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仇觉的三角恋

第九章:仇觉的三角恋

第九章

眼前的蔡乎乎是多么美丽动人啊!

一袭鹅黄色的套装衬得她嫩嫩的肌肤白里透红,让人忍不住想轻轻吻吻。粉嘟嘟的圆脸蛋笑起来的时候,会呈现两个可爱的深酒窝。

她浅浅地笑着,露出两排像孩童式的好看牙齿。这使得她的笑容显得更加纯洁天真,不含一丝一毫的邪恶。不,其实她与“邪恶”这个词相隔十万八千里,完全是一个星系与另一个星系的距离。

她相得益彰的窈窕身材灵动如蛇,能够轻盈地爬到桌子上或跪或站地毫不客气给人贴纸条。

仇觉感觉她就像生活在云天里的天使一般可爱动人,无形中让自己感到很自卑。

他从贴得满脸的纸条缝隙中仔细去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内心充满了求不得的隐约的痛楚。

蔡乎乎认为仇觉说的这句“我爱你。”是假话,就在仇觉的脸上贴上一张长长的白纸条。

“我对你不感兴趣。”她对仇觉说。并发出得意而快乐地笑声。

仇觉认为蔡乎乎说的这句话,应该是句真心话,便不敢朝蔡乎乎贴条了。

感情不能要求对方,只能要求自己。没关系的,我一定会让你喜欢我的,仇觉心里想。

这么天生丽质又快乐迷人的女孩,庄重、高贵与温柔、娴淑并存,仿佛几万年才会出现一个。他一定要抓住这难得的缘分,去拥有她,并好好地爱她的一生。

“男人与牙刷,我绝不与人共用。”蔡乎乎又说。

满脸纸条的仇觉又被蔡乎乎贴上了纸条。他就像深山里出来的一个白头翁,头顶着一片明晃晃的白色,无处窥看他的真颜。惹来旁边的老少爷们一阵哈哈大笑。

仇觉从那天开始,就猛烈地追求蔡乎乎。但由于他善于掩藏自己的心思和行动,以至于,于慧并不知道他移情别恋了!

这时候, 杜文鹃和仇觉都升学无望,成绩一塌糊涂地面临毕业了!

在与父亲讨论今后何去何从的时候,杜文鹃说:“我要学做衣服,开缝纫店。”

女儿向自己冒出这么一句话,杜满仓心里一清二楚。他慢条斯理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仇家一穷二白,仇老头和仇大都不是一二般的角色,你去他们家会受苦的!趁早打消那念头吧!”

“我学缝纫,关仇家什么事?”杜文鹃故作无辜。

杜满仓哼了一声,慢慢喝着酒说:“那施一洋是很不错的呀!难得人家对你有意思,是咱们家祖坟上冒青烟了!你应该好生把握才是。人家又是大学生,来日不可估量!加上人家还有一个了不起的干妈,许多人蹬着几百条腿都够不着的呢!你别不识抬举。”

“我不喜欢他!”杜文鹃坚决、干脆地说,“酸不溜几的。仇苟苟很直率,很勤快的。他靠的是他自己,比靠干妈实在得多!”

对于施一洋有一个显赫的干妈的事,施一洋曾写信暗示过她。意思是,他的人生会因为这个干妈而毫无悬念地与众不同。虽不一定有高官厚禄,但会一帆风顺地踏入仕途,这是毫无疑问的。

也就是这一封信,让杜文鹃十分反感他。

她认为,认干爹、干妈、干姐、干妹这种行为,是一种赤裸裸的趋炎附势、溜须拍马的行为。有亲的爹妈,为什么要认干的?与她的喜好和个人品行完全不搭界。

因而,她对施一洋的一点好感,也因为这封信的缘故而一落千丈。

杜文纹也在旁边支持姐姐说:“是啊!姐夫又勤快又老实,人又长得帅,对姐姐又好,哪里找那么好的姐夫!”

“没规没矩!”杜满仓突然朝杜文纹吼道,“什么姐夫?!我应允了么?你懂个屁!没皮没脸!不害臊!”杜文纹做个鬼脸。

不管父亲态度如何,杜文鹃还是开始光明正大地天天来裁缝店学缝纫。

虽然经济上的开放才刚起步,但人们思想上的开放已直奔前面去了。满大街都放着港台歌星的情歌,连几岁的孩子都会唱《爱拼才会赢》。

人们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心里暖洋洋的。这年头,父母想要管住孩子的言行,那是不可能的了!

杜文鹃很快就以神一样的速度学会了测量,裁剪、制作。

她开始了解时装流派、流行趋势,领、肩、摆,颜色,袖口、口袋、裙、裤、内分割等,上手速度之快,令大家瞠目结舌。并且,她很快就取代了仇整箱店主的位置,使他成了一个无用的,多余的人,自己成了店里事实上的老板娘。

她本着你的需要是我的成功,我的成功便是你的需要的精神,先入为主地履行着一个老板娘的责任。勤恳地做事,热情地迎客。

这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能够做到的。仇整箱看在眼里,喜上心头。大儿子做事就是靠谱,连选媳妇也让他特别满意。

用爱情之肥料滋养的事业发展迅速,仇苟苟和杜文鹃两人心心相印,做出来的衣服也很受欢迎。

他们每天下班后都会去城外散歩,怀着深情走遍昏黄的田野。走过那被黑夜笼罩着的,槟榔树与橡树遍布的肃穆的乡村。

在把围绕这个海城的郊外都仗量完了以后,他们开始大大方方地手牵手,成双入对地在县城内行走。

这个时候,杜满仓的态度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

在以发展经济生产为第一要务的理念下,这个小城开天辟地建了一个集服装批发零售为一体的大型服装自由市场。

嗅觉灵敏的仇苟苟抢先一步占领了市场的几个较好的摊位,要仇觉在市场上经营服装零售、批发。

他想实现产销一条龙,把利润的空间做得最大化。

这一英明的举措使杜家人对他的脑袋瓜子刮目相看。

仇觉做了老板,和蔡乎乎的交往也比较顺利。他终于将蔡乎乎这只在天空中飞翔的云雀抓到手了!两个人正式谈起了恋爱。

他们一起去听夜莺的歌唱,一起去看大海的潮涨潮落,一起躺在发出醉人清香的草地上,舒适地欣赏四周景物的清幽和秀丽。在浓艳晚霞笼罩下的槟榔树林里,玩捉迷藏和猫抓老鼠的游戏。直到累及了,才相互拥抱着,轻轻合上眼睛静静地睡去。

不能不说,爱情很美。

他们很快就进入到你侬我侬、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状态了!这时,仇觉才和于慧谈分手的事情。

他把她约到不会有人看见的城郊河边,对于慧说:”我们就此为止吧!其实,我们只是玩得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并没有爱。”

“不是这样的!我爱你!我是付出了真心的。”于慧说。

“这个不重要。”仇觉对于慧的不理解有些生气,“不管爱与不爱,真不真心,我们都没有发展的可能了!我打算要和另外一个人结婚。我是真心爱她,要娶她的。所以,你说什么都无用了,我爱的是别人。”

于慧的心里瞬间被撕裂,鲜血直冒。

怎么可能?她想。她清楚明白地记得仇觉对她说的每一句爱她的情话。记得他和她共同的初吻和拥抱,怎么就与爱无关了呢?

“你不能这样的!太过分了!”于慧说。

被人欺骗了的愤怒、羞耻感觉油然而生。

河边的风吹来丁香花的芬芳,路旁的草丛里,蜜蜂在嗡嗡地欢唱。雏菊迎风摇曳,脚下繁花似锦。这一切美好的东西在于慧眼里都变得如此面目可憎,她真想一把火将这些与她的心情格格不入的东西通通毁灭。

她的心在痛苦的海洋里扑腾着,泪流满面。

“怎么?你难道要强迫我么?即使强迫,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呀!”仇觉无情地说,“你没有权利要我怎样,我们之间只能这样完结了!”

仇觉说完,就不带一丝眷恋地走了!留下于慧一个人在河边,悲伤地咀嚼失恋的苦果。

或许是仇觉的内心本来就真的丑陋,却一直藏而不露,今日才得以爆发。或许是他的人格力量太薄弱经不起诱惑。或许又是那女的具有强大的魅力使他暂时迷了心窍。于慧心想,若不然,他不会对我这么狠心的!

她把失恋的原因全都归罪在她并不认识的蔡乎乎身上,也不愿去发现仇觉是为什么要变心的。这样,她便有了足够的理由来恨无辜的,对他们的事毫不知情的第三者。

只有去恨,心里才会平衡。

这是自我医治创伤,最麻痹痛苦神经的做法,非常灵验。

在赚钱的过程中,最需要的是人的精力和魄力。目前,积累财富是仇苟苟最高的目标。

一个人,如果全身心地追求他的目标,少有不成功的。

精力旺盛的年轻仇苟苟开始发迹,也改变了人们对仇家一贫如洗的看法。

他们家,居然有仇觉和仇苟苟两个老板了!

仇苟苟的钞票也几块、十几二十块,到超过了一万了!

尽管杜文鹃还未过门,他还是大方地把钱全部交给了杜文鹃掌管。

这是一种充分的信任和一种高妙的手腕。对心地不邪恶的女性是一种必胜的杀手锏——我都把一切都给你了,你又该如何做呢?

而杜文鹃则不负恩宠,点滴积累、量入为出、零攒细聚,使他们的钞票积累日益增加。

她如一朵清新的大丽花,亮丽在自己的清醒见识里。用那种敢于从男人背后走出来的自信,真诚从容地去接纳仇苟苟的弟弟妹妹,父母亲朋,和自己身边的整个世界。

这样的女人,因为全方位的优秀而被称为强势。

仇觉面对这样一个能干的嫂子,心里比较忧虑。他觉得自己太被动了。

他渴望自己能完全掌握服装店的财政大权,尽管他对裁缝店既没出钱也没出过力。

但哥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他只有心里暗暗着急。

蔡乎乎在读职高的会计专业,她对于在她面前殷勤满满的仇觉也是义重情挚。感激涕零的仇觉希望用服装店来回报蔡乎乎的爱。但这需要一个机遇才能取得。

供销社实行能者多得的第一个月,仇苟苟就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他的工资没有丝毫的变化,反倒是蔡进然和安里的工资由几十块钱,猛涨到一百多块钱。

这可把仇苟苟肺都气炸了!

如果蔡进然涨工资还情有可原的话,那安里这个草包的工资就涨得太奇怪了!他除了附合别人的话,跟着人家跑以外,有什么本事呢?

自己勤勤恳恳地上班,他们的工资凭什么要比自己多两倍多?社里的领导眼睛看什么去了?看不见自己的努力和付出么?

不被伯乐重视,千里马很郁闷。伯乐的眼睛看着夕阳西下,自己是没有办法的。

踌躇满志的仇苟苟积极性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他心里开始不平衡了!求上进的心思,犹如被一双神秘的大手扼住了。他开始逆向而动,只盯着自己的服装生意,有意地上班迟到、早退。

他的这个动作,也引起了供销社两位主任的注意,他们把他叫来谈话。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