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任务

发布:07-04 13:06 | 2070字

两方作战,战阶武者是一个重要因素所在。鼓舞士气,震慑人心,平衡两方的战阶武者,达到制衡的作用。现在南方很难保证在这种情况下,在北方知道宗玖重伤甚至可能陨落的情况下,他们是否还会继续遵从那口头条约,战力平等?呵,都打到自家后门了,对方还能跟你平等,都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出动数个战阶武者把整个军队推平。

战阶与士阶,根本就是两个概念的战力。士阶为将,可以一人扛百人。但是战阶,千人?万人?他们的力量近乎源源不断。他们的战力,功法,武技,都临近武道巅峰,不断磨砺之间越发威力无穷,战纹的依附,更是让他们与这片天地开始共通,一招一式之间,引动天时地利,自身人和不断递推,将自身立于不败之地。

那时候,可就不是打一个人那么简单了。

现在,却要唱一出空城计。一旦动作过大,那么让对方战阶武者知晓,就会归来增援。而自己根本挡不住那种增援,只能徒增伤亡。这种担忧,在将领之中蔓延开来,他们互相对视,在眼神之中读到了对方的想法,他们没有什么想法,只能继续看着徐云落,看着这个小将开始展示出的得意笑容。

“怕对方是不。”他笑着,慢慢叩击着地图。“我也怕,但是没办法,我们这边打的越是声响大,我们大都那里就越安全。”他突然提到了大都,让这些从生死线脱离出来的将领眼瞳一缩,这才反应过来,原先的路线上,原本该是现在这些部队抗衡来袭敌人,一路往上。现在自己被逼去大漠。偏离路线之后,大都根本就像是块肉摆在了这些北方群敌的嘴边。

想到这里,乌罗甚至站了起来,看向南方,眼中尽是担忧。

徐云落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再度汇集到自己身上。他眼神凌厉,最后布置下任务,这一次连巨鹿军都是倾巢而出,奔袭主城,乌罗主攻。而那座要塞,全部交给了亚不多的残虎军。只有凶狼军,一个任务都是没有派发。拓跋正皱着眉头,看向卫炎明,没有派发下任务,自己的将军也是毫不在意。这让他十分焦急。

到亚不多拿着军令走出,徐云落合拢地图,准备离开。拓跋正还想阻拦,但是没有伸出手。卫炎明没有说话,站起身走出。拓跋正咬牙跟上,回到凶狼军的驻地。看着自己手下的士兵正在跃跃欲试,大半没有了战马的他们,还是一脸兴奋,收拾着行装,等待开战的机会。他们看见二人归来,涌上来询问着任务。

拓跋正头转向一边,有些生气地说:“没任务,那小子不给我们!”

话音落下,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拓跋正一回头,看见徐云落拿着一根煮熟的肋骨,啃着走过来,含糊不清地说着:“咋了就不给你们任务,我这饿了出去拿个肉,你们就跑了。”他撕扯着肉条,看着发呆的拓跋正。

拿肉?拓跋正愣了愣,总感觉有些问题。

徐云落搂过卫炎明,走向另一边。他嚼着肉,慢慢说:“给你个任务,挺困难的。”卫炎明没有反应,看着他大嚼特嚼,吐出一块碎骨之后继续说:“刚刚你看了地图,那座主城前方,你记不记得有个支流入河口。”

“记得。”卫炎明回答。那是个三角地带的中心,离那座主城并不遥远。再往前,天北山脉逐渐打开,进入北方冻原。

“那是个关隘,我们开战之后,就是打下了主城,那条支脉也会供应一会水源。他们察觉到不对后,那里也会是增援的必经之路。”他最后嗦了口骨头,清理最后的油水,将骨头扔掉,放开卫炎明说:“守住那里,直到我们建好堤坝。”

卫炎明渐渐眯起了眼睛,他努力回想起地图上那个地方的地形。那条支脉的渡河口,就在那座关隘。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将会承受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与自己兵力的敌人。而自己现在手上的,只有将近四千人。

卫炎明看着徐云落:“我需要增援。”

“没有。打完了再给你。”徐云落没有看着卫炎明,四处望着。卫炎明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头一扭,走了。徐云落在他身后喊着:“五天!守住五天!”卫炎明没有回头,继续走着。回到拓跋正的身边,说出了给自己的任务。拓跋正拿来地图,看了看那座所谓的关隘。没有,地图上没有?!拓跋正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关隘的标志信息。但是那支脉的入河口清晰可见,拓跋正感觉到些许不对劲,这个任务太不对劲了。

但是没有什么理由违抗,毕竟关系到大局。拓跋正下令,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巨鹿军营地,徐云落走到了鬣葵身边,看着鬣葵递上来的一罐液体,散发着让人心寒的气息。徐云落笑了笑,点点头。鬣葵回应一个微笑,回身走去。

四下无人,徐云落伸出手,摆弄自己的脸,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停止那副微笑,无法停止现在自己要做的一切。他微笑的脸上,挂上了两行泪水。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茫然地问着自己,下意识去掏自己的裤兜,那本《太平》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临近飞雁河的城池,在冻土平原上其实还是比较吃香。它的昼夜温差并不是很大,其他的冻土城池,白天和夜晚之间的巨大温差是人们生病和死亡的重要因素之一。连带的,就是很低的生存率。他们只能鼓励生育来让自己的人口不至于出现负数增长,同时避免一些战争,与东方交好。

积蓄力量,只为了跟南方死战。

作为冻土上最靠近飞雁河源头的城市,益兴城,有着其他城市都无法相比的兵力。有着稳定人口增长的它,在给中央军队自己应当给予的“赋税”后,保留下了充足的兵力。且多年下来的休养生息,更是给士兵们充足的军备和存粮。

就在久违的阳光洒落的一天,马蹄声和喊杀声,刺破了他们的安宁。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