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攻城未有坚

第三十一章:攻城未有坚

第三十一章

“这事可大可小,我只怕仇觉到时候承受不起后果!我倒好说话,我那爸,你知道的,他可是把蔡乎乎当作心肝宝贝捧在手心的。”

蔡进然的话不无威胁的意味,让仇苟苟听了,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哼!这槟榔城是你们蔡家的天下吗?他想,谁人没有个三教九流的朋友?谁又怕谁呀!

蔡氏家族人多势大,确实是不可小觑,可仇家有人还是黑社会老大呢!

大家都是党员、干部,遇事好商量也就罢了,若真动起武来,谁人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尽管心里非常不平,仇苟苟还是尽到了做哥哥的责任,生气地找到仇觉一顿痛骂,并声称要收回服装厂。

“全世界最最傻瓜的就是你!”他朝仇觉骂道,“爷是天,娘似地,老婆就是你的玉皇大帝!做生意的人,宁可惊天动地,也不可惊动玉皇大帝。你的脑子真是长歪了!

不管你怎样想,现实生活就是这样!你用什么筹码来背叛蔡乎乎?还被人家抓住了把柄!

没有我,你会穷死。没有蔡乎乎,你会倒霉死的!赚钱本事不高,搞女人的本事却不小,自知劣于他人,却还不肯承认!

不要以为我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老婆就是比你要强一百倍!”

仇觉被哥一顿训斥后,心里一阵刺痛和自责。

蔡乎乎回娘家后,他下了班回到冷寂的家里,没有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没有热乎乎的饭菜等待着自己。 他心里开始有些发慌。

思念孩子,思念妻子,又受着良心的煎熬,心神不宁又寂寞难耐。

他又不得不卑躬屈膝地去蔡家认错,乞求蔡乎乎的原谅。

“我都是一时糊涂,请你原谅我,看在我们的孩子份上,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仇觉说这些话,是连他自己也不相信的。

他知道自己的心已不在蔡乎乎身上了,至于这心跑到哪儿去了,他自己也不知道。

大概,它就像高天上的流云,喜欢居无定所,随意自在,喜欢借着风的力量策马狂奔,一去几千里,流连不回还。

蔡进然以蔡家家长的身份,不客气地数落仇觉道:“我妹妹哪一点不好?你可以直接给我说。教育她是我的事。但你若有意要欺负她,我保证你在槟榔城混不下去!

要不是看在双方家长是同事,我和你哥仇苟苟又是同事、同学、好朋友的份上,你已经被打得鼻子开花了!”

他充满鄙夷地傲视着仇觉,心想,要不是妹妹的两个孩子还小,他真的可以把这个卑鄙的龌龊男人一脚踢到太平洋去!

孝顺女蔡乎乎在母亲和姐姐们的劝说下,也就原谅了仇觉的“一时冲动”。

她放下面子与自尊,把痛楚压在心间,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家。一场风波貌似平息。

仇苟苟雷厉风行,雪糕厂不到一个星期就建起来了!并且,生产出来的第一批产品,一天之内就销售一空。

他看到了这其中的巨大市场,又添加了几台机器设备,扩大了厂子的规模,确保它在槟榔城是领先的。

仇老幺看见有利可图,也是对雪糕厂表现出极大的热心。

他和仇觉一样,自己没啥特别的能力和活动的脑筋,就盯着大哥的一举一动,梦想也能像二哥仇觉一样,被大哥带动着,成为一个老板。

这个雪糕厂第一个月的利润,就大大超过了安里的饮料厂,也超过了蔡进然的塑料制品厂。

为了能成为集团公司的核心企业,仇苟苟决定还要扩大公司的业务范围。

集团公司两个老总看到仇苟苟的成绩,乐得合不拢嘴。他们专门把仇苟苟叫到总公司进行当面表扬和鼓励。

“我们就知道你行的!不会比安里和蔡进然差。照今天这个态势,你还有可能会发展得更好的!今年的奖励金,你是赚定了!”他们鼓励他道。

“这是当然的了!”仇苟苟白了两个老总一眼,毫不谦逊地答道,“我没有别的本事,只会赚钱!但是,你们为什么要拿我和他们比?!我没有任何支援,一切靠的是我自己!所以,拿我跟他们比,是不公平的!我不想跟任何人比!”

李副总忙说:“不比!不比!但是,不比,怎知道你们之间的差距呢?”

仇苟苟得意地扮着怪像,故意把自己的脸扭曲成歪瓜裂枣的模样,一摇一晃地摇摆着身体,又是蹦跶、又是小幅度劈叉、又是正步走地在老总宽大的办公室内瞎转悠。像一个得了多动症而停不下来的问题儿童般调皮。

我慢,本是存在于每一个人体内的一种有害心理情绪。它是没有理由的,只是一种傲高的现象。

仇苟苟现在已沉溺其中。

佛家所说的我慢,要断自信、要取舍。而现在的仇苟苟自信万丈,进取无度、无限,舍不愿一粒,要他不我慢,是不可能的。

当一个人生起极大的傲慢时,从他的姿态表情可知一二。目前的仇苟苟,昂首翘头,目光常是八十度仰视。

他没规没矩地在老总的办公桌上很随意地翻弄着。

突然,他发现一封还没开拆的,来自湖北S市日化的信函。便拿起来翻来覆去地看着。

“啊!会赚钱就好呀!”陈老总说,“我们要的就是你会赚钱呀!”

“不搞政治选拔啦?啊!这是什么呀?”他戏嘘道,拿起了信,装模作样地在眼前左照右照,好像那信是透明的,从外面可以窥见里面一样。

他又用信封边沿,细碎地敲打着办公桌面,发出密集的嗑、嗑、嗑的声音。

“你这个家伙!就是不够成熟!哦!对了!想看就拆开来看看吧!可能又是一封征集代理的信。”李副总见仇苟苟对信很感兴趣的样子,就对他说。

仇苟苟迅速拆开了信扫描着,马上就说:“我拿回去研究一下,再给你送过来好么?”

“好!”老总疼爱地看着他,“看了,及时送回来。或许,小蔡、小安也感兴趣呢!也应该给他们看看。”

“那是一定的!”仇苟苟拿着信转身就走了!

“立即安排今天晚上出差!去湖北。我们要抢在蔡进然和安里的前面到湖北去!你和我一起去!”他打电话给杜文鹃道。

S市日化这个厂,仇苟苟是知道的。是一家大型的国有企业。他们生产的洗衣粉等化工洗涤产品,销量不错,广告打得满天飞。

这是多好的机会呀!他一定要趁蔡进然和安里还没知晓这件事,把这个厂的产品代理权拿到手。

仇苟苟和杜文鹃到达湖北的时候,赶巧,栗总去国外考察去了。销售科高大肥硕的科长林有才接待了他们,为他们接风洗尘,并在饭店请他们吃饭。

“我们的产品只接受有资质的公司代理经销。”林有才骄傲地说,“这个资质,是要有你们集团公司的推荐的。”

“嗨!我们集团公司其实就靠我们为它赚钱呀!我的实力在集团公司里是最强的呀!你可以打电话问的。

我有四个直销营业部,一个公司,两个厂。总公司还不是靠我们才得以生活的。要不是我们呀,他们连吃饭都没有钱!

我一个公司的销售收入,就顶整个集团公司的一大半业绩。我如果没有资格,就没人有这个资格了!”仇苟苟也骄傲地说。

林有才听仇苟苟这么说,就很有兴趣地探究着这个人。

这时,林有才出去接了一个妖娆的女人进来,向仇苟苟介绍道:“这是苏三,我的爱人。”

仇苟苟立即站起来,伸出双手去握着这个女人的手,热情地说:“哇!小姐真是好靓呀!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呀!”

名叫苏三的女人嘻嘻哈哈地笑着说:“啊!你说‘靓’,我们不懂。我们说‘漂亮’,‘美丽’。”

“一回事!”杜文鹃笑咪咪看着小苏解释道,“都是说很漂亮的意思!”

仇苟苟夫妇几乎从小苏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意识到这个女人并非林有才真正的老婆。

林有才差不多四十多岁了,而这个女人虽然化了浓妆,顶多也不超过三十岁。她的装扮桃红嫣紫,一副俗艳。

仇苟苟两口子非常兴奋。他们发现了林有才这座疑似攻不破的坚固城堡,原来在不起眼的地方,还有苏三这扇无人值守的,没上锁的暗门。

杜文鹃迅速和小苏熟络起来。她从她廉价又花哨的衣着上面,判断出她的经济状况并不富裕。便迅速决定,要采取金钱诱惑的途径将销售科长林有才拿下。

杜文鹃是真正谙熟成功需要关系的人。她和苏三靠得拢拢的,低声说着女人们之间才感兴趣的话题。

见小苏老是看着自己配戴的首饰,杜文鹃便将自己的金手链取下来,戴在小苏手腕上。

“送给你了!”她亲热无比地说,“下次来,送你全套的!耳环、项链、手链、戒指,都是香港的最新款!”

小苏向林有才晃动着手上戴的手链,喜不自禁地问:“好不好看?”

林有才略微有一丝尴尬,但迅速干笑着说:“好看!像个手铐一样。你若想要,我再送你几副呀!”

“哎呀!真是啰嗦!”仇苟苟瞪着眼看着林有才说,“这有什么所谓呀!你没看见她们都以姐妹相称了么?男人之间打交道,真是没有女人之间打交道简单容易!是不是呀?妹妹?”他讨好地朝小苏笑笑。

杜文鹃送小苏的手链即刻间就起了巨大的作用。

“你赶紧回去拿推荐!我这边,只要栗总一回来,我立即通知你!”林有才对仇苟苟的态度马上就变得亲密起来了,二人开始称兄道弟。相聊、相嬉、玩乐、亲呢,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友谊之酒,进入无障碍交流中。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仇苟苟夫妇的大方,让整天为钱而烦恼的林有才有了新的希望。

他仿佛看到一座未被人发现的金山,正以歪斜的姿态向自己倾倒过来,而他只需准备大大的萝蔸去装金子就行了!

在和仇苟苟二人喝下一斤半的白酒后,他们已经成为一对利益共享的朋奸。

林有才已经有些飘飘然了!在仇苟苟面前,很快就暴露了自己已经腐化生蛆的思想。

“我们要打破老婆终身制,实行小姐股份制。思想要开放,行为要奔放。”他乐哈哈地对仇苟苟小声嘀咕着,“在引入小姐竞争机制的情况下,推广情人合同制。”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