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我们离婚吧

第四十章:我们离婚吧

第四十章

啊!这竟然还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家伙!小嘴大眼,睫毛浓长,楚楚可怜。因为哭得太久了的缘故而满头大汗,脸蛋绯红。

他眼睛里满含着悲伤的泪水,一边哭,一边委屈地四下寻觅着梦中的安慰。

当哭闹中的依雷,眼光偶然与看着他的杜文鹃的眼神相交汇的时候,他停止了哭泣,抽噎着,用无助的眼神,哀伤地盯着这个冷冰冰的漂亮女人看。

杜文鹃看懂了这个天使的眼神里诉说的那种渴望和需求,那种纯净的、柔弱的乞怜,倾刻间就把她心中的仇恨之魔鬼的心肠融化了!

就这一眼,杜文鹃心头所有狠毒的想法,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保持着高傲、不容侵犯的表情,本能地从仇苟苟手里接过了孩子,不声不响地开始为这个小不点准备吃的。

当小依雷饥饿地转动着颈子,拼命噘着小嘴,急切地跟着杜文鹃晃动的奶瓶而四下索乳时,他那稚嫩可爱的动作,彻底熔化了杜文鹃的铁石之心。

而她的这一无声的举动,也使她的丈夫心里温暖起来,多少觉得有些慰藉。

他本来以为她会掐死他,会把他像扔一个皮球似的,扔得远远的,不再见到。

还好,她似乎默认了这是一个和她有某种关系的小生命。

仇苟苟接下来的日子,几乎是完全混乱不堪的。他没有去公司,而是安排他信任的曾勤快代理公司的一切事物。

无可收拾的颓废和自责淹没了他。钟明为什么要不听话?自作主张地跑回来?

她必是缺乏耐心,浮躁了!或者是已不信任自己了!

愚蠢的女人,盲动的代价就是让自己的肉体受到这样的伤害!这能怪谁呢?还不是怪你自己做事考虑不周!自作自受。

他一直不敢面对,一直想逃避的事情,终究还是以这样不可抗拒地方式来了!而且,因为钟明不恰当的处理方式,事情似乎来得更加凶猛、残暴了一些。

垂死的情人,被羁押的小姨子、柔弱的孩子,愤怒的妻子,汹涌的舆情,这一切风刀霜剑,都毫不客气地撕裂着他的身心,使他陷入焦头烂额的迷乱、无助之中!

他希望马上解脱,又深陷于现实的捆绑束缚中不得解脱,满腹呓语想诉说,却无一听众。他无瑕顾及孩子了,心里只想着怎样尽快解决这烦人的事!

真是的,当初和钟明你浓我浓的时候,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烦恼的事呢?他对她的爱如醉如痴,看来,只有爱是不够的,还得要相互理解!

钟明是因为不信任他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的,真是奇怪了!我仇苟苟有哪一点是不值得人信任的?

她有什么理由要怀疑自己的真心呢?难道自己对她还不够好么?他想,她如果理解自己的忙碌,听从他的安排,乖乖地呆在番禺,他们将会有一个多么幸福的家!会产生这样的不良后果么?

女人真是不知足!真是麻烦!仇苟苟想,你给了她感情,她还要名分,你给了她物质上的满足,他还要你的时间,总是得寸进尺、不断索取!

他看着杜文鹃不声不响地照顾着小依雷,不刻薄、也不委琐地镇静从容。在他夜静啼哭时,为他披衣起身,宽容、友善地将他抱在双臂中摇晃,让他重新进入酣畅的梦乡。

看见孩子两只小手攀着她的脖颈舔咬,弄得她脸颊唾津鼻涕的,而她不但没有一丝厌恶烦闷,还表现出一种脉脉温情,慈爱与喜悦。

她的善解人意和颇有涵养的不吵不闹,让仇苟苟的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愧疚和感激。觉得即使用一生的漂泊,也偿还不了她对他的恩情。

但她依然可怕地沉默着,这种冷淡和沉默不语,又让仇苟苟深为不安。

她明明和自己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你却能感觉得到她的心,已经离他相去遥远,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漫游。

它似乎可以远远地超出生命的界定,无休无止、无尽头地向天际外绵延延伸。

他找不到她的心之轨迹,唯一的办法是小心翼翼地去捕捉那,她不小心暴露出来的细微之处的破绽:痛苦、惆怅、凄楚、苦涩、或无动于衷。

终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相对无语中,仇苟苟首先打破了沉默。

“杜文纹的事,我会尽全力搞好的!为她请最好的律师!”仇苟苟对妻子说。

杜文鹃没有吭声。从钟离在服装厂里痛揍仇苟苟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基本处于失语的状态,未曾对仇苟苟说过一句话!

心中神圣的偶像骤然坍塌。她的精神在无边的荒原上流浪,不忍回归。

杜文纹持剪刀捅伤了钟明,这当然是她的不对。接受法律的制裁也是天公地道的。这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妹妹的冲动是缘起于她深爱的姐姐呀!是忿忿不平于她的姐姐受到了伤害啊!叫人情何以堪!

这个傻妹妹竟是这样这样的傻啊!她能为姐姐这样两肋插刀,我又能为她做什么啊?想起杜文纹,杜文鹃的心都在泣血!

她还是一个大姑娘,这一辈子算是毁了!但无论如何,都要想些办法,让她不至于承受过重的刑责。

钟明的伤势那么严重,这一切都是因为仇苟苟见异思迁的过错而引起,她不能轻易愿谅他的罪过!

现在,她必须要直面这烦人的事,她甚至连暗自消沉、颓丧的资格和机会都没有啊!

现在,一贯高傲、快乐的仇苟苟也像一根腌黄瓜。从他这几日以来的失魂落魄又魂不守舍的样子来看,他显然是精神完全垮掉了!这又着实让她有点儿心慌和担心。

“他在想什么呢?”她想,是为了他心爱的钟明而心疼心碎?还是为自己冲动的行为懊恼后悔?是决定要和她双宿双飞?还是眷恋自己这个家的温馨?

仇苟苟的状态也让杜文鹃感到恐慌。于是,她也憋不住了!

“我们谈谈!”等孩子们睡了以后,她对丈夫说,“讲一下经过吧!老老实实地讲,我受得了!”

仇苟苟的眼神空洞而缥缈,他茫然地盯着眼前并不存在的虚物,疲惫地说:“有什么好讲的?就那么回事。”

杜文鹃对仇苟苟逃避的态度很不满。她压制着自己的愤怒,提高了声音斥责道:“难道你还做对了不成?难道反而是我错了?你不应该有一句解释吗?”

面对杜文鹃的指责,仇苟苟神经质地,突然以极夸张的动作,出人意料地“噗通”一声跪在妻子的面前,声泪俱下地泣语道:“我当时,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是一个男人,乱流之中,何以独善其身?!你又不在我身边!一犯错,就没有回头路了!我真是无心的!

现在怎么办?我不知道!我若和你离婚了,我们的阿拉和娜娜怎么办?我的孩子,我怎么舍得让他们没有父亲?一辈子被人看不起?

但是,不离婚,又不行!钟明怎么办?她受了那么重的伤!依雷这孩子又该怎么办?我必须得为我所的事情负责!我们离婚吧!”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