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显贵的豪宅

第二十五章:显贵的豪宅

第二十五章

她如水的目光能将自己轻而易举地淹死,和她在一起,自己就能永远处在亢奋状态不知疲倦,每一天都是鲜活、激动的。

他不禁更加依恋这个女人,暗暗发愿要与她同生共死。

这一次出差,也使他深切地体会到了拉虎皮做大旗的好处。

各厂家看在集团公司的份上,又迫切地想搞活自己的厂子,不仅纷纷提出送货上门,有的,甚至还提供一万乃至几万元的货物资金作铺垫。

这实物与资金的混合操作,是仇苟苟特别要求的。他并不想自己的财务往来资金、账目,一开始就全部暴露在集团公司两个老头眼里。

他要达到自己深不可测的、暴利骇人的目的。

仇苟苟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得到了几十万元的货物流动资金。并初步建立了他的第一批供货渠道。

手头宽松起来的仇苟苟,迅速兑现对杜文鹃的承诺,在市中心修了一栋豪华的四层楼的房子起来。

这可以说是对杜文鹃愧疚地补偿。

这个奢华气派的房子一建起来,就如一个整天鼓噪不休的吶叭,不停地在向周围的人广播着:仇苟苟发了!仇苟苟成大款啦!

这张富贵的名片,一下子就把仇苟苟划为这个槟榔城的富豪之列。

房子建在闹市区。被后面的一个花园,前面的两个花园簇拥着,整个四楼都是属于他和杜文鹃的私人空间。

他这个家中装有啤酒大桶和啤酒管道,一拧龙头,二十四小时哗哗直淌的啤酒,就像二十四小时保障供应的热水一样,可以方便而悠闲地自得自取。

一楼做客厅和饭厅和厨房,二楼、三楼是留给未来的孩子们的。

这么大的一个家,每天打扫卫生、侍弄花草就够呛的了!杜文鹃还要抽空到服装厂里帮着缝韧。

她以高度的责任心和饱满的热情,来做着这些并没有人要求她一定要做的事。

她不是一个怯弱、依赖的软体动物,而是挺立在仇苟苟身后的一颗巨大的参天大树。不间断地给他遮荫,匡护、供他乘凉,用温柔慈悲的力量,抚慰他在外面受到的任何创伤。

她非常感谢命运的垂青,让自己能在茫茫人海中,嫁到了一个能干又爱她的好男人。也非常骄傲能有仇苟苟这样的好丈夫。

爱一个人,就是围绕着他不停地行动。旋转、旋转,恪守古老的誓言,如同月亮追随地球,永不停歇。

她爱他这个生命,便爱上了和这个生命有关的一切人和事物。仇家兄妹、父母、亲戚,仇苟苟的狐朋狗友,都是她爱的对象。

杜文鹃在搬进自己的新家不久,就生了个女孩。喜悦的仇母搬到了大儿子的新大院居住,无微不至地照料着儿媳和孙女儿。

这个被仇整箱寄予厚望的长孙女,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娜娜。

搬家之后,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杜文鹃顾不得自己还在坐月子,终日忙活在家里。

她在后花园里栽下颗颗合欢树和松柏,希望和丈夫的爱情能甜美和谐,像松柏一样万古长青。

她在前花园里种兰养鳞,培养生活的小乐趣。

在假山上引出绿褥似的青苔,使它看起来神似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真正的青山。

在窗户下埋下粒粒牵牛花种子,希望不消时日,它便藤萝曼生,美丽的牵牛花爬满窗户。

她又在水池里面栽满睡莲,在水池边上置放了一张凉席。希望夜凉如水的晚上,丈夫能舒服地枕在一席柔波的梦上看星星。

她移来一株高大的四季桂花树,让家里一年四季都能闻到浓郁的桂花香。

栀子花、玫瑰花、百合花应有尽有。做这一切,她只是希望丈夫能生活在甜蜜的王国里。

一回家,就处在一个美丽的花园里。嘴里喝着醉人的美酒,鼻子里闻着沁人心脾的花香,眼睛里看着赏心悦目的花花草草,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浪漫恋爱时光。

他和她的爱承载在那些花花草草身上。现在,它们就在他们面前,时刻提醒他们,爱在这里,爱在家中,永不消失!

仇苟苟为了显示自己知识渊博,高雅不凡,还在客厅旁边专门设了一间大书房。买来众多的文学名著填塞其间。营造出一种不庸俗的,有文化、有档次的表象。

有书房,是大儒的象征。有书,即证明自己品味不低,与庸俗、平凡完全脱节。

他买来巨幅的蒙娜丽莎的图片,贴在客厅墙的正中,让她总是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又充满喜感地把施一洋送的公山羊雕塑和大卫的雕塑站在一起。看起来,好像本为牧羊人的大卫正在放牧公山羊。

为了增加家里的艺术氛围,他让维纳斯的雕塑直接站在客厅一角。

还别说,他这样做,还蒙骗了不少观众。人们都知道仇苟苟的情趣是不同凡响的。

等杜文鹃满月不久,蔡乎乎也为仇家生了一个女儿。仇母又马不停蹄搬去老二家,照看小孙女。

她终日乐滋滋地忙得不亦乐乎。不是为有了孙女,而是为有两个屈指可数、尽遂人意的好媳妇。

仇苟苟在和钟明一起,尽情地在空置的别院偷情一段时间后,将别院的钥匙交还给了林老师。

看着老师家的墙上挂着小孩子照片,仇苟苟依然非常不理解老师为何硬是要留在内地。

“去香港呀!夫妻团圆、享受天伦之乐。干嘛一定要守在槟榔城?”仇苟苟说。

林老师微微一笑答道:“等我不感到屈辱,心里涌动的是自豪的那一天,或许会去的。我要是赴港了,我们这一房人就没人给祖宗上香了!”

“哈哈,这么说,您是为了给祖宗上香才留下来的啰?没有别的?”

“有啊!”林老师说,“根深蒂固、故土难离呀!”

仇苟苟忽然有些感动。“您干吗要给自己孩子取名杰克?洋气倒是有一点,但缺少中国味!”

“只是个别名而已。他有名有姓的呀!大名叫林念祖。怎样?”林老师问。

“哈哈!有点土。”仇苟苟说。

“土的东西才养人哪!”林老师说,“我们所食所依存的,高粱、小麦、大豆、玉米、稻谷,无一不从土里来。土生万物而不显不骄,万物归尘也顺其自然而然。土为实质,洋为虚表。洋的东西无论怎么花俏,都脱不了土的实质。就像造型独特、缤纷各异的冰雕,终其实质,也就是水而已。”

仇苟苟不自然地干笑着,知道再呆下去,便会是老师没完没了的慷慨演讲,想到师娘和自己干的那些龌龊事,他便借口生意忙而匆匆逃离了老师的大园子。

仇苟苟越来越不满足于和钟明偷偷摸摸地在服装厂偷情了!

他们盼望着出差。只有出差在外的日子,他们才能找到彼此是夫妻的感觉。

为了可以经常出差,有更多的机会和钟明在一起,仇苟苟授意仇觉给了钟明一个款式采购员的职务。

同时,为了哄住家人对他的行为不反感,让对他莫名不满的仇觉心理平衡,他大方地表示,他将不在制衣厂提留一分钱。这就是将服装厂白送给仇觉和仇老幺的意思。

“你要知道,这个厂子是我一手建立起来,是我的心血呀!我把它给你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你能独立行事,在服装这个行业得到稳健的收益。家里靠这个厂,大家都不愁。你以后发达了,请不请我喝个早茶都无所谓,我只要你们好。”

仇苟苟语重心长地说,“但是,我也不是白给你!钟明的事,我暂且还不好安排。就让她暂且在你厂里呆着,我出差的时候,你也安排她出差。以后,我会另外想办法的。”

仇觉瞪着哥哥,无言以对。

哥的行为无疑为他做出了榜样,鼓励着他想早日找到他的“钟明”,和她再来一段惊世骇俗的爱情。

“那个,如果你去省城,帮我打听一下我那同学,叫于慧的,好像在一个幼儿园作幼儿心理辅导。”仇觉说。

仇苟苟瞪着老鹰一样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弟弟。

“你找她干嘛?我可警告你!你不要干舍了金子捡石头,捡了芝麻丢西瓜的事!”他生气地喝斥仇觉,“你以为我和钟明是在谈恋爱?不是!我是在帮她!帮我的老同学钟离。

也是在帮服装厂。钟明是个设计人才,留着她对厂子有好处。你连你自己的事都要靠我,还有什么本事去泡女孩子?

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和原因!蔡家可是不好惹的!到时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婚姻之外的爱情对你就是一种奢侈品。你可以不忠于婚姻,却不能负自己的良心。蔡乎乎刚生了孩子,你就想入非非,你还有没有良心!”

他转身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用手指着仇觉严厉地警告道:”我警告你啊!别玩火!玩火自焚!”

人多是白日梦者,仇觉的白日梦其实迷失得比仇苟苟还深重。

这个时候,他是听不进任何忠告的。冥冥宇宙、渺渺茫茫,有种无形无名的神秘力量,支配、牵引着他,去寻找那属于他的、邪恶的宿命。

仇觉觉得大哥简直虚伪透顶。在与钟明爱与被爱的时候还这样算计着得失,这是对爱的浪费和摧残。

其实,钟明刚来这个厂的时候,他就想过和她有没有发展的可能。可她和哥一起出了两趟差后,情势就变得微妙起来。

现在,哥竟然向他解释占有钟明是为了厂子好,是在帮她的忙。真是要有多无耻就有多无耻。

仇觉无法将这种谎言咽下喉咙。这件事本身就表明,哥不仅仅只是玩玩而已,他已经当了真,很可能还有后续。

难道,钟明要做自己的第二个嫂子?

仇觉对哥哥的行为嗤之以鼻,觉得他很像大淫棍董卓。

曾以为杜文鹃对自己有点哪个意思,原来,她对哥才是有点儿哪个意思。曾经以为能和钟明有所发展,原来,她早已入了哥哥的郿邬。

真是的!在他的强势之下,完全没有自己的戏唱。

但,为了大哥的家庭能和谐,他也只好提供积极的掩护和帮助,对他们经常在制衣厂内偷情的事守口如瓶。

他习惯在哥哥面前不说话,被他安排。

因为他无论说什么,都会被他斥责为伪言、谎言,而他说的,当然全是真理了!

事实上,仇苟苟所谓的真理,是伤害不了仇觉的谎言的。

那怕他的真理看起来犹如烈日当空般冠冕堂皇,而仇觉的谎言却藏在地下阴暗晦涩。

但二者,其实只是在两兄弟身上分别存在的、一明一暗的同一种物质。

同一种物质当然有共通性。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