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起源

发布:07-04 13:06 | 2038字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藏书室里的书籍堆叠成山,一旁放着散乱碗碟。这许久清净的房间里,鼾声如雷,吐息之间书页漫天飞舞。宇文离泡在书海之中,手上还抓着两本书册,脸上眼袋夹着黑眼圈,显然是疲累所致,无法支持。

大门终是推开,宇文书捂着鼻子走进来,眉头紧皱。他回头看了看那俩侍卫,战战兢兢的,都不需要求证,一看就是被威胁了。宇文书走进去,将途经看见的每一本书捡起,拭去灰尘和一些油渍。

捡的越多,他嘴角就是越发抽搐。这些都是多少年搜集下来的,不少都是孤本,怎(么就给这小子牛啃牡丹了。他看着手里的书,都是抱不住了。放眼看去,仍旧是还有不少。这么清理下去,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宇文书将手中抱着的放到书架前,缓步走到书堆前。

他表情阴沉,面若寒霜,一副强忍着不出手的样子,几如便秘。

这是自己弟弟,忍住。

这是优秀将领,有用。

这是国家栋梁,标杆。

宇文书长呼一口气,将宇文离从书堆中扯了出来。丢到一边,自顾自开始收拾起书卷。散落的书页,脏乱的地面。让他把之前那些说辞又念了一遍,捏着,按书页顺序放好,摁在地上。

算了,还是打一顿吧。宇文书抬起手,一把打在宇文离的屁股上。疼得宇文离惊醒,怒吼着坐起身子。宇文离定睛一看,二哥背对着自己,正不断收拾着书卷。时不时的,就能看见二哥手背上暴起的青筋。

宇文离愣了愣,躺倒装睡。

“你要再不起来认错,我就削了你的将军位置,看祖坟去。”宇文书的嗓音不怒不喜,跟他相处久的人,都是知道,这是他即将爆发的先兆。

算了,不惹他了。宇文离起身,跪坐在宇文书身后,挺直腰板,神色严肃。

“看你这些书,你在查先古凶兽?”宇文书无意间瞥见书页内容,不免有所好奇,这满脑子武道的家伙,怎么就开始对凶兽感兴趣了。

“这次失败的,主因吧。”宇文离笑着说,想往前靠靠,却被宇文书一眼瞪了回去。宇文书继续看着书页,搜集着字眼。鬃毛?火气?

“灵元?”宇文书皱了皱眉头,头也不转地问。

“对。”

宇文书点点头,看样子,还是那个变数。他放下书页,走到书架前。仔细看着一个个隔间,一本本书页。时不时踮起脚,时不时弯弯腰,看的宇文离疑惑不已。

一声闷响,宇文离侧目看去,一个黑色箱子落地,激起灰尘无数。宇文书运气,震开一切尘土,将箱子提起,放到宇文离眼前。

在宇文离的疑惑目光中,宇文书打开箱子,拿出一缕毛发,如焰似虹,绽放光辉。

“看样子,事情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宇文书笑了,有点挑战性。就是不知道,那些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带着个什么东西。宇文离看着这一缕毛发,想起那个小子的模样。

“这是什么东西!”他严肃的问到。

“一时半会说不清,但现下正好有空,我们找你大哥一起说去。”宇文书将毛发放入箱子,拍了拍衣角,疾步走出。

眼见二哥如此激动,宇文离都是被带动了起来,拔腿就跑。

宇文书不断冷笑,脑海高速运转。那种玩意,居然又生成了。一直带来杀伐的灾厄,现在出现又代表了个什么。

大殿中,结束了晨会的宇文武歌瘫坐在椅子中,显示着一身的疲惫。

大门外,两道熟悉身影靠近,让他露出轻松的笑意,站起身走过去。宇文武歌开口问道:“怎么了,不是在查东西吗,你们两人都来,看样子你小子查的,不是什么简单的玩意啊。”

宇文离点点头,也是露出些许疑惑神色投向宇文书。宇文书一抱拳,给宇文武歌递过去那个箱子,问到:“你还记不记得,当年老爹死的时候,逼着我们几个发毒誓留着这个箱子,严加看管。”

宇文武歌愣了,赶忙打开箱子。这是一颗头骨,不知经历多少岁月的头骨,从自己父亲那开始,就一直带在身边。每一次有新生儿出生,都会用这头骨靠近看看。

但是父亲死后,战事紧张,事务繁忙,这个头骨,就这么放置下来了。

现在,它居然在散发着淡淡血光,那些还黏连着的少许毛发,竟然也有起舞的迹象。

“什么情况。”宇文武歌寒声道。

“那让我们祖先一直提防的东西,怕不是已经出现了。”

“还好死不死的,出现在了我们的敌阵中?”宇文武歌挑眉,语气轻浮。

“看样子的话,八九不离十。”宇文书笃定道。

“不是,你怎么就确定了,那小子就是这东西?”宇文离赶忙插话,他已经跟不上思路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毛的用火灵元数不胜数,怎么就能让你记得住,还跑回来查阅资料。而这一次战斗,不论什么战役,都会传回一个小子的消息。”

“那小子不是原罪印搞得吗?怎么跟这东西扯上关系了。”宇文离追问,双目之中满是焦急。

“看样子你对自己的对手还挺上心。”宇文书笑笑,继续说:“你们还记得那玩意的传说不?”

宇文武歌摇摇头,自己日理万机,这些小时候注意的东西,早已经是丢下了。而宇文离更不用说,直接催促着自己的二哥赶紧往下讲,不要再拖延。

“远古时候,有一个族群突然发现,与自己作为天敌的另一族群一夜间消失了去。起先他们没有在意,毕竟那会还都是野兽,没有太多灵智。失去天敌后,开始迅速壮大。最鼎盛的时候,它们近乎是最强的族群。”

“然后在另一晚,基本是曾经那个夜晚的重现。这个硕大的种族,消失了。这一次的消失,唯一不同的,是留下了一些活口。它们十分惊慌,诉说的经过,好像是另一个族群的攻击。”

这一下,让原本还算安稳的局面,开始动荡。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