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用两条人命还你幸福

第四十三章:用两条人命还你幸福

第四十三章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医院的楼顶上传来若有若无的孩子的哭声,大家慌不停迭地奔向楼顶,才发现了企图要跳楼自杀的钟明。

医院的楼顶上随意扔着一些零星的杂物,那周围的护栏有一米多高,钟明抱着依雷,正站在一条弃置的木头板凳上,意欲踩着板凳爬上围栏边缘。

“谁都不许过来!不然,我就先把孩子扔下去!”钟明威胁冲在最前头的警察说。

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警察就不敢动了!

“好!我们不过来,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给我们说。我们一定尽量满足。”警察想稳定钟明的情绪,便冷静地对她说。

这个医院有十三层楼高,如果钟明把孩子扔出去,孩子必死无疑。

杜文鹃踉跄着朝钟明奔去,在钟明设定的红线处,向失去了理智的钟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是我对不起你!”她嚎啕大哭道,“你不要做傻事!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马上就和仇苟苟离婚!坚决离婚!包你满意!”

然而,钟明并没有欣喜若狂,她悲凉地望着杜文鹃表示,她了解杜文鹃的为人,毫不怀疑她的真诚。

“你用三条人命成全我的幸福,我就用两条人命把幸福还给你!我不埋怨任何人,只怪我自己爱错了人!”

仇苟苟在警察身后听到这句话,心都碎了!

你怎么会爱错人了呢?他心里呐喊,我也是真心爱你啊!我的真心真意,又有谁知道?你怎可如此狠绝?!

那一刻,仇苟苟所有的思维都断裂了,所有的雄心都灰飞烟灭。只想着一件事,抓住钟明,别让她跳下去!

今夜的海风张狂地呼啸着,如此狂劲、迅猛。钟明长长的裙摆也被风高高地吹起,在她身后狂乱飞舞着,不断拍打着她短了路的糊涂的后脑勺。

警察在耐心地劝慰钟明,劝她凡事都要想开些。人生何处不精彩,人,只要活着,一切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她的人生之路还没走到一半,后面还有很多的精彩和惊喜在等着她呢!

连钟明的母亲也被钟离背到了现场,正在唠叨着无法听清楚的话语——她已经被惊吓得不能正常说话了!

“你们不要劝我了!”钟明决绝地说,“这个世界,没有给我和我的孩子一处容身之地,我们本不该存在。”

漆黑的夜晚,给了她无穷的轻生的勇气,只需闭着眼睛上前一步,一切的烦恼都迎刃而解了!

一切都没有意思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了,钟明想,早知如此,我何必自作自受?

她去意已决,原本温和美丽的容颜,因强烈的嫉恨而痛苦地扭曲,蒙上了绝望的阴影而变得非常可怕。

她抱着孩子,努力试图爬上医院那宽宽的楼顶沿台。

然而,今晚她周边的一切事都没有顺着她的意思来。连风的方向也是把她吹向亲人的怀抱的。

她刚成功地把自己的大半个身子置于沿台上,还未来得及站立起来,迎面呼啸的海风就把她的身体吹得滚落下来。

她衣肩上的丝蕾被沿台上设置的铁丝拦网接头给挂住了!

她抱着孩子挂在沿台边,以一种既不能站也不能坐,更跳不了的狼狈姿势斜挂在沿台下,如一个被晾晒的人体塑料模特儿般不能动弹。

警察迅疾地冲过去,将钟明和孩子抱离了危险区域。

杜文鹃从警察手里接过小依雷,抱着他泣不成声。钟明被安排了专人护理、照看,防止她再次轻生。

杜文鹃回家后,就一本正经地跟仇苟苟谈离婚的事。

“我承认我输给钟明了!无论你是怎样的一个态度,我都不能背负两条人命过日子。”她强迫自己下一个义无反顾的决心,也貌似是一副坚决要离婚的样子,严肃地对仇苟苟说。

“如果她真的要寻死,我让她。”杜文鹃的话就没有下文了!谁的心里都潜在地存着一个隐形的自私魔鬼,看得出来,她是万分不情愿的。

仇苟苟立即将此事告知了自己的父母。

于是,仇整箱两口子在得知杜文鹃也要离婚的时候,竟然相互携扶着,跑到医院跪求钟明。

“您大人大量,放过我的儿子、孙子们一条生路。他们那个家多幸福啊!我的媳妇哪儿都好呀!你不能把它破坏了呀!你即使进了这个家,也不会幸福的呀!”老两口只顾自己苦口婆心地劝慰,希望钟明能深明大义,理性处理这件事。

然而,爱,往往是糊涂的,反理性的。

道德、良知的天平朝着杜文鹃一边倒。锥心的疼痛折磨着钟明万念俱灰。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她都不可能和仇苟苟的父母直接发生冲突。

于是, 她被迫表示自己和仇苟苟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

蔡乎乎和杜文鹃这两个那么好的、万里挑一的好媳妇,都同时遭到自己两个儿子无脑的背叛。仇整箱两口子又气又急,以为是无意中得罪了哪位神仙大人而遭来的灭顶之灾。

大热的天,他们虔诚地赶了十多公里的山路,去了莲花山上的莲花庙求神拜佛,祈求神灵护佑自己的儿子们的婚姻和美。

谁知道他们的行为阴差阳错地触动了哪位神灵,不久以后,上苍真的给了他们一朵莲花,一朵收了他们为之骄傲的大儿子仇苟苟命的莲花。

仇觉虽然和于慧躲在A市没有回家,但他欺人太甚的做法,却让蔡乎乎的大姐怒不可遏。

她在蔡氏家族招聚到一伙人,直接奔赴A市找到了仇觉。

“妹夫别来无恙?”蔡大姐看着惊慌失措的仇觉,“我今天是特意来看你的,看你这个人,是如何变成一只狗的。”

仇觉鼻梁上架着一副琇琅眼镜、衣冠楚楚,非常儒雅的样子,很心虚地道“姐,有话好说。我们都是文明人,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和蔡乎乎的事,是经过友好商量的。”

“我不是斯文人。我很野蛮。”蔡大姐蛮横地说,”特别是有人欺负我弟弟、妹妹的时候,我就更野蛮了!”

她当着于慧的面,对蔡氏家簇的后生们下令道:“给我打!你们打人,我去坐牢。为了蔡氏家族的面子,还给他一个猪头。”

仇觉这个假斯文的负心人,当着他旧爱的面,被蔡大姐喊来的人打得半死不活,一个多星期起不来床。

他也很想报复,但是,当得知大哥的事情也复杂难解,无暇顾及他时,也就打消了组织一场家族斗殴的想法而自认倒霉了!

他把这些怨怒全算在蔡乎乎头上。便拼了老命地私自卖掉夫妻共同财产,企图从经济上报复蔡家对他的报复。

杜文鹃的大度和委曲求全,促使钟明的父亲也暗暗下了决心。他要尽快结束这场自己理亏的不光彩的争斗。

女儿错了就是错了,不能一错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他要把女儿赶紧嫁出去!结束她害人害己的罪孽。

“拜托你以后,就把这孩子照顾好就是了!就当是你的亲生孩子。我女儿的工作,我来做。”他对杜文鹃说。

蔡进然和安里以及施一洋等一拨钟离的老同学,都到医院来看望钟明。他们开导她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天涯何处无芳草,只要能舍,必定会有得。上天既造出一模一样的人,必给他一模一样的信心和希望。

他们在医院的走廊上安慰着钟离,众口一词、同声声讨谴责着仇苟苟和仇觉两兄弟无情无义的可恶行为。

蔡乎乎和仇觉的事情被蔡进然的姑婆明了后,蔡进然也就自然而然地知道了妹妹的事情。

他们一家人都对蔡乎乎优柔寡断的行为感到怒不可遏。

“离婚!毫不含糊!你要做的是,加倍珍惜维护自己的健康,而不是整天愁眉苦脸失魂落魄!

离婚,是你从痛苦的泥沼中跨出来的第一步,有勇气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就证明你不是一个依附他人的可怜的弱者!”蔡大姐说。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