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李贵人

第四章:李贵人

第四章

他伸出手向上托举着,露出自己的腋下让林老师看,乞求他的垂怜。他腋下的肌肉被汗水浸渍得红肿了,疑似还长了疮。

“下了班,又要帮我爹送酱油!我们家那老二仇觉呀,明明学习成绩一塌糊涂,还一回家就装着在看书学习的样子,也不知道为家里分担点责任。哎!苦呀!苦不堪言!”仇苟苟向老师抱怨道。

“哎!可惜了!”林老师摇摇头,“不过,条条大路通罗马,端正心态就不苦了!多么聪明的家伙!焉知你不会像干将莫邪那样,造出千古流传的锋利宝剑?”

“我聪明吗?”仇苟苟高兴地问曾经的班主任老师,“您不是说,我是一个超极大笨土拨鼠吗?呀!原来您也会口是心非啊!”

他说完,又不停地快乐傻笑着。

林老师在课堂上是严肃的师长,下课以后就是学生们的白痴朋友。谁要他请客买东西吃,他都会乐于慷慨解嚢的。纯粹无私心、无脑子。仇苟苟觉得他虽然迂腐,陈旧、老套,但简单,天真。是属于那种傻得可爱、又好得可爱的人。他喜欢调侃他,而林老师也从不会生气。与其说他们是师生关系,还不如说他们就是很随便的哥们弟兄。

“你弟弟仇觉,好像兴趣在女生身上哟!我看他跟一个叫于慧的同学很要好的。上课互相递纸条眉来眼去,下课又一起玩耍,放学还一起走。有点儿意思。”林老师又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哼!智商等于零,情商却万丈高。”仇苟苟不开心地说。

说起这个喜欢装腔作势,故作深沉的弟弟,他就想揍他。也是从小到大一路揍着他长大的。

仇苟苟心里想着卤鸭的味道,偏过头去朝厨房的方向张望。转动着闪亮的眸子好奇地问老师:“刚才哪个人是谁呀?从未见过嘢!”

林老师答道:“他是我叔叔的好朋友李先生,刚从香港过来。怎样?想我为你引见一下?”

仇苟苟心里虽渴望结识香港朋友,脸上却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说:“随便您啰!”

林老师笑笑,“你能看出他是什么人吗?他可是香港的风云人物,成功人士呀!你小子就是运气好!”

这时,李先生一手托着一个装满食物和美酒的托盘,一只手反背在身后的腰间,非常潇洒地走了进来,躬身优雅地扮着酒店服务生的样子,将食物摆放在茶几桌上。

“手艺有限,请多包涵!”他歉逊地说。

林老师笑着向仇苟苟介绍道:“这是李先生,香港风云集团董事长!”

仇苟苟马上站了起来,恭敬地向李先生鞠了一个躬。嬉皮笑脸地道:“啊!李先生您好!哦,您是香港同胞啊!”

仇苟苟知道,林老师的香港亲戚朋友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而槟榔城里与他走动的人,大多是一些宗族远亲。

槟榔城这个地方非常奇怪,宗族势力非常强大。

林家、蔡家、陈家、李家等都是大家族,族成员遍及本城和东南亚各地。

不仅有非常庄严的祠堂和宗族规矩,更重要的是,如果本宗族里出现了什么被人欺凌的事,他们往往会一呼而应,团结起来帮忙,与外族作斗争,从而引发一些群殴事件。

这就导致这小小的槟榔城民风彪悍。只是近年来,政府加大了帮扶、教育引导后,才稍好一些了!毕竟,社会要在一个公平、正义、合理、有序的环境下运行。

李先生朝仇苟苟点点头:“请坐!”他说。微笑着看着这个年轻人。

三个人就边吃宵夜边聊天。而林老师和李先生竟然聊起了古诗词歌赋。

“我喜欢的是这两句:“‘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李先生说,“我做生意,也是遵循这一友好原则。”

而林老师则非常颓废地说:“‘天实为之,谓之何哉,。’老天爷要我如此,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里,这就是我真实的心态。”

“您太消极了!”李先生说,“不要逸出正常人的思维。人在本质上呢,就是生活在一个偶然的、荒诞又不完美的世界里的。在这个既下不了地狱,又去不了天堂的无奈中呢,需要我们用自己的智慧、笑声和理性,来为自己铺展生活的实质,实现人生快乐的价值。笑着去面对生活,永远是必需的真理。”

对坐而论道毫不感兴趣的仇苟苟百无聊赖。他不停地翘首弄姿,夸张地做出种种莫名其妙的动作,干扰着他们的交谈。

李先生注意到仇苟苟的肢体语言,就含着笑意对仇苟苟说:“年轻人,这个时候,你应该对我们的谈话表示出很感兴趣的样子,而不是在旁东张西望,心不在焉的。”

他体贴地把烤鸡推到仇苟苟面前,继续笑着对他说,“即使你根本不想听。这是一个生意人的基本素质和涵养!会做生意的人,他必须要首先学会做人。”

“啊?!”仇苟苟有些妒忌地望着李先生,略带对抗地说,“我不是生意人啊!”

林老师笑了起来,不断撇动他那肥厚的嘴唇,但没有习惯性地说“切!”

李先生鼓励仇苟苟道:“你以后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生意人的!你是一个天生的生意人!假以时日,说不定我们还要仰仗你呢!”说完,他和林老师都愉快地笑了起来。

仇苟苟以为他们在取笑自己,也有些尴尬地跟着傻傻地干笑着。

“生意大爷太高傲了,我压根儿不认识。”仇苟苟呵呵笑着。

一个懂得自我解嘲的人,才会消除别人对自己的嘲讽。与生存的危机相比,小小的自怨自怜的一点儿自尊,是不值得一提的。仇苟苟非常明白这一点。

“内地最近可能会有很大的变动,各方面的显像已经很明显了!年轻人,要抓住时机呀!”李先生说。

“什么变动?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仇苟苟稀里糊涂地说。

“听不懂不奇怪。”李先生用寥寥数语,戳穿了未知,“你只要记住今年这个日子——1977就好了!至多一九七八年就会有变化。”

”哈哈,您会算命吗?”仇苟苟咧着嘴叽笑着,觉得这个神神秘秘的李先生特别像个特务。

在这个海边小城,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家里有海外亲戚,每逢清明过年,就会有许多东南亚各地的人,想方设法地回来,奔向各自家族的祠堂祭祖走亲。

“ 这个孩子很聪明,就是不爱读书!”林老师当着仇苟苟的面对李先生说。

李先生回答:“读书不是唯一的选择。香港很多大佬都没读过多少书,却依然很有钱呀!刘邦、朱元璋这种大字不识几个的地痞流氓,不也还成了开国的英主呢!”

林老师摇晃着他那滑稽的大脑袋,严肃地反驳:“我不赞成您的观点!我认为,科学技术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知识不但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还能改变我们国家的命运,改变我们民族的命运。您说的以上二位,虽成功地坐上了金銮宝殿,不也照样需要知识分子来帮助他们治国理政吗?”

仇苟苟不礼貌地接嘴道:“知识就是不能改变我的命运!”

李先生对林老师笑笑:“真理在您方手里!您还是那个样子,忧国忧民忧天下,就是从不忧自己。”他温和地说,“好吧,你的观点是正确的!”

这时,仇苟苟站起来为李先生和老师斟满美酒。

“你也来一点!”李先生二指轻叩桌面,以示感谢。

仇苟苟摇摇头:“我不会喝呀!“

“是男人就要学会喝酒嘛!”李先生心情愉悦地说完,也为仇苟苟斟了酒。

林老师笑着对仇苟苟说:“听李先生的演讲,不仅要钱,还要具备资格的呀!你小子应该觉得三生有幸呀!”

仇苟苟呵呵笑着,不以为然。

等仇苟苟收拾完好碗筷从厨房出来,林老师已经砌好了一壶香喷喷的茉莉花茶了!

“粗布衣,饭菜饱,沏新茶,论儒道,如此快活哪里讨。这茉莉花茶来自四川的高山峡谷,清香淡雅,我的最爱,你们尝尝。”

三人品着茶,李先生对仇苟苟说:“年轻人,老是送酱油可不怎么精彩,打铁更是没出路。国外打铁是不用人的。能够择时、择力、择机运筹人生者,才会成为俊杰。

你干嘛不创业呢?你若现在开始准备——注意!我说的是‘准备’,创业,内地的政策,我多少还是了解的,就比别人起步要早。这是非常好的机遇呀!堪称百年不遇!

我们的城市里充斥的,不外乎是两种人。少部分的狼和大部分的羊。做羊的人永远被人主宰,被动地应付人生。而做狼的人,处于食物链的上方,他永远有肉吃,主宰着自己甚至其他人的命运。所以,创业要趁早啊!这样,你就可以跻身于狼之列了!”

“政策不允许哟!加上,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想致富,却缺少资金,缺少门路,又没有技术。”仇苟苟老实地回答。

李先生和善地看着他说,“今天不允许,不等于明天不允许。所谓旁观者清,我们香港人在外围,看得比你们自己要清楚些。所以,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

要敢想。思想的开放和想象,是创造的前奏,是一个人行动的鸣镝。它会直接产生了不起的神话,产生卓越的现实!我们是先产生了造楼的观念,才能建成高楼,是不是?想象力和创造力再加上速度,这些都是最大的无形资产。我觉得你应该不缺这方面的认识。”

仇苟苟的血液循环开始加快,心跳也不正常起来。

他睁着一双亮晶晶的,有着浓长睫毛的大眼睛,不断地瞟着李先生说:“我喜欢做衣服!”

李先生即刻赞许道:“做衣服好啊!人人都要穿的!市场之大,足够你扩张的!你就从学作裁剪开始吧!今年学会了,明年就可以开个店,以后就是制衣厂,成衣有限公司了!”

“好啊!”林老师说,“我帮你出本钱!听李先生的不会错!”

“谢谢老师!”仇苟苟热血涌动!

一条光辉灿烂的发财之路,在李先生嘴里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指出来了!不愧是大企业家。

仇苟苟非常高兴今日能遇见贵人!没有他的点拨,他的世界还有些混沌。现在,前进的方向就这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一条直通远方的康庄金色大道,一头向着珠穆朗玛,一头通向海洋的尽头,无论哪一头,都象征着光明、辉煌、壮阔。叫人不兴奋狂喜都对不起人了!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