤看到你们的身影。”

“谢王不杀之恩。”总算保住了性命,狱卒俱是松了口气。

怀中的人儿呼吸微弱,脸色苍白,口中不断说着肚子痛。

她是个极为骄傲的女人,从来不肯低头,是有多痛,才能让她看起来这样脆弱?

他的心不住翻搅,逼得他窒息。

将她安置好后,蒙崆周身冷意环伺,红着眼破开了瑶光殿的宫门。

宫人被吓得腿脚发软,只有公主对他展开轻柔笑颜。

蒙崆一手掐住公主的脖颈,将她抵在墙上,宁儿过来劝阻,却被他甩手推倒在垂花廊门上。

“为何伤她?”他厉声喝问。

公主脚尖离地,靠着微薄空气勉力发声,“不过区区一个贱奴,王是想要了妾的命么?”

他不敢,他还要借她的身份来掌控军队,来横扫天下。

蒙崆犹豫了。

若他不能取得天下,不能将长门之人控制住,那个女人一定会再次从他身边逃走,然后又藏起来,让他……再也找不到。

可他容忍不了别人伤她,半根头发也不许!

他开口:“你不该伤她。”

手渐渐收紧,很快,公主的脸变得涨紫,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蒙崆松了手,就要下令责罚时,宁儿一把扯住了他的袍角,蒙崆厌恶地一脚踢去。

宁儿狼狈倒地,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子来,夹杂着一颗白牙。

她道:“王明察,公主并不知情,一切都是奴婢的错。”

宁儿将前因后果交代了个遍,合情合理,蒙崆皱眉甩袖离去。

公主咳了几声,顺通了气道后,对宁儿道:“本宫不会亏待你的家人,你自安心去。”

隔日,宫人见到冷宫里倒挂着两具尸体,吓得尖叫不断——

宁儿和李成的死相极是恐怖。

尸体腹部血肉模糊,被人掏了个洞,有蛆虫自里面爬出,破开的肚子里流出肠管,恶心脓液沾满了尸身,淌进了七窍之中。

两人脑袋转了半圈,面容扭曲得诡异。

看到的宫人纷纷吐了。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