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哑巴吃黄连

第七章:哑巴吃黄连

第七章

“非常漂亮!!”杜文纹毫不在意姐姐的惶恐,低下头慢慢左右旋转欣赏着连衣裙,寻思怎样才能合理合法地,将合身的连衣裙据为己有。

她伸出两根手指,牵住胸前的蝴蝶结细细察看。突然有些惊讶地喊道:“什么破玩意儿!蝴蝶结没缝好,还拿来送人!”

杜文鹃走近细看,果然发现蝴蝶结的一条缝没缝上。

她捏了捏,发现里面似有东西。便掏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张粉红色的心形小卡片,上面写着:“我爱你!”便迅速地把卡片藏在手心,心跳不已地说:“我拿去叫他缝上。”

“他是谁呀?”杜文纹狡黠地闪亮着眼睛问,“不用缝了!这件我穿,你叫他另外送一件吧!哦,对了,是不是哪天和你说话的人?好高好帅的那个!”

“帅吗?”杜文鹃问,心生甜蜜喜悦。

“简直太帅了!”杜文纹说,“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帅的人!眉毛浓浓的,眼睛亮亮的,睫毛长长的,走路直直的。哎!人家哪会喜欢你?他为什么不向我问路呢?”

杜文鹃抿着嘴嘻嘻地笑着,觉得妹妹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弱智大傻瓜! 总是胡言乱语。

一个星期后,仇苟苟正在店里制作衣服。杜文鹃期期艾艾地走了进来,有些害羞地说:“嗯,蝴蝶结没缝好。”

仇苟苟惊喜异常地喊道:“我是特意不缝的!你没看里面有东西?”

杜文鹃故意不知道地剥开蝴蝶结,拿给仇苟苟看,示意里面确实什么也没有。那心形小卡片,已被她当作最珍贵的无价之宝,包起来藏在了箱子最里面作纪念了!

“哪有什么东西呀?我没看见!”她说。

“是一张粉红色的小纸片,上面画了一颗心,写着:我爱你!我要娶你的!”仇苟苟茫然又着急地说。

看着仇苟苟那傻乎乎的样子,杜文鹃突然很想笑,但她憋住了!

杜文鹃的突然造访,使仇苟苟有点手忙脚乱。

他为她主动来到他的小店而受宠若惊,欣喜不已。急忙笨拙而殷勤地为她搬来凳子,颤抖着手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她。由于过于激动,在倒开水的时候,滚烫的开水溅到了他的手上。他只是轻轻地将手在衣袖上试了试,完全不感到疼痛。

他心里如杨柳被春风吹拂似地自得,又如溯溪而上的鱼儿那么欢快。

他津津有味地看着杜文鹃羞涩窘迫的表情。为避免尴尬,他问:“你要不要学踩缝纫机?我教你!”

杜文鹃一边大方地说:“好啊!”一边走向缝纫机坐了下来。

这是她对仇苟苟的一种肢体语言。表示她心里已经有想把仇苟苟的事业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这种想法了!

仇苟苟的就是自己的。她将珍惜自己本身的才能,而且会尽一切努力,为属于他们二人的幸福效命。

仇苟苟读懂了杜文鹃的意思。他迎上去,拉过一张凳子坐在她身后。

“双脚轻轻踏着踏板,有节奏地踩。一只手按着布料别让它乱动,就这样。”他坐在杜文鹃身后,伸出双手围着她的肩膀,伏在缝韧机两边指导她怎样缝纫。

仇苟苟青春的气息从嘴巴里呼出来,犹如夏天吹过荷塘的一阵暖风,在杜文鹃颈脖后徜徉,让她感到一阵酥麻发晕。她经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滚烫炽热的男人气息,几乎迷醉了她的神经。

这种充满神秘能量的异性气息,具有超强的穿透性。它能穿透她的衣服和肌肉直达她的胸膛,使她的心脏不可遏止地加速狂跳。

血液膨胀起来,冲刷着她的脑门、神经和面颊。她满面绯红地立即慌了神,猛地站起来,朝着门外逃之夭夭!

仇苟苟望着她的背影,甜蜜、幸福地笑了!

“她怕我,”他想,但我又不是坏人。

难道碰一下就会受到伤害么?我可是一个一片冰心在玉壶的正人君子。

你那么温情可人,默默含情的眼神就像牵牛花藤一样缠绕在我心间。攻城为上,攻心为下,我知道能征服你的心,才是最高尚、最伟大、最彻底的爱情胜利。而行动,是取得这种胜利的必要条件呀!我就这么触碰了一下,就吓坏你了,以后怎么办呢?

就在仇苟苟的日子过得充实又有滋有味的时候,安里家却遇到了大麻烦。

由于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导致粮油产量大大的丰收。粮食、粮油、小麦等以前要靠供应票购买的食品,突然就富足了!可以在开放的市场上自由购得了!

安里的父亲没想到从计划经济过度到市场经济的速度如此之神速,他倾其所有钱财囤积的大量粮票、面票、油票,一夜之间成了一摞摞废纸,一家人欲哭无泪。

安里找到了表姐傲兰妹家,希望表姐能帮自己像个办法。

他从小就喜欢傲兰妹。喜欢她不服输的强势性格,至到她嫁人了,他依然喜欢她。

傲兰妹是税务局的一名科长。值得一提的是她的丈夫是A市的副市长,听说很快就要荣升为市长了,前途无量。

“你爸这种亏,是哑巴吃黄连。谁叫你要投机倒把又判断不好形势呢?”傲兰妹板着脸,目无表情地说,“你也别指望阿城能帮你什么忙!咱们家的亲戚,都一律不许给阿城找麻烦,一律不许!倒不是他不可靠,而是我们不要被他小瞧了!”

“啊!哪个,我从来没想过要沾姐夫什么光呀!”安里说。

表姐的话,使他怀疑她和她的丈夫精神上不够紧密黏合。她刻意冷漠又不苟言笑的一本正经和严肃,是想表示什么呢?

是想表示她没有诸如情爱、欢乐、性欲、痛苦之类,人之本体欲望的意思么?

但这些是属于生命源头的东西,一切企图伪装灭了此些欲望的做法,都是虚假、值得怀疑的。

“那你来干什么?!”傲兰妹斜眼瞪着表弟,打断他的后续语言。

“我可以借一些钱给你们,余下的事情就自己想办法了!”她随手从茶几旁的一叠论文资料里,掏出一些钱想给安里。

一边又故作高深地说:“人生的残酷在于,当你知道错了的时候,已经无法重新选择了。”

“不用!”安里连忙起身说,“我不是来借钱的,只想来看看你。”

表姐白了他一眼:“我有什么好看的?!我的时间紧得很嘞!要写一大堆的论文。哪像你整天游手好闲的!”

“我很认真地在供销社上班呀!”安里说。知趣地准备告辞。

他实在想不明白,表姐一个初中生,为什么会有哪么多的论文要写。

不过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是值得自己学习的。

那么,她所写就的论文,到底又是什么样子呢?

安里的父亲就像一颗大树,用坚实的肩膀为家里撑起躲避烈日和风雪的浓荫。

现在,这棵大树倒了!只剩下些许根枝维持着生命。整天不言不语地坐着发呆。

非常需要安慰的安里又找到仇苟苟诉苦。“我爸太可怜了,简直血本全无,我想帮帮他。又没有好的门路。”安里对仇苟苟说,“你帮我想一个办法吧!”

尽管知道安里父亲的遭遇,是由他自己的贪婪和狠心造就的。

仇苟苟对安里父亲的遭遇还是充满了同情。就真心真意地对安里说:“你不如去找蔡进然,他现在在跑采购,你跟着他跑,是一定有好处的。你就把你的困难讲给他听嘛,同班同学之间,应该互相拉扯互相帮忙嘛!”

安里果真就去缠着蔡进然,要他无论如何要帮帮自己。

“我要是再不有点出息安慰我老爸,恐怕他要得抑郁症了!他现在整天都在想,他到底是为什么会栽倒的。你说吧,这事儿想得明白么?就像是预告八点钟台风要登陆,你七点半了,还在海上打鱼磨蹭。被风浪掀翻了,你能怪谁呢?还不是自己的大意。”

蔡进然就很仁义地帮着安里向领导求情,声称安里是跑采购的一匹千里马,急待伯乐赏识。他能从一百种商品中,瞬间挑出适合本单位销售的商品出来。安里便顺利地做了供销社的一名采购人员。

仇家,仇苟苟拿出两套他精心制作好了的衣服,要父亲仇整箱帮他去杜文鹃家提亲。

每一个岑寂无边的夜晚,仇苟苟都是在想念杜文鹃的狂野中度过的。每一秒钟都会闪现出万千种和她在一起的动人的画面出来。

他相信自己是她心灵甘甜的雨露,他付出深厚情愫和以真诚、质朴来滋润她心扉的举动,即使不感动天,也会感动地的!

他的梦和果实还待字闺中,等待他去迎娶。尽管她还在读书,他希望她能马上就毕业,快一点走入自己的生活。他都有些等不及了!迫切地想把这件事确定下来。

这衣服的尺寸,是杜文鹃趁父母不注意,悄悄为父母测量的。她把它提供给仇苟苟,希望他为父母做的衣服能討得父母大人的欢心,从而开开心心地答应将自己嫁给仇苟苟。

“你不要直接了当地说,尽量委婉一些,把意思表达出来就好了!切忌翻脸。”仇苟苟不放心地对父亲说,“万一她父母反应激烈,就算了!绝对不要与他们起冲突!毕竟咱们家穷!”

仇整箱带着笑,白了儿子一眼,“我还要你教么?!干这种求人的事,是我的强项!”

仇苟苟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错,仇整箱长着一副奸诈的卑微像,半辈子都是在奴颜婢膝中对人阿谀奉迎的。见人就点头哈腰成了他的习惯。也正因为他这幅德行,才能在逆境中一路走来,没什么大风大浪。

或许,这是一种极高的生活智慧,不是常人能做到。

果不其然,杜满仓反应冷漠。

他鄙夷地看着仇整箱放在桌子上的衣服,不冷不热地说:“衣服拿回去吧!我们不需要!杜文鹃还在读书,现在就说这个事,太不合适了!”

仇整箱赔着笑脸说:“是!现在说这些,是不太合适!等杜文鹃以后不上学了再说吧!万一她想升学呢?反正我家仇苟苟现在的生意也做得顺风顺水,他会一心一意地等的!”

他又向杜满仓扯了一些关于这个县城的某男突然发了,某女又跳了河之类的其它花边新闻,很巧妙的留下衣服走了!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