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安里的凉茶厂

第二十六:安里的凉茶厂

第二十六章

当然可以从弟弟的嘴里到哥哥的嘴里之间无障碍地流通,从弟弟的心里到哥哥的心里安全地漫游。

两兄弟的真理和谎言,实际上成了一桩二人共同使用的公共财产。

通俗地来讲就是,大哥别说二哥,你我一摸一样,全都差不多。

所以,在这种深度默契下,仇觉选择顺从是最不费力、最简单的。

一个被长期束缚的人一旦获得自由,势必会欣喜若狂地奔走呐喊,以横冲直撞的方式来庆祝自己的解放。自由市场一旦放开,便以它强大的活力而澎湃汹涌。

在开放、搞活这样一种顺风顺水的环境中,供销集团几乎所有的下属分公司都生机勃勃,发展迅速。

一个内裤都要亏掉,停滞不前的企业,一下子进入了充满活力的盈利时代。

孤注一掷、自谋生路的,大多闯出了一条新路子。骑驴找马的,最终很难找到马。

古人云:不破不立。万兽逐野才会造就物竞天择。只有能活下来的,才是适应社会发展要求的,活不下来的,只有被时代所灭绝。

在此基础上,一个活跃经济的更大好举措——改革税制,又得以在沿海展开。

国有企业实现利改税,企业取消每年上缴利润,改为税后利润归企业。国家将对先行试点改革的地区,实现免征企业所得税和工商管理统一税。

这是一个叫人乐得合不拢嘴的举措。对企业来讲,无疑是锦上添花,将激发了企业更大的活力。

得益于厂家的支持和自己的勤奋努力以及各种利好政策,仇苟苟的轻工贸易公司也发展迅速。由当初的四个人增加到七八个人。

他便考虑建几个直接面对消费者的营业部起来,以批发加零售的方式加速扩张。

当杜文鹃和蔡乎乎几乎同时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仇苟苟已不满足于他只是个做贸易买卖的生意人了!

他要兴办企业,享受国家的优惠措施。心里时常有了要成为一个实业家的梦想。

安里在表姐夫阿城的帮助下,利用他叔叔的投资,率先在公司内部建立了一个生产清凉饮品的饮料厂。

漫山遍野不值钱的中草药材,加上些价格低廉的原材料,在他这里,神奇地变成了一块块小砖头似的畅销的凉茶。

凉茶这种清凉饮品在岭南地区是很受欢迎的。这里常年气温在三十七度以下,最冷的那几天也是在十度左右。人们喝那不温不火的凉茶就像喝水一样自然而然。

所以,安里的凉茶销量差不多是呈直线上升的,给他带来了滚滚的财源。

他非常感激阿城的筹谋。人家不愧是一市之长,见识、魄力就是与众不同。

安里自己是没有什么胆识的,但他能充分利用周围人的智慧为自己所用,这样的人甚至比那些有智慧之人更能得到更多地益处。

总公司大力表扬了他的进取精神。这使仇苟苟和蔡进然都很不服气。

安里平时看起来,是那种最无用,最没有原则和血性的人。不管任何人在他面前发表谈论,他都会谦逊地说:“是!是!就是这样的。你说得对!”

就是这样一个低调的家伙,却悄无声息地跑前头去了!这叫自认为比他聪明活络的蔡进然、仇苟苟心里不是个滋味。

他们看着这个家伙整天抱着一个胀鼓鼓的黑色小皮包,友好地请这个吃宵夜,请那个喝粥的,发誓要将属于他的荣耀粉碎。

要知道,供销集团公司最厉害的经理,绝对不会是安里。只能是蔡进然和仇苟苟中的一个。

杜文鹃和蔡乎乎真是能为仇家带来吉祥的好媳妇。继生了漂亮的小美女之后,这第二胎,她们又为夫家分别生下了帅气的儿子。

有了一儿一女的杜文鹃就更忙碌了!她再也分不开身经常去服装厂帮忙了!

为了仇母能专心一意地照顾仇觉的孩子,她把女儿娜娜和儿子阿拉带在自己身边,背着孩子买菜、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上班。把家里弄得井井有条,全力解决了仇苟苟的后顾之忧。

不仅如此,公司里的大小事务,她也管理得非常好。

头脑清醒,聪明能干又美丽勤劳,是优秀女人的黄金软甲。她如一颗温暖的星星,戴着好女人真实的精神光环,明亮而恒久地照耀在整个仇家以及仇苟苟周围的世界里。

和她的丈夫一样,她几乎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超级机器人。走到哪里,便会把爽朗的笑声和真诚的快乐带到那里。

她的能干和做事的能力,是仇苟苟在追求她的时候没有想到的。对此,他喜出望外,非常感恩。

仇苟苟以不放心服装厂的运作为由,每天都要去服装厂里溜达一圈。

对于他每日里的报到,钟明和杜文纹的感受大同小异。她们都认为他是来看望自己,抚慰自己内心的寂寞的。

因此,她们对仇苟苟都相当热情!

“今天有什么新闻呀?”她们常常这样乐哈哈地问。

“今天呀?”仇苟苟立即开动脑筋编故事,“对了!我今天看见一个拾荒的老头跟着一辆警车追,追了一条街,终于追上了!那警察下车就给了老人家一百块钱,对他说,‘以后别干这种事了,好危险的!’结果怎样?你们猜。”

”猜不了!”钟明和杜文纹笑着异口同声地说。

“结果是,这个老头捡到了一千块钱,要交给警察呢!”

“哈哈,你编的吧?”杜文纹说。

“不错,是我编的。”仇苟苟靠在杜文纹的工作台边,一边玩弄着自己的一大串钥匙,一边笑盈盈地看着钟明。趁杜文纹不注意,他塞给钟明一张纸条。

仇苟苟走后,钟明偷偷将它展开,上面写着:“我伫立在公司的窗前,想着你的芳体、芳容,纤手、朱唇,因为你,而心生痛楚。夜晚的时候,我站在家里的阳台上窥视流星,感叹它的坠落。而我对你的爱,一如太阳永恒,永远炽烈而且永不凋落。

我对你永远不会感情走私、红杏出墙。就像拥有蓝宝石的人,不会再屑于一颗石头一样。为了我,你要坚强!为了我们的爱,你要忍耐!”

仇苟苟的生意得益于大家的同心协力而蒸蒸日上,已从一个当初只有几万块钱流动资金的小微公司,成长为有上百万流动资金的小公司了!

他也和钟明偷偷摸摸地继续热恋着。看起来是一帆风顺,事业爱情双丰收。

钟明已为他做过两次人流手术了!身体承受着巨大的伤害。

这最近的一次,她更是痛得直接晕倒在手术台上。

她忍受着这一切的苦难,不想哭哭啼啼地给仇苟苟戴上枷锁,以束缚他的手脚。

生意场上的搏杀又累又沉重。爱他,自己必须要完美,爱他,就应该让他彻底舒心了无牵挂。

看着杜文鹃的孩子可以一个接一个的出世,而自己怀上的孩子只有悄悄地处理掉,钟明的心里难受极了!

她的苦闷不能和任何人言说,更不能让家里人知道。这样的苦痛,因为要一个人悄悄忍受,所以变得更加深重。

对爱的结果的期盼,折磨着她的内心。好在仇苟苟总是让她不失希望,总是尽可能地陪伴她,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反复说那些甜蜜的山盟海誓。这日子或许会有盼头或转机。

他是一个多么值得爱,多么有进取心的一个男人啊!已经步入富裕了,还要永不停歇地要奋斗不止,多么优秀!这精神是多么可喜、可嘉!

仇苟苟一心想要有更大的作为,他的两个女人都选择了义无反顾地支持他。

这使他游离在她们之间如鱼得水不被发现。不免得瑟地认为自己相当会处理人际关系。

他要在他的爱中追求爱情的更佳高度,想获得别人没有或达不到的圆满与永恒,获得爱的自身形式的丰满与升华。

这种奢侈的想法,实则和真正的爱没有多大的关系。无非是动物的本能与生存的焦虑而已。

准确地说,他不是用心而是在用荷尔蒙去爱。这样的爱要比用生命、心智去爱简单得多。这样的实恶假欲,产生于无能的爱的灵魂和空虚,所以看起来轻松自在。

我们不能说这种行为模式很特殊。不!它并不特殊,实际上,它带着普遍性。

对于仇苟苟来说,这个时候的天,是特别蔚蓝美好的。这个时候的人们,全部都是很可爱的。

这个时候,幸运、幸福之神抱着仇苟苟的腿就不撒手,怎么赶也赶不走。

他所到之处都是恭维的赞美佩服声,直到有一天,钟明在家吃饭时,不停地呕吐,被家里人发现她又怀孕了!

钟离在得知这是仇苟苟干的好事后,怒发冲冠!他暴怒地来找到仇苟苟,一把揪住他,问他要如何解释这件事。

“你怎么这么无耻?!怎么能对我妹妹这样?!”钟离伤心地问,“我们还是朋友么?还是老同学么?你这不是欺人欺上脸了么?”

“你误会了!”仇苟苟一脸的真诚的解释,“我和你妹妹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是真心爱她!要对她一生负责的!”

“你才结婚多久?竟然有这种想法!难道你不爱杜文鹃了?你不是每天送鲜花、野草的,表示你很爱她的么?你的爱情竟变得这么快?!”钟离不明白,他松开了抓住仇苟苟衣领的手。

“你不懂的!”,仇苟苟做出痛苦万分的表情说,“有些东西,你只有尝试了,才知道是否正确。婚姻这东西好比穿鞋,你只有穿上了,才知道它合不合码子。整天夹得脚青痛青痛的滋味是不好受的!

怎么办呢?既然这么痛苦,就得砸碎它!咱国家又不兴试婚,所以,害苦了不少人呀!

兄弟,不!其实,我应该跟着钟明叫你哥子,大佬。

你以后就要吸取我的教训呀!先要想办法了解,试一下后才定。这是肺腑之言哪!”仇苟苟像一个资历深厚的老戏骨,把他的痛苦、烦恼和无奈表演得丝丝入扣,淋漓尽致,使整天只与单纯的海洋打交道,少与人接触的钟离信以为真。

“你不要像我这样,每天被不合码子的鞋夹得伤痕累累的!真是苦不堪言哪!这可是真心大实话呀!

现在,我真是后悔死了!所以,我是决定要离了婚和钟明在一起的!虽然这样,你妹妹有点亏。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妹妹幸福一辈子的!咱们同学一场,难道我还敢骗你不成?!我向你郑重承诺:我一定会离了婚娶钟明的!”

钟离将信将疑,尽管觉得仇苟苟的做法有点儿卑鄙,但事已至此,也只能为了妹妹着想,不得不如此了!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