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这是老子的海疆

第二十二章:这是老子的海疆

第二十二章

“我爱你爱得要疯了!心里也难受得快要发疯了!怎么办啊?”

钟明惶恐地看着他,万分难过地问:“怎么?你后悔了?如果你真的很后悔,我可以当这事没发生过。仅此一次之后,过往不再,咱们两不相欠。”

话虽如此,她心里却苦不堪言。

这种时候,以退为进,其实就是纯碎地进。这就逼得仇苟苟势必要明确表明态度。

“不是这样的!你误会我的话了!”仇苟苟赶紧拥抱着钟明,亲吻着她的头发解释道,“我这个人,从不行阴诡之术。我只是在认真地解剖我的内心,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而已。

试问,谁能有这样的勇气来直面自己呢?我却能!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也从不会伪装。持身求正,持心求纯,浩气凛然。

爱你,就是爱你,对不起杜文鹃,就是对不起杜文鹃。一分为二、实事求是地看待问题。绝不回避。我既已爱了你,就会九死不悔,一生一世地爱你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钟明迷醉地说:“我也爱你啊!而且,已经爱了很久了!好了,你别担心那么多了!我哥哥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的事?!我不说,永远都没有人会知道!”

仇苟苟点燃一支烟,一边抽着烟,一边深情款款地一只手架着钟明的肩膀说:“我怎么可能让你做地下情人?永远见不得光。我是那种人么?我爱你,就会对你的一生负责的!今生一诺,永世算数。即使刀斧加身也不会改变!这是我对你的郑重承诺。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仇苟苟光明正大的老婆!我仇苟苟对我所做的事,说过的话,对我爱的人,永远负责!我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你要相信我!

只是,目前这种状态下,我暂时无法给你名分。但是!我一定会给你名分的!

目前,是我们不忠,输理在先嘛!你暂且忍耐一阵子,我一定会娶你的!我对不起我老婆!也不会急着要逼她离婚的。你这么善良,应该可以理解的。”

他痛苦地表示,“虽然我不爱她,确实不爱她!但是,她已经要为我生孩子了!也是有功人员,我们不能逼人太甚呀!”

他又在钟明面前翻来覆去地欣赏着他为之骄傲的一双手。

“我这双手是断掌,五百年才能出一个的。”他自言自语。

“算命的都说过,我的这双手,能挽大弓射月,能降烈马赤焰,能撑达天庭,能掏地狱阴珠。一句话,就是特别能圈钱的手!你看,”他将他的神手伸开放在钟明的眼前,“你看见过这样奇特的掌纹没有?这表示我生下来就很会赚钱。”

“没有。”钟明看了看仇苟苟的掌纹,有些心不在焉的摇摇头。

她无语凝噎。对自己所犯的冲动,她有清醒的认知。

作为一个文化不高又少有见识的姑娘,她确实相信仇苟苟天生了一双极能赚钱的仙人手掌。

她无法用含蓄和深沉去慢慢建立属于自己的爱情,严谨地去体味爱情生活中的某些逻辑。只有在她仅仅拥有的,对爱情生活的热烈憧憬中,用自己简单的激情、难言的寂寞、不乏浅薄自私地去寻求自己无知的梦想。

我虽然是不知羞耻地诱惑了他,但他是我改变命运和人生的唯一捷径。

如果他没有这个意思,也是不会突破这防线的。她想,况且,是他主动的!要得到他,迈出这一步又是必须的,明智的。

仇苟苟之所以会这样痛苦为难,是跟他这个人的良心好有关系。也证明他对爱情的态度是严肃的,是忠贞不二的!

就算他跟我只是一时的冲动,不也承诺要负责到底么?

这样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就像大熊猫一样珍贵。能拥有他的真爱,是何其幸福的事!

她觉得自己与杜文鹃比,还是缺乏竞争力的。

对方有孩子作为牢固的纽带和仇苟苟绑在一起,而自己只有一个身体和并不靠实的爱情。既然已经走出这一步,就要走到底。

自己或许是一个自不量力、不洁、不自爱的女人。但若自己也有了孩子,就有了名正言顺的,强有力的理由和仇苟苟在一起。

她突然冒出自己也应该怀孕,为仇苟苟生下孩子的想法。

这是排除她和仇苟苟之间存在的理想和现实之差距的想法。这样,她就有了和杜文鹃一模一样的资本,可以成为他感恩的、难以舍弃的“有功人员”,让他轻易动不得抛弃她的心思。

那样,他就可以不必对杜文鹃有任何亏欠了!

当然,这需要信心、持之以恒的勇气和智慧,也许还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不过无所谓,为了爱情,献出生命都可以,何况吃点苦头呢?

钟离他们这次出海,真是撞见霉鬼了!

他们在中沙群岛日晒雨淋地忙活了大半个月,顺风顺水、收获颇丰。

正准备愉快地返程的时候,他们的周围却出现了几艘没有悬挂任何标志的外籍渔船,正快速地向他们的渔船靠拢过来。

“遭了!可能是毛子。”船长见状大惊失色,朝大家喊道,“抄家伙,保持冷静!”

说话之间,对方的几艘船已将他们严密地团团围住了!

“不要动!不要动!这是我们的地盘。”这一伙人用生硬的中文喊道,亮出了他们手里的硬家伙——可以连续射击的自动步枪。带着一脸凶残的蛮像,趾高气扬地盯着我方船员。

“放你娘的屁!”钟离他们手里捏紧了刀和棍棒,也朝他们喊道:“这是中沙群岛,是老子的海疆,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了?!这是我们的地方!我们在自己的海疆上作业!”

“嗯?想死?”对方的人朝船上放了一枪,木质舱门被打出一个圆洞,贼船已抵近了渔船。

“不要动!”他们一边喊,一边急急忙忙跳上船只,用枪对准了中方的船员们。

船长见状,示意大家不要反抗,放下棍棒。

一歹徒直接去打开船舱查看他们的捕捞情况。当看见满满的一舱海产品时,简直欣喜若狂。

“hurry up! Hurry  up!come along!”他快乐地朝他的同伴高喊。

又有几个人陆续跳上船,用枪逼着钟离他们把自己的收获向强盗们的贼船上转移。

血气方刚的钟离忍不住想反抗,船长拉扯着他的衣袖示意他要冷静。

好汉不吃眼前亏。远离祖国海岸,血肉之躯怎抵挡得住罪恶的子弹?

没办法,他们只有忍着锥心之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苦了大半个月的劳动成果被人掠夺而去。

“well,你们可以走了!合作愉快!”这伙无耻的歹徒在搬空了钟离他们的鱼儿,拿走了他们的新鱼网、高压锅和一些有价值的物品后,得瑟地喊。

船长有些意外。因为他知道,这些毛子除了会抢鱼外,还会抢人、抢船。

他们会扣押船只和船员,不等到我国外交干涉,是绝不会放人的。

他们还会将船上有用的机器设备拆得稀巴烂,安装在他们自己的破船上,完全就是一副穷凶极恶、无法无天的嘴脸。

但今天,或许是他们嫌弃钟离他们的渔船“海昌号”也不够新,竟然没有扣押船只和人员的意思,船长不免感到万分庆幸。

趁他们还未改变主意,他迅速指挥自己的船起锚逃离。

“他妈的!老子好想杀人!好憋屈!”钟离心中像是翻腾着一腔滚烫烈酒似地难受,差不多要哭了!

“大半个月啊!风吹、日晒、浪打,结果是为毛子服务去了!不把他们削皮挫骨,真是不解恨啊!

“谁又不憋屈?”船长说,“我们的海警船太少了!就给这些杂种钻了空子嘛!他说这是他们的地盘时候,我也很想过去掴他们巴掌!我也真是想捅死他狗日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中沙群岛,咱们祖宗的祖宗的祖宗、老早就在这里捞鱼了!世世代代就是我们的领海,他硬要聋子拉二胡——瞎扯,咱们有什么办法?”

“咱们要是一人有一挺机关枪就好了!”钟离说。

大家情绪低落,呆呆地望着湛蓝色的海洋失魂落魄,一个个像缺氧的死鱼般感到窒息。

愤怒的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烧,即使跳进大海也不能熄灭。

别人打上门来一通抢劫,你还得感谢他没要你的命。这种黑白颠倒的该死的状况,得有一只大能的手来毁灭它的不合理、不合法。      深情的海洋呼唤着,有一种强大的正义、公理的力量来改变强附在她身上的混乱秩序。

船长从一种隐含着杀气的缄默中苏醒过来,灵机一动。他翻出安里给他的联系电话。

“我有办法把这趟的损失降到最低!”他目光坚定地摇晃着脑袋说,“咱们去香港捎货!”

“海昌号”渔船又朝着香港的外海驶去。

港区的外海管理是比较松懈的。殖民政府只为收罗尽可能多的钱财而去,他们没有精力对发生在外海的一些暗室交易进行有效的管理。只要送上港币,就没人会管你是死是活。

所以,那一带海域也是凶险之地,常会出现一些无名尸首之类的恐怖事情。

钟明他们在那里装上满满的一船货物后,才向着槟榔城方向进发。

然而,被霉鬼附身后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霉运会浸入你的五脏六腑,在周身运行。于是,印堂发黑,嘴唇乌紫、双眼无神、脸上黯淡无光。非得经过菩萨的万道金光洗礼才能消除霉运。

他们的船一进入槟榔城近海,就被边防的巡逻船遇了正着。

没办法,他们只有乖乖地接受例行检查。

这一艘帮人携带的货物,被翔实查明全是走私物品。船长真是欲哭无泪,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们向边防的人讲述他们之所以要捎带货物的原因,请求他们去中沙群岛执勤,不要只在近海转来转去。

边防的人非常同情船员们的遭遇。“有一天,我们会转到那里去的!”他们非常肯定地对“海昌号”的人说,“但一码事归一码事,走私是犯法的,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

船长被处罚得不轻,整个“海昌号”的人都忙着虔诚地烧香拜神。以猪头拜“兄弟公”,以早稻杆烟薰船舱,彻底驱赶不知何时跑到他们船上来了的霉鬼,祈求从今往后吉祥平安。

在海上讨生活,是会遇到各种怪异的。他们必须要对此邪恶的力量进行镇压,以后的日子才会风平浪静。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