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八仙过海

第二十三章:八仙过海

第二十三章

安里在得到“海昌号”渔船上的货物被罚没的消息后,火速跑到表姐傲兰妹家求救。

这一船走私货虽不是他本人的,但是,是他牵的线搭的桥运输的,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宏伟看见表叔哭丧着脸的样子,厌烦地表现出一副轻贱又不冷不热的态度来。他最讨厌亲戚朋友做出了麻烦事来他家求帮忙。

“所以,你是叫我动用公权力帮你喽?我无法做到。”他有些不高兴地说,“货不在我们工商。即使在,我也不会帮你的。你们走私的是香烟,货现在在烟草局,你有本事就去竞拍。”

傲兰妹更是大发雷霆。“你还真长本事了!说你尽干蝇蝇苟苟的事,还不承认!”

她瞪着平日里对她唯唯喏喏的安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连犯法的事也敢干,这是要与人民为敌么?你还是我的表弟么?还敢跑到我家里来!你到底得了多少好处?要跟着搀和?”

“没有!”安里赌咒发誓地说,“我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拿!千真万确!就是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喝高兴了,我就答应了人家牵线。我想,宏伟他们不是经常联合海关、边防一起执法嘛?我一时松懈了警惕,就,”

“哈、哈、哈”傲兰妹皱着苦瓜似的脸,恐怖地干笑着,研究着安里低三下四的表情。

她原本可以更美一些的,但是,故意表现而非实有的“高雅”气质、显露自己具有修养奠基的做作,却因为德才浅薄、冷漠的天然本性起了反作用,使她看起来显得可恶、严厉而令人恐惧。

“所以,你是要打宏伟的主意了?我告诉过你,别打我家人的主意,特别是阿诚。他就要升任市委书记了!咱们家里的人要自觉一点,不要给人家说闲话。你这是要害我的节奏呀!我警告了你,你还是要这样做!那好!我明天就去请求追究你的责任!判你个几年,看你还敢涉嫌违法不!”

傲兰妹很气恼。这安里还会利用他们的社会职位为自己挣面子,真是岂有此理!他们家是个官员之家,人人仰慕。全家人都是官,官虽不大但实权还是有的,如果不严格要求自己,那找他们的人,可能多得要挤破她这七十多个平方的小屋了!

看着安里可怜巴巴、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傲兰妹嘴上虽然恶狠狠的,但终于还是对表弟动了側隐之心,帮着安利开脱了处罚。

虽然她的官职现在不大,只是税务局一名科长而已,但她的丈夫阿城,却是邻近的A市的市长。不仅才智过人、年轻有为,近年来更是做出了不少骄人的成绩而在仕途上步步高升,可谓炙手可热。知情的人还是会给她一些面子的。

而安里经过这一次的教训,再也不敢吹牛皮,去帮人瞎吆喝了!

仇苟苟在听到钟离说起海上的险恶时,便动员他干脆上岸做生意,这样稳妥一些。

“不可能。”钟离固执地说,“我生来就是大海的儿子。这一辈子,只喜欢跟海打交道。我想我以后死,也是愿意死在海里的。我看见那波涛起伏的大海,就觉得她是一床白花蓝底的棉被,很想舒舒服服地睡在上面,那感觉简直妙极了!

“你真的是病态了!”仇苟苟说。

“如果钟明和我妈有交托,我和我爹都宁愿在海上漂一辈子。”钟离说。

“那好,你就把她们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们的,你就去海上漂得了!”仇苟苟殷勤地说。

他尽可能地讨好着钟离,钟离却未置可否。

在妥善解决了下岗职工的安置问题后,供销社的改革方案终于被批下来了!

所有的员工都得了很好的安置。能发挥作用的,分配给下属公司任用。不能也不愿发挥作用的,得到一笔安置费自谋出路。退休人员也保证了有退休费。

新的供销集团公司下设十多个子公司。仇苟苟和蔡进然、安里都承包了其中的一个公司。

而所谓的公司,也只是一间办公室、几个人而已。连办公的椅子也是残破不全的。

“沉舟则畔千帆过,病树面前万木春。你们各想各的办法去发展,谁年度发展得最好,我们就给谁一笔奖励金,谁发展得不好,就自己辞职。”两个老总一脸诚恳地对经理们说,“家底穷,能拿得出来的,都给你们了!”

可这帮经理们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他们在两个老总面前初次显露出了他们的奸诈,纷纷唉声叹息地说自己太寒酸了,要求瓜分总公司那些处于闹市区的店铺、房产,归自己做营业场所。

“那不行!”一把手陈总非常紧张。他斩钉切铁地说:“谁也不能打那些店铺的主意!一,那是国有资产。二,那些店铺的收益,我们要拿来保障退休人员的生活。”

他非常严肃地板着脸,准备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经理们的这种非分之想,坚决维护总公司的利益。

看着他过于紧张的样子,经理们的心里却笑死了!

他们只是故意瞎起哄,逗着他玩闹而已。与其去争那些破家当,还不如去争那笔可观的奖励金。

白手起家是何等地荣耀。没有谁是真的甘愿显示无能,去争抢总公司那点可怜的家底的。看把老头紧张得,汗都出来了!

仇苟苟明白,总公司已经给了这些经理绝好的、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了!国有企业的抓大放小,谁拿住了小,谁就会变成新一代的有产阶级。

总公司那看似昏庸、糊涂的两个老总,其实是一对善于玩空手套白狼的狡猾的老狐狸。

他们非常清楚这帮经理平时掩藏的智慧和能耐,知道他们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

而他们要做的,仅仅只是欣赏他们的表演。在精彩时热烈鼓掌,在低谷时鼓励安慰,在他们迷惘时指明方向,在他们走错道时,预于指正。

而在稀疏平常的日子中,他们只需要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紧盯着经理们的财务状况就好了!

这就是让他们各自发挥,自由竞争的意思。

仇苟苟并不怕与人竞争,百舸争流,奋楫者先。他的日用品需求量大,还可以可持续发展,他有充分的信心能让公司运作、盈利起来。

证明自己的时间到了!大展宏图的时机到了!

在仇苟苟的轻工贸易公司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上,仇苟苟对大家交底道:“人之所以会富,是因为能抓住机遇。现在,国家给了我们大机会,你不富就是你无能。这没什么好说的!

无能,就回家洗了睡。没人会求你!仅靠我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保证大家有好日子过的,但我会竭尽全力使大家满意的。

现在,大家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河里有水小河里才会满。只有靠你们,为创造更大的收益去努力,我才会为给你们最多的工资而禅精竭虑。否则,我为什么要为你们辛苦?

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大家可以相信我的人格,人品。大家跟着我干,我保证,我将会比别人更加努力三倍,也尽可能地给大家创造更多的收益。这是我的君子一诺!

也希望大家能和我同心协力,我有钱赚,大家才会有钱领。

现在, 你们每人都把假话、空话、屁话、无用的话给我收起来,一律实话实说,谈谈自己的想法。”

曾勤快愁眉苦脸地说:“我没什么好说的,凡事努力去做就是了。”

他长得挺帅气的,只因有三个孩子,老婆要负责家务又没有工作,在这种巨大的生活压力下,他一直都忧思疑重,从来也不会笑。

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勤快、勤快、再勤快,努力多挣一点钱养家糊口。

他总是迅捷、高效地尽力做着事,仇苟苟得到他是幸运的。

“有什么事,你安排就好了!”米晓琪很油滑地表示。

老翁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专心专意地品着他的茶。“我无话可说。”他头也未抬地把茶杯晃了晃,“你是经理,你说了算。”仇苟苟很不满意老翁的话。

仇苟苟自认为自己很能识人断物,但老翁这个人心机之深重,表现之淡定,却使他有一种观之不透的恐惧感。

“一个道德不健全的人,还不如一个四肢不健全的人。我要的是忠诚。大家都要努力来经营这个公司,若不然,挨饿发不出工资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对公司漠不关心、偷懒被动,没有良心的员工,是不受欢迎的。”仇苟苟不高兴地说。

老翁有些惊讶地看了仇苟苟一眼。尽管拼命隐藏,还是露出了一丝不屑地鄙夷。

好言一句三冬暖,这是我们的先哲在洞彻人类心灵后给我们留下的至理名言。

而仇苟苟的嘴里跑出来的话,怎样感觉都不是动听的好言。

这次,仇苟苟承包集团公司旗下的轻工贸易公司,集团公司搭配给他的这三个人,除了老实本份的业务员曾勤快令仇苟苟满意外,会计老翁和如癞蛤蟆一般懒惰,抽一下才会跳一下、得过且过的米小琪,都是他非常不满的。

但他相信自己可以改造他们。

无利不起早,当他们发现跟着他有光明灿烂的前途时,又怎会懒惰呢?

好在,总公司把一个位于市中心的、交通非常便利的办公地点交给了他,这多少又让他觉得有些慰藉。

仇苟苟确定自己的主营方向为轻工日用品。这和蔡进然的化工公司的主营化工产品,和安里的日杂公司主营的商业贸易有重叠的地方,可以说是大同小异、界线不分,模棱两可。

不过没关系,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会吸收大家的智慧和谋略,将它们化为自己的力量勇往直前的。

为了不让杜文鹃发现自己和钟明在一起的蛛丝马迹,仇苟苟决定让杜文鹃和钟明分开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做事。

杜文鹃进公司做主管,负责公司的大小事务。钟明留在服装厂做主管。而他自己,则一心钻研怎样挣钱。

他要负责进货、收款、销售,拓展业务。

“我们都是老大,肩上扛着责任,要为下面的弟弟、妹妹着想。”仇苟苟对杜文鹃说,“服装厂就交给钟明去打理就好了!为什么要交给钟明这个外人来打理呢?因为:若交给仇觉,杜文纹不服。交给杜文纹,仇觉又会不服。只有交给钟明,让她代表我们,这样,他们不服也得服!”杜文鹃很佩服仇苟苟用人的智慧。非常赞赏他的安排。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