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闹梅园

发布:07-12 17:24 | 3136字
A+ A-

梅园一个在十年前种满梅花的院子,如今已经不像它的名字一样了,相反的这里除了几颗参天大树外,在有的基本上就都是些兵刃药架。

因为母亲喜欢梅花,所以以前梅园确实种满了梅花,陈慕青还记得自己跟妹妹与母亲在这个院子里嬉笑追打的场面。

但自从与父亲一起跑江湖后,陈慕青才知道一个男孩子不能总是跟在母亲后面,他需要出去见识大风大浪,需要历练才能长大。

于是他与父亲商量后,砍掉了这里所有的梅树,也是因为从小就跟着父亲跑江湖的关系,陈慕青平日里也嫌少需要别人服侍,所以与陈婉儿的兰苑不同,梅园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

可今天这里却热闹非凡,原因无二,就是因为此刻本应被关在自己房间里的陈婉儿,因为有了娘亲的袒护,此刻正跟娘亲一起有恃无恐的出现在梅园,与守卫大呼小叫,并且已经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大有准备跟守卫动手的意思。

“我看谁敢动手?”

一声厉喝,刚才还跟大狮子一样的陈婉儿,瞬间就变成了小老鼠,钻到自己娘亲身后,头都不敢露出一下。

“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面对自己的结发妻子,陈傲海多少还是留着情面的,毕竟她多少次与自己同生死共患难,所以这件事如果她们能诚心认错……

“干什么?这屋子里的丫头竟然敢公然顶撞婉儿,如果我不重罚她,今后该如何做这个当家主母?”

一口气梗在心口,陈傲海差点爆出粗口,稳了稳心神,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音量,陈傲海深呼吸后才低沉开口。

“这女孩儿已经满身是血了,你还打算如何重罚?”

愣了一愣,显然罗映蓉也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只因为陈婉儿被关,再加上听了这丫头的一面之词,才冲动的闯进这里。

收敛了姿态,看了眼怒火冲天却碍于面子不好发作的夫君,又瞪了一眼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的女儿,罗映蓉刚要开口打个圆场,就被从来都不会看人脸色的孩子抢了先。

“当然是先划花了她的脸,让她没脸见人,在……”

被娘亲宠坏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从来都不会想话外的意思,无论谁说话,只会听对自己有利的那一句,其余全部忽略,陈婉儿就是最标准这样的孩子。

本来还是有些害怕的陈婉儿,看到爹爹没有吹胡子瞪眼,还问了一句自己最想听到的话,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一时胆大起来,以为父亲也会跟娘亲一样,任她欲予欲求,也就一时得意忘形,把她的嫉妒和恶毒完全表现在自己脸上。

“不行不行,这样怎么够,我要先……”

终于忍无可忍,陈傲海一季掌风从陈婉儿眼前扫过,直接打掉快把他气死的话,指着愣在原地的母女俩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罗映蓉,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并不是管教自家女儿,而是指着陈傲海失声尖叫。

“你打婉儿?你为了一个狐媚子竟然打婉儿?你疯了吗?看来婉儿说的对,我一定得杀了她,否则后患无穷!”

说话之间当家主母罗映蓉当真抽出守卫腰间宝刀就要硬闯,不过也仅是眨眼之间便被陈傲海一把夺下,将人推到陈慕青怀里。

“罗映蓉呀,罗映蓉,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屋子里躺着的那个孩子比婉儿还小,你怎么下的去手?”

试图从被儿子搂住却依然撒泼的女人身上找出当初那个冷静、睿智让他迷的神魂颠倒的影子,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十分陌生。

“映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记得以前你养的小狗死了,你都哭了整整半个月,谁受伤了,你一定会亲自去送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可怕?”

不说还好,一提起旧事,罗映蓉更像是疯了一样的挣扎,见无论如何都挣不开自己儿子铁臂,只得咬牙切齿的张口,怨愤的表情与此刻的陈婉儿如出一辙。

“你也知道小狗死了我都会哭半个月,那我的青儿呢?我的青儿还这么小,你就把他带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孤零零的房子里,你想过我的感受么?房子在大,奴仆再多,都不是我的青儿呀!”

如果不是有陈慕青抱着,罗映蓉早就哭晕在地上,虽然陈傲海听得有些动容,但毕竟也是江湖中人,经过见过太多的事,嘘出口气后,在出口的话,显然火药味小了很多。

“我要问的是,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那孩子?”

泪眼朦胧的抬头,罗映蓉瞪着眼前的陈傲海怒道。

“为什么?我除了婉儿什么都没有,如果她不理我了,我又能怎么办?”

不好置信的睁大眼睛,陈傲海觉得“慈母多败儿”这句话,已经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个女人。

“就为了这个?就因为怕她不理你,你就把她宠的无法无天?就因为怕她不理你,你就要杀了这屋里面的孩子?”

缩了下肩膀又瞬间挺起,每一个母亲都会为自己的儿女着想,即便有的爱是错的,人们也会执着的坚持下去。

“那又能怎么办?她说如果我不管她她就不理我了!”

满脸惊愕,陈傲海从未想过竟然会从一个母亲嘴里听到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怎么办?作为一个母亲,你竟然问我怎么办?”

“对呀,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像是捉住一个把柄一样,罗映蓉问得理直气壮,完全不觉得自己所言所做有什么问题。

揉着疼到抽搐的鬓角,陈傲海不明白同一个爹妈生的孩子,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青儿,告诉你妈,如果是你的孩子,你应该怎么办?”

想都没想,陈慕青张口就答,完全没有一个十四岁孩子的稚气。

“我不会让我的孩子问出这种问题,因为我从小就会告诉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但如果她真的有这么荒谬的想法,我也不可能让她去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因为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种只会想自己不会为别人着想的人,如果她不是我妹,我连看都不想看上一眼。”

话虽有些重,却是所有人心底所想,不由自主转头看向婉儿,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听别人在说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都顺着陈慕青聚集在陈婉儿身上,而陈婉儿却一直瞄着房门若有所思,明显是在考虑如果此刻趁乱冲进房内乱刀砍死里面的人能有几分胜算,外面吵得一团乱的情况仿佛跟她没有半分关系。

眼见外面乱做一团,仍是只沉醉在自己世界里的陈婉儿,罗映蓉像是恍然大悟一样,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难道她真的错了?

看到这般落寞的妻子,陈傲海心里多少有些难过,但见陈婉儿完全没有收敛,又不禁开始动怒,只要她稍微分神,就能知道此刻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但她根本不愿为这种“小事”分心。

示意陈慕青扶起已经瘫软在怀里的女人,陈傲海决心给自己女儿一个改正的“机会”,也许一切从头开始都还来得及。

“来人那!”

眼见召开的人,按照陈傲海指示架起自己女儿,罗映蓉尖叫出声。

“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我女儿了?”

一个不留神,从陈慕青怀里挣了出来,罗映蓉直接跪在陈婉儿身边大声哭闹着。

原本就烦躁的陈傲海被罗映蓉哭得更是头疼欲裂,耳朵都“嗡嗡”有了共鸣,见满满一院子人,没有一个上来为陈婉儿求情,就知道她平时为人如何,拉起已经没有半分气质可言,坐在地上撒泼的女人,陈傲海耐着性子道。

“只要她还叫陈婉儿我就不会不要她,但只要她还不认清自己所做的错事,就别想踏出兰苑一步。”

一直都认为无论自己怎么任性作死,都会有人为自己收拾残局的陈婉儿,终于明白这世上不是所有事都会顺着自己,但她并不认为是自己错了。世界上单有一种人,是永远都不会反省的。

“爹~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亲生女儿,你不能为了那个小狐狸精不要我!”

没有丝毫的反省,陈傲海被气到七窍生烟,终于看都不想在多看跪在地上的母女一眼,直接吼道。

“来人呀,从今天开始,让夫人也住到兰苑,没有我的命令,夫人小姐都不能踏出兰苑一步。你呀,就好好看看你生了个什么样的女儿,如果现在知道错了,就好好管教管教你女儿。”

整个院子除了陈傲海的咆哮,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家丁奴仆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陈婉儿竟然突然开口。

“爹,你不能这样,我兰苑这么小怎么住呀!要不让娘住哥哥这来,哥哥这里地方大,能住得来。”

“住口!”

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教育有多么失败,罗映蓉偷偷瞄着陈傲海的脸色一边呵斥女儿。

没有在理会这对母女,陈傲海只招呼着侍卫。

“来人那,带夫人小姐回房。”

拉着不停挣扎的婉儿跟着侍卫转出院落,罗映蓉听到让她顷刻崩溃的对话。

“青儿,也许你一直都怪爹这么小就让你离开娘,随我四处奔波,但我现在真的很庆幸,没有让你娘带你!”

“我也很庆幸!”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