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先生赌马

第五章:先生赌马

第五章

仇苟苟的人生自此,就像是旋转着的陀螺被加了一鞭,旋转得更欢更快了!

“这个孩子具有生意人的特质。皮粗舌滑、皮糙心细、皮厚手巧,以后会有造化的!”李先生在仇苟苟走后对林老师说,“就是在与人相处上和性格上有些欠缺。”

“他一贯那样,吊儿郎当的。”林老师起身走向客厅里的一大排书柜,从中拿出一个围棋盒子。打开后发现里面有钱,就把钱像扔废纸似地扔在一边。一边拿出围棋布摆放在茶几上,一边说,“其实他心眼不坏。”

“我来赌个马。”李先生饶有兴致地说,“我出五千块钱,您拿去资助他。看他以后能做到什么份上。”

他抓起几个围棋子,一边观察着棋盘落子,一边说:“发展得好的话,很可能会称霸一方。但改不了毛病的话,可能下场很惨。就看他在社会中怎样成长了!”

“哪用得了那么多?这是内地,不是香港。五百块钱足够了!”林老师开始落子。

“其实,您也可以在他身上投资的。”李先生笑着说。

“哎,我这个人,您还不了解?视金钱如粪土,只把研究中国文化作为己任,对钱的事,兴趣不大的!”

李先生笑道:“恩格斯说过,资本市场的投资带有很强的赌博性。这就是赌马嘛!玩一玩,人各有志。其实,我佩服你的闲云野鹤,恬淡清心!我个人认为,像您这样的生活,才是人类终极想追求的理想生活!

老实说,一个坚守本国文明、文化的人,是令人尊敬的。

这不同于庸俗的金钱至上的世界,有钱万事皆通,有钱甚至能买人格,人性、尊严,廉耻。而坚守文明底线的人,你给他多少钱,他也不会出卖良知和祖宗的。”二人又愉快地笑。

仇苟苟在李先生的影响下,整天就想着要自己创业。打铁也没多大的心思了!

整天在炉火面前烤着,半天下来,内裤都可以揪出涓涓细流了。

创业的欲望一旦生成,心里就像一瓶开启了瓶盖的啤酒,泡沫躁动地升腾着,不断翻滚。而他内心里虽然激荡着,憧憬着,兴奋着,却沮丧地发现,自己在身边还根本没有找到装啤酒的瓶子。

一次短暂的梦寐顿悟之后,他又落入了更深的蒙昧之中。

到底该怎样行动呢?

他像一条笨牛费力地啃一个圆滚滚的大南瓜。左右开弓,脖子都扭断了,怎样也无法咬开那关键的第一口。

这天,仇苟苟等杜文鹃放学后,大胆地陪她一起走了一段路。

他对杜文鹃的追求,因杜文鹃的有效回应而一次比一次更加顺利。

“我想学裁缝,学会以后,自己开个制衣厂。你觉得怎样?”仇苟苟问心爱的姑娘。

面对这一半是表雄心,一半是征求意见的话语,杜文鹃心里虽极为赞同,但还是害羞地低着头说:“我不知道嘢!”

仇苟苟快乐地笑着,进一步表志道:“我觉得人生的价值,是在于不停地奋斗中的。有理想,有追求,才会有幸福。我的理想呢,就是要成为一个特别富有、特别成功的人!我说话算数!一定能做到的!”

他愉快地摇头晃脑道,“我要挣很多的钱来让你享福!你以后什么都不用你做了,就做我尊贵的夫人好了!享受比谁都更有福气的荣华富贵的生活!”

杜文鹃抬起头,傲娇地骂道:“神经病!我又不是小孩。”

大凡这种骂,就是代表喜悦的意思。仇苟苟明白。

这时,杜文鹃的妹妹杜文纹在后面喊:“姐姐!等等我!”

杜文鹃立即慌里慌张地催促仇苟苟:“你快走!我妹妹来了!”

她是会挨父亲的打的!而杜文纹却从来不会。

杜满仓相信,只有经常性地对大女儿施与千捶百打,女儿才会练就坚韧的性子,不会在别人对她挥起拳头时马上投降。

仇苟苟回头望了一眼,看见一个像男孩子样的短发女孩朝她们跑来。

杜文鹃又着急又紧张地再次朝仇苟苟喊道:“快走呀!我妹妹会告状的!”

仇苟苟愉快地笑笑,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杜文鹃停下来,心里噗噗乱跳着回头望向妹妹。

她养成了迁就、纵容妹妹的习惯。不管她有多自私任性,都一味地忍让、宽容、保护她。而杜文纹也因为料定了姐姐会无条件地谦让、帮着自己,所以习惯飞扬跋扈、为非作歹。

她把小蛇放入别人的书包,偷人家晾晒的鱼干来招待自己的追随者。有一次,还企图攻击一个八十多岁的老阿婆。被人家的儿子拎着耳朵来找学校要说法。

她常常这样不考虑后果地惹祸,祸起时自己又不能解决,只有靠姐姐去帮她摆平。

这时,杜文纹跑近了杜文鹃,用一种缺乏教养的轻蔑看着仇苟苟远去的背影,好奇地审问道:“哪个人是谁啊?!好高、好帅!很像郑少秋。”

“不认识!”杜文鹃故作镇静地说,“他问路,我都不知道同心路在哪里,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杜文纹疑惑地回答。有些不相信地盯着姐姐看了看,又望着仇苟苟的背影说:“走路笔挺笔挺的,很有气质哦!但跟你不合适。你太丑了,配不上他!”

杜文鹃没有搭理妹妹,心里想着仇苟苟的雄心壮志,满怀幸福感。

“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目前,他们已经进入这个美妙境界了!

这一天, 仇苟苟在大街上碰见了蔡进然。他的工作还未落实,待业在家里,整天被蔡乎乎欺负得欲哭无泪。

“她把我的蓝球打上肥皂泡泡,用刷子刷得干干净净地放起来。我打一回球,就会被她揍一次。老天爷呀!球是拿来玩的,不是拿来做装饰摆放的好不好?我以后若有钱了,是绝对不会给蔡乎乎零用钱的!”蔡进然向仇苟苟抱怨道。

仇苟苟一脸坏笑:“人家爱干净嘛!这是好事啊!比我家那垃圾仇觉好多了!你每次打完球,把球洗得一尘不染,不就得了?”

蔡进然告诉仇苟苟,他的父母正在想方设法地办理退休手续,好让自己进供销社。

“我认为,进供销社是最好的出路了!毕竟是国营单位,稳稳当当的。”蔡进然说。

由于他是三代单传的独子,父亲必是把他的利益放在首位的。蔡环球在供销社是一名小头头,直接领导仇苟苟的父亲仇整箱。

由于蔡进然的父亲平时对干私活的下属们总是睁一只眼的闭一只眼,因此,他的人缘很好。

仇苟苟听蔡进然这么说,立刻就觉得自己的父亲在大方向的把握这方面,似乎迟钝了一些。经过反复比较与思索,他决定要父亲也提前退休,自己顶替他进供销社上班。

仇苟苟非常了解蔡进然。他平时做事,总是稳妥有序,思虑十分周全。只选择最正确无误的事来做。既然他要进这个单位,那就证明,进这个单位是最有前途的。这毕竟是一个体面又正经的工作。

仇整箱听从了儿子的建议,把这个宝贵的顶替名额给了儿子,自己则专心地在家制作他的调味品。

于是,马纳姆效应来了!一时间,供销社但凡有儿女等待要安置的人,都纷纷打报告要求病退。病退的理由和病因简直五花八门,病情一个比一个深重,有的,干脆说自己是活不了几天的人了!

仇苟苟便顺利地在供销社做了一名卖布的营业员。

他满面春风,快乐热情地干着他的工作,还热心帮助其他的同事干好本职工作。仇苟苟强大的业务能力和热情洋溢的工作作风,以及对周围同事团结友好的精神获得了上级的重视。他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很快就入了党。

而蔡进然也不甘落后,他也非常积极地挣着表现,也入了党。

进了国营的体面单位,他们不约而同地都想着前途二字。而顾念上前途,就意味着一种虚荣,缠上了它,将意味着一种负累。

只是此时,年轻的他们还不知不觉。

仇苟苟开始利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拜裁缝师傅为师学习裁剪。

理想一直存在,从未消失。为了爱情和事业而奋斗,是其乐无穷的。

他成了非常忙碌的人。每天大清早地为杜文鹃送完鲜嫩的花草后,又帮着父亲送货,然后准时到单位报到,以最饱满的热情,和最灿烂的笑容迎接每一位顾客。一下班,又飞快地跑到裁缝师傅家学习。

他对师傅极为恭敬,所以,师傅毫无保留地教授他。

七八个月以后,他就可以从裁剪到熨烫,独立制作完一件衣服了!他野心勃勃地期望自己能全方位地发展!

仇觉冷眼看着哥哥的忙碌而无动于衷。

尽管他每次考试都在六十分以下,但他认为自己是个知识分子。为了能逼真地像个知识分子,他闹着仇整箱为他配了一副眼镜,这样,就显得自己知识渊博、高雅不凡了!这都源于他喜欢的于慧说他是文质彬彬的书生的缘故。

于慧显然一开始就把仇觉看错了,仇觉也一开始就堕入虚伪之中。世间上的许多孽缘就是这么产生的。

李先生预测的大变化果然如期而来了!

一九七八年,中国整个国家开始倡导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打开长期封闭的心扉和国门,对内改革,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

这个变化,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做起。跟随而来的便是高考制度的恢复。海城的青年们热血沸腾地投入到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大考试之中。

蔡进然,钟离,安里都拿起了书本夜以继日地看书学习。他们每个人都以为幸运之神会眷顾无比特别的自己。但是,他们的结果是全部名落孙山。安里更是以总分二十分的“特优”成绩,遭到了大家友善的耻笑。

但是,盗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却因这场特别的考试的缘故,迫使母亲退了休,自己也进了供销社。

仇苟苟深知自己的文化水平和安里差不多,所以,连名也没有报。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这个人,也许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有自知之明这一点,就是比大多数的人要好一些!”他对安里说。为自己没有盲目跟风而觉得赚着了。

改革开放的消息一经发布,变化立马显现。

街边、拐角,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槟榔树下,卖瘦肉粥的,卖茶叶蛋的、卖螃蟹、海菜的,做小生意的人也就多了起来。摊虽小,生意却奇怪地兴隆。

一阵春风是否和谐,不一定要用肌肤去亲身感受它的温馨和舒展,只要去听听风铃的声音是否清脆,就足可以判断出它是否温暖人心了!

现在,在新的形势下,只要看看人们开始转动得活络的眼珠子,还有大街小巷那一张张喜悦快乐的脸庞,就知道这样的春风是如何的深得人心了!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