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解冻了的海峡

第三十七章:解冻了的海峡

第三十七章

钟明坐月子期间,全依靠着仁慈善良的老太婆和保姆的细心照顾。当仇苟苟终于有空来到钟明所居住的城市的时候,钟明都已经快满月了!

仇苟苟一见到钟明,还没有等到她说出一句责怪的话,就扑通一声,主动地朝钟明跪了下去。又是道歉、又是解释地请求她的谅解,说自己太忙了,没能陪她走过这段人生路,造成了自己终身的悔恨和遗憾。

“我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脑袋瓜里昏昏沉沉,除了公司里的事就是你和孩子了!心里像熱锅上的蚂蚁,就急着想来陪你!”他抱着她不停地表示惭愧。

在此之际,钟明对仇苟苟所有的不满和怨恨都烟消云散,又都只剩下理解、关怀与心疼了!

当仇苟苟看到钟明为自己生下的男孩子时,激动得禁不住热泪眼眶!

“让你吃苦了!我亲爱的好老婆!”他拥抱着她热烈地亲吻。

“你太伟大了!这个孩子就叫依雷吧!就是一生依恋你的意思。”仇苟苟特别兴奋地说,“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以后,我们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孩子出生的。我们要生他个五个孩子!等我们老了的时候,就是儿女成群、子孙满堂了!何其幸福啊!”

钟明幸福地问:“离婚的事,你跟杜文鹃说了没有?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呢?”

“哎!别提了!”仇苟苟心烦意乱,很是沮丧的样子说:“我刚一开口,她就暴跳如雷!差点没把我吃了!她那个臭脾气!哪能轻易就答应?!

这事儿,恐怕要从长计议,慢慢来!不要把她逼急了,狗急跳墙。到时候她提把刀,把我们一家三口都灭了,就不值当了!”

“哪你要快一点!好好给她说嘛,摆事实,讲道理嘛!我们的孩子都已经出生了!这事儿不可逆转!”钟明温柔地说。

“好的!我会尽快的!你就放心吧!”仇苟苟说着,又亲亲钟明,“我的宝贝哟!我真是想死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我就像是去地狱走了一圈似的!

你可以想像我的日子是如何苦涩难熬的,简直是度日如年呀!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想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连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又因为睡不好觉,都快成神经病了!”

钟明爱怜地笑笑,两个人深情地拥抱在一起,又以怀孕时期的特别方式互相慰藉着。

仇苟苟在陪伴钟明和孩子期间,又是买菜、煮饭,又是带孩子、洗尿布,就像一个真正的好丈夫一样,把钟明母子俩伺候得无微不至,让老是怀疑他无良无德的老太婆也没有了语言。

仇苟苟在这个城市呆了几天就走了!公司的生意确实很忙。

他将栗总给他的优惠又打了个折扣,让他的那些销售渠道上的客户也享受到一些优惠带来的好处和实惠。

仓库管理员米小棋和销售员曾勤快送货都忙不过,他又招聘了几个五大三粗的机动人员。

他们这些人,要负责整个公司的出货、入货和运货工作。虽然活多,但有不菲的工资,大家也是干得热火朝天的。

曾勤快由于特别肯吃苦耐劳而获得了仇苟苟的高度信任,他被仇苟苟安排做一些不能被会计老翁和其他人知道的重要事情。仇苟苟也悄悄地给他以最高的工资。

他要培养这个青年做为一个经理人的一切才能和本事,让他永远脱离贫穷之苦。

而会计老翁则像一个局外人。他循规蹈矩地上下班,绝不会因公司的忙碌,而改变自己一成不变的悠闲自在的白领生活。

他原是蔡进然的表妹夫。供销社改制重组的时候,分在仇苟苟的公司里。

老翁对所有的人都保持着一种有距离的客气,以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居高临下着,淡然地看着忙得不亦乐乎的的员工们,绝不会主动地去帮一下。

他只需要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够了!事实上,他还悄悄地兼任着蔡进然公司一个营业部的会计,为他出谋划策、颇具忠心。二人的关系暗地里是非同一般的。

看起来,他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上班族,若不是后来A市发生的惊天大案将他曝光,还没有人会知道,他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干着一种罪恶的勾当。他是被大毒枭的老丈人信任的制贩毒集团的核心成员,是整个槟榔城毒品交易的资金托管人。

仇苟苟对老翁表现出来的一种文职人员的作风非常反感。

他要的是那种上得了天堂,下得了厨房,搬得动巨石,写得了行文的全能型员工。作为公司经理的自己,都没有任何架子地加班加点地干活,你一个员工,凭什么要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呢?

所以,他是不会给这种自命不凡的员工好脸色的。在老翁面前自始至终板着的脸,绝不会轻易地松弛一下。

但是,他自己又不会干会计的活,只得不露声色地隐忍着。

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必须要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不仅要高瞻远瞩地把握未来,又善于做那些琐碎的事情,用自己的行动,向手下的人灌输自己所要倡导的行为准则和价值观念。

从这一点来看,仇苟苟是尽职尽责的。

只是,老翁的心里有一种他自己才会知道的,唯财富是准则的特别的骄傲。他也同样鄙视着没有多少文化涵养的仇苟苟,也同样是不露声色地隐忍着。

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知道任何人都拿他没有办法。他像一颗圆滑得不能再圆滑的卵石子,傲然鄙视着他的两个雇主蔡进然和仇苟苟,认为他们在他面前就是十足的蠢蛋。

他喜欢出卖他们。比如此时,老翁提供的仇苟苟关于洗衣粉、肥皂方面的销售情况,就让蔡进然大吃一惊!

照这种情况看来,仇苟苟将会在半年之内撑破集团公司的制约,从而独立成一个崭新的大公司。

这种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厉害了!他很想分得仇苟苟生意的一部分,而仇苟苟吃进嘴里的东西,是不可能会吐出来的。

蔡进然只得在那些小型化工企业之中想办法,以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逼使仇苟苟只吊在S市日化这一棵树上。

老翁非常善于也非常乐于在两个雇主之间扮演双面间谍的角色。他有时也故意向仇苟苟透露一些蔡进然的经营情况,让他们互相争得个你死我活。

“蔡进然的一瓶嫩肤水,进价三十块,却要卖一百六十块。简直就是暴利。”他对仇苟苟说。

仇苟苟的妒忌之心马上就不受控了!为什么蔡进然能这么鸡贼地在化妆品方面获得暴利,而自己却忽略了这一块呢?

自己的一袋洗衣粉才赚两三块钱,与蔡进然的化妆品暴额利润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仇苟苟也迫切地想介入化妆品这一类高利润的买卖。但这方面品牌的正常供货渠道被蔡进然拿去了,自己一时还无从插手。

仇苟苟的心整天在“进三十”与“卖一百六”中痛苦地纠结,对蔡进然妒忌得快要发疯了!

他把对蔡进然暴利的妒忌,发泄在提供这个消息的老翁身上。对他给自己心境造成的破坏深恶痛绝。

“会计那一块的事情,你要学着去做。”仇苟苟要求老婆道,“你学会了,就可以叫老翁滚蛋了!也不知道帮着运送货物,好像他是个文丞相一样,还经常说话让我烦心,真是讨厌!”

“好的!”杜文鹃说,“我找老师学学。”

这种时候,与钟明的儿女情长被仇苟苟暂时放在了一边。公司需要拼命发展,男人只有拥有了资本和财富,才能给以女人以安全感,才可能获得女人的青睐。

大丈夫事业成功第一,岂能被女人小孩牵绊。

就在仇苟苟一心想着怎样把蔡进然的化妆品生意挖一点给自己做的时候,老天爷又帮了蔡进然一把。

一九八七年十月,台湾当局在控制人们的思乡思亲之情彻底失败后,干脆宣布开放台湾居民到大陆探亲。

作为大陆母亲的积极强烈的回应,大陆方面竟然罕见地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公布了热忱接待台胞探亲旅游的办法通知。

这一份真诚,显而易见、世人可鉴。

长期隔海相望、互不相通的两岸,打破了一九四九年以来的三十八年的痛苦隔亥和冰封,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互相来往了!

台湾人,不会再为绞尽脑汁地偷偷跑回来而被罚坐牢了!而他们一踏上祖国的海岸,迎接他们的是一张张虽然陌生但热情友好的笑脸,一种骨肉团圆的诚挚亲情。

许多台胞跪在故乡的土地上,委屈地嚎啕大哭。许多人拥抱着自己的亲人,不愿撒手。许多人通宵通宵地聚在一起诉说分离的愁苦和牵挂。

祠堂,坟山上,到处是整族整族陪着台胞祭奠的亲人们。一时间,槟榔城的宾馆、酒店被团聚的人们住满了!那街道两旁的路灯,也发出特别安详柔情的光芒。

渴望归来团聚的歌声,夜深了,还在轻轻吟唱: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母亲,酷炎的烈日要晒死我了!请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水一战!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人类得益于上帝的安排而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我们都是日复一日辛勤劳作,一饮一食才有一个美轮美奂的躯体。父母所生,唇齿相依,情深意长。

谁也不应该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制造人为的阻隔与分离。

蔡进然的姑婆自然也回来了!

三十八年的阻隔,她从一个少妇变成了一个老者,心酸、寂寞,想念亲人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这次,她不仅带回了财富和技术,也带回了一颗对祖国奉献的赤子之心。

她要蔡进然接受她的事业,把她的产业放在祖国。

看见曾经丰神如玉的蔡乎乎憔悴不堪的样子,蔡进然的姑婆吃了一惊。忙问她是不是生了什么病。而蔡乎乎只是说自己是太累了的缘故。

此时,她一个人正默默地在仇家忍受着难言的痛苦。

仇觉已将服装厂和服装店的生意交给了他信任的员工打理着,他自己则肆无忌惮地和于慧泡在一起,恩恩爱爱、缠绵悱恻。

对他来说,骨肉亲子之烦,结发妻子之厌,都嚼之无味,思之无益。

他只要眼前的美人和爱情,它们是强壮精神和肉体的食粮,是能让灵魂无止境地升腾的吗啡。

蔡乎乎过碎的心绪衍生着迟钝,过虑的步伐迷离着路径。

仇觉用他无情的行为,不露声色地压榨着蔡乎乎的神经,至到她彻底地颓废,破碎,到最后,连自尊也找不到了,只剩下悲惨的祈求,认输。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