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奇葩弟弟妹妹

第六章:奇葩弟弟妹妹

第六章

仇家小小的院子,大约只有一百来个平米。客厅和天井里放满了大大小小的坛坛罐罐,整个屋子潮湿阴暗,显得拥挤不堪。

一家人正围在昏暗的灯光下在吃晚饭。

听仇苟苟说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制作衣服的技术时,仇整箱有些不相信地瞪着仇苟苟问:“你那么快就学会了?!”

仇苟苟满不在乎地说:“那有什么好学的!只要量尺寸时量得准确,下剪刀的时候多思考,做出来的衣服就好看!”

“是吗?大哥就是聪明!”仇老幺崇拜地望着大哥。 大哥历来就是他的参照系数和行动指南。

仇整箱咩了一口酒,想了一会儿,表态道:“现在允许城镇青年自谋出路了,那你就以仇觉的名义开你的店吧!赚了钱尽快把你老师的钱还了!”

林老师主动借了五百块钱给仇苟苟创业。应李先生的要求,他还提出了要仇苟苟付利息的要求。

“那当然!”仇苟苟说,“其实他根本不缺钱,我们可以借来周转几年。等我们不缺资金了再还他,加些利息就好了!”

“你看着办吧!自己的事情自己担。”仇父说。对大儿子的作为完全放心。

“用我的名义?哪我以后自己要做生意怎么办?”仇觉说,“爹您不能只考虑大哥!我和老幺以后怎么办?您早早地就把一切机会给了大哥,以后,我便无路可走了!这样的生活对我太不公平了!”

仇苟苟轻蔑地瞪着仇觉,“看你那猥琐自私的样!”他说,“不要整天抱怨生活欠了你什么,它根本不知道你是张三还是李四。你只有跟着我混才不会饿死。”

他又颇指气使地安排道:“以后,送酱油的事就仇觉负责了!”

老二仇觉非常不愿意。他斜着眼睛瞪着仇苟苟:“什么?我?我要读书哟!学习才是重要的。”

仇苟苟鄙夷地瞪着老二问:“读书?你的成绩很好吗?!比我都不如!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叫于慧的女生写信,死皮白脸地追求别人,人家理你了么?进展如何?该担的责任就要担当起来!早点学会赚钱才是王道!”

仇觉这个人外表看起来虽然老老实实,内心情感却是非常的丰富。

他确实一直在追求一个从小就认识的叫于慧的女生。大哥太小看自己了!他并不是死皮白脸自作多情,目前,他已经成功地开始在和于慧约会了!

于慧这个人,明明是长相很普通的一个人,但在仇觉的眼里却赛过西施,美过貂蝉。

他觉得她尖尖的下巴仿佛圣母一样端庄,大眼睛里露出来的柔弱如林黛玉一样惹人爱怜。总之,他有一万个爱她的理由。大哥知道这事并不奇怪,这在学校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你为什么要喜欢那个女孩?”仇苟苟不满地教育弟弟,“她尖嘴猴腮、相貌不吉。像蔡乎乎那种天庭饱满,端庄大方的女孩才是有福气之人!”

杜文鹃向仇苟苟指认过于慧,所以,仇苟苟清楚她的长相。

仇觉满心不服地辩白道:“不要以貌取人!我喜欢她,是因为她认为我又帅又能干,从来没人像她那样给过我这么高的评价的!在她的面前,我才有做男人的感觉。”

多年以后,当他要杀死于慧的时候,早把这种感觉丢了!

“哈哈,可怜呐!你扪心自问,你帅吗?一般般吧?所以,你就喜欢她无知愚昧的看法。你是在穿皇帝的新装。”

仇整箱很有兴致地倾听着儿子们的争论,心中有些窃喜。

老大越来越成熟了!说出来的话,完全可以代表自己的观点。

他注意到老大提到的蔡乎乎。不错,蔡环球的这个么女儿非常不错!全城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孩又漂亮又勤快,要是能做老二的媳妇自然美妙。

蔡家可是槟榔城第一的大家族。看起来,自己应该和蔡全球多接触,为儿子牵线、搭桥,制造些机会。

于是,他站在老大一边的立场对二儿子说:“你不送谁送?你大哥又要上班,又要做生意,这家里的事就要你来担!难道还要让你妈一个女人去送不成?”

仇觉非常难过地低下头。送酱油与“学者”、“博士”的姿态相距何其遥远!他很怕于慧会因为他送酱油而小看自己,又不能不挑起该挑的担子。

于是,他只有心不甘情不愿地对父亲承诺:“那,我只有试试看了!我可不能保证我一定做得好。”

仇苟苟的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作为家里的老大,他很清楚自己肩上的责任。他要竭尽全力去改变自己这个穷困家庭的面貌。

为此,他像一条嗅觉灵敏的狗,四处搜寻着能赚钱的气味。

偶然见到的李先生让他崇拜不已。什么时候,自己能像人家那样就好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以他为榜样还是可以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的形象是充满诱惑的!

很快,仇苟苟的裁缝店就开张了!不过,这店是以仇觉的名义开的。仇苟苟把测量衣服尺寸的诀窍交给了父亲,打算由父亲守着店收发订单,他自己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制作。

新店开张的第一天,他踌躇满志地站在裁板前,歪着脑袋甜密地想着杜文鹃的衣服尺寸。这开张的第一单,必须是要献给杜文鹃的!

“我给她作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她穿起来一定好看!”他自言自语地说。立即就动起手来,整个过程都充满了幸福感。

这件衣服将是最具有意义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是最能代表仇苟苟内心深处最重要,最珍贵的感情的特别礼物!他要把它献给他日思夜想的美人!给她最温暖、甜蜜、幸福、快乐的惊喜!

自从知道仇苟苟会在放学后来找她,杜文鹃放学后总是磨磨蹭蹭,最后一个从学校走出来。

他带着她从僻静的村路绕道回家。

正是麦芒出鞘的时节。温暖的斜阳下,麦田之间的小道容纳不下二人有距离的并肩而行。

他们只得各自紧紧偏向自己这一边麦田的边沿,好使他们中间始终保持一米的距离。

二人各自伸出手在麦浪上方轻拂,任麦芒轻刺手掌感受那麻酥的挑逗。脚下踩着地毯般的细草嫩木,心底一片柔软。

山风沐浴着这对年轻人洁净的心灵。即使什么也不用说,无限的爱情也美好地涌上心头,在全身每一个细胞里漫游、徜徉。

不能不说,爱情真是美好。

“我给你作了条连衣裙,你回去看穿着合适不,不合适又拿来我改!这是裁缝店开张的第一件衣服,我一定要你亲自穿上!”仇苟苟向心上人激动地表示。

杜文鹃低着头说:“我爹知道了,会骂人的!”

仇苟苟就教授她说:“你放在书包里,不让他看见就好了!在学校穿!”

杜文鹃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接过裙子就跑了!仇苟苟看着她的背影,幸福地笑着。

爱一个人就要大声说出来,天天说都不要嫌麻烦。要让对方时时感受到你在爱她,这样效果才会好。像施一洋那种要把爱憋死在心里的做法是愚不可及的。仇苟苟想到这儿,就突然快乐地朝杜文鹃的背影大声地喊:“我爱你!”

杜文鹃回家就关上房门,穿上仇苟苟为她做的连衣裙,幸福地在镜子前左照右照。

他的手好巧,她想。裙子非常合身,她非常满意。

突然,杜文纹在外面使劲地捶门,大声质问道:“你在里面干什么?快点把门打开!”

杜文鹃小心地把门打开一条缝,见只有妹妹一个人,就让杜文纹挤了进来。

“你又在干什么坏事啊?”杜文纹翻着白眼问。看见姐姐的连衣裙,一下子兴奋起来,眼睛都亮了!

“好漂亮呀!”她惊叹道,“我要!”她说完,就要开门要去找父母讨要新衣。

杜文鹃一把抓住她,“这是别人送的!不准给爸妈说!我们两个人轮流穿!”她哄她道,就把裙子脱了下来,递给妹妹说:“你看,你能不能穿!”

杜文纹拿着裙子挑剔地看了看,又高兴地说:“那我试试!”

她并不喜欢穿裙子,但抢姐姐的东西是一种习惯。

她穿上连衣裙,发觉镜子里的女孩简直美得赛过天仙,美得连自己都快不认识了!简直爱得不得了!便不想再把裙子给姐姐了!

“我先穿一个星期,等我不穿了,再送给你!”杜文纹说。

“你不是不喜欢穿裙子么?”杜文鹃嘟囔道。

“什么话?!上次姨娘送的那条淡蓝色的裙子,你拿去穿了,我可没说什么!这一条,就是我的了!我就是不穿,你也休想归为己有。”

杜文鹃立即说:“不行的,这条是人家专门送给我的!”

“谁?谁送的?是那个‘郑少秋’?还是,给你写信的那个省城大学的?”杜文纹斜眼打量着姐姐,背诵道:“‘亲爱的,你就是一块美玉,不受年华时空的摆布而保持晶莹。

你看过了哪流星的闪耀了吗?那是被你遗忘的我,在遥远的他乡,向你表达的,最深情的,最挚诚地问候。’,真是恶心死老子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的么?我说,‘亲爱的,我不是什么美玉!而是一个人!麻烦你以后搞清楚了人和石头的区别再写信吧!’”

“你,你竟然收我的信还回信!”杜文鹃惊得张大了嘴巴,“万一人家以后找我,我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没收到,不就得了?就说是我干的又怎样?哇!你到底是什么人哪?脚踩两只船!真是坏透了!”

“你太过分了!”杜文鹃不高兴地瞪着妹妹。

施一洋自上大学后,就不停地向杜文鹃写信表达对她的爱意。

他写的这些信,不但文字富有感性魅力,感情也是非常的澎湃。只是她心里有了仇苟苟,对这些来信就像块冰冷的石头毫不动心,连回也懒得回。

他若是真的喜欢她,为什么不当面向她表白?

杜文鹃觉得这是一种腐酸怯弱的表现,与仇苟苟的实在天差地远不值得一比。

就让他得不到回应自生自灭好了!她想。

没想到杜文纹会干这种事!真是气死了!

“以后不要这样了!那个施一洋是咱县委书记的儿子,万一人家不依不饶,看你怎么解决!”杜文鹃警告妹妹。

“我给他两耳光!”杜文纹不屑一顾地瞪着眼睛说,“哼!你不要,也不要到处扔嘛!我拿来学习写作文。我把信上的句子抄了两句在我作文上,你猜怎么着?老师第一次给我的作文打了个良!爹都看过一封呢!还很高兴呢!。”杜文纹说。

“什么?”杜文鹃大惊失色,有点犯傻了!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