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奋起

发布:07-04 13:06 | 2185字

巨硕枪影袭来,卫炎明火焰猛然爆发,一股要和他硬碰硬的姿态。宇文熙一步踏出,二人之前不过三丈,宇文熙不再双手持枪,放开枪身,一掌顶住枪尾,带着破开一切的气势,有来无回的信念,递出了强绝的一枪。这一枪的四周,卫炎明就算是看不见都能感觉到,自己身前的泥沙已经开始干硬,自己身边原本湿润的空气变得干燥。

强烈的劲力,已经让自己的面庞生疼。卫炎明放下兵刃,双手成掌。这一个月,他们可没有去浪费。在这一个月的行军之中,跟着拓跋正,萧鹰的对练,教导。让他的战斗技巧,招式纯熟,甚至是应对招式的思索,都有了长足进步。

卫炎明的双手迎向那强横的枪尖,拂上火焰旋风,双手旋动,与旋风的方向一致。他的身后,猛然升起一轮熊熊烈日。烈日旋转,火线纷飞,渗入卫炎明双手。他向身侧一送,放开双手,这强横的一击,居然被他引去。

宇文熙瞪大了眼睛,原本以为她这种状态会完全没有法子去接下这一击,他只能硬碰硬,只要耗过,只能压过他,就能打败这个好似猛兽的人。他完全估计错了,没有用变化更多的招式,就是这一击的破空无悔,也没有去使用全力。

一招错,带来的就是剧痛。

卫炎明冲入了宇文熙的身前,双拳暴起,骨裂之声清脆炸响。还没有完,没有结束,他的肘部,手腕,爆发出一声声闷响。让他的拳,更添三分雄劲。这一次,不再是骨裂之声,而是明显的断折声。宇文熙口鼻溢血,紧握长枪。

后退几步的他,发出灿烂的笑声。他挥手一振,逼出卫炎明的火劲。在这身边的战场,早已经比他们的战斗更加激烈,那短暂的停歇,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身边,凶狼军的尸体叠了一层又一层。

而羽械卫的尸体,倒下了不少,每一个羽械卫的身旁,都有至少两个凶狼军。卫炎明能感受得到,身边原本炙热的灵魂们,早已经变得冰冷。他知道,损失早已经惨重非常。凶狼军本身只有五千八百人左右,多次征战,早已经变成了五千人出头。而羽械卫足足三千人,就算是戾气的加持,也只能让他们不畏生死,勇往直前。

羽械卫的三千人,到现在可能也就损失了四百人出头。凶狼军,早已经损失了上千人。血混合着雨水,流淌在沙漠之上,有的沙坑之中,已经集聚了一坑的血水,战士踏在沙地中,激起血水翻涌。宇文熙看着这一切,露出几许微笑。

战况还在掌握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来直面羽械卫,但是不碍事。自己的目的,就是来杀敌的。看着呆立在那里的卫炎明,他笑的更甚,不顾自己的伤势,笑的嘴角溢血,咳出一点内脏碎块。

“你们的军师呢,你们的部队呢?你看看这一切,你看看这周围,你能打赢吗?你能干个屁!你能打败我,你能靠着这什么原罪印来增强自己。但你能帮你的军队吗!”

宇文熙战意越发高昂,金鹰气劲越来越沸腾。他的金鹰百战谱,在这一刻又有了进步。卫炎明仍然呆在那里,没有说话,没有动静。让宇文熙露出一丝厌恶感,这个将领,根本就不管自己的下属的吗?

雨水在他的身上泼洒,在二人的身上流淌。卫炎明抬起头,露出血色的双眼,那把滴血的长刀。好像失去了神彩,失去了凶戾。四周的戾气,也在缓缓消散。宇文熙看着这一切,时间到了?他猜测着,但是宇文朔的消息之中,没有什么时间问题,只要这小子发怒,他就能一直持续那种不要命的状态。

但是现在,这小子根本就像是颓废的士兵,完全没有力量。

这一切,全是因为一个人。血脉的连接,卫炎明的暴戾印会让她痛苦无比,感受到相同的感觉。但她不是忍不住疼痛,而是可怜卫炎明。那种心要撕裂的感觉,头脑将要爆炸的感觉。让她感受过一次以后就对卫炎明产生了可怜的情感。她哭着央求卫炎明不再去使用那个东西。

卫炎明陷入的境地,让他还略显稚嫩的心智,完全无法去决定该如何去做。他想起了那个一直在城门上陪伴自己的人,一直环绕着自己的人。他捂着自己的头,血光在他的眼中不断翻滚,好像要冲破什么,又好像被什么抑制。

宇文熙一枪递出,直取卫炎明眉心,一招杀敌。危急时刻,一道火云红霞横在二人中间,拓跋正来援,他手臂一扬,凶狼军随即脱离战场,跑向二人身后,重结阵势。拓跋正回头看着卫炎明,不知道这小子又出了什么事。

渐渐的,雨停了,几声雷霆发出意犹未尽的响声,悻悻散去。慢慢的,阳光重新,洒落在大地上,积蓄的血水反射着阳光,倒在泥沙里的尸体上,刀刃仍然在闪烁着自己的寒光。拓跋正咽了咽口水,这种作战,倒是没有叫萧鹰过来。希望那家伙还能重建凶狼军。他笑着面对前方。

“好儿郎!”他突然吼出一声。

“魂骨还乡!”士兵的回答,铺天盖地。这一问一答,让羽械卫举起了盾牌,架开了阵势。他们也知道,这问答象征着,不死不休。

卫炎明听着脑海中传来的低低啜泣,还没做出反应,被那一声铺天盖地的回答引回了现实,他看着身边的惨象,看着倒下的士兵,有些人还保持着自己死前最后的怒容,不甘。他感觉到愤怒,这些可爱的人们,这些人还有着自己的渴望,还有自己没有做完的事。

羽械卫,敌军。愤怒冲上了他的头脑,冲破了他的胸膛。

他一巴掌打着自己的脸,断去了二人的联系。他眼中的血刀,重新绽放出血色的光。凶狼军的身上,再度萦绕着重重血色。拓跋正点点头,没有说话。卫炎明咬着牙,举起了自己剑刃,看着前方的敌军。

“杀!”一声杀声,引爆了第二场战斗。而这一次,卫炎明丢弃了所有的顾虑。他听不见了,闻不见了,但是这一切是如此清晰,那包裹着强烈劲气的枪尖,是如此清晰,他挥出长剑,缠绕着汹涌的火戾之气,与枪再度爆发出闪耀的火花。

远方,徐云落听着原本停下的战斗声再度响起,握了握拳头:“传令,回头,跟他们拼!”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