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希望还是深渊

第16章 希望还是深渊

郁尤琛为什么会和南霜在一起?他们之间,不应该有交集的。

看见唐家的一切和狼狈的唐昭昭,郁尤琛狭长的眼眸眯了眯,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唐昭昭捂住白平慧一直在流血的下体,含着眼泪看向了郁尤琛,祈求道:“郁尤琛,救救我妈,我要送她去医院,不然的话,她真的会死的……”

说到“死”这个字,她一阵哽咽,奔溃的大哭出声。

郁尤琛好看的眉心一拧,刚准备开口说话,助理路铉便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看着郁尤琛说:“郁总,找到郁小姐了,她就在唐家的地窖里。”

什么?

唐昭昭身躯一震,震惊不已。

郁筠心在唐家地窖?这怎么可能?

翟温书和南霜的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

郁尤琛狠狠瞪了唐昭昭一眼,急匆匆的跑向地窖,救出了郁筠心。

唐昭昭见到郁筠心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郁尤琛还是大发慈悲的将白平慧送进了医院,但她小腹受了重击加上失血过多,胎儿已经流产了,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也奄奄一息了。

而郁筠心,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唐昭昭隔着厚重的玻璃看着她,她瘦弱的身体苍白得可怕,如娇弱的白莲花般,倒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惹人怜爱。

她很想推门进去和她说说话,手腕却被死死拽住了。

她一转身,便对上了郁尤琛那双深邃阴冷的眸子。

郁尤琛将她重重按在墙上,咬牙切齿道:“唐昭昭,原来这就是你的阴谋!你将筠心关在唐家,折磨她欺辱她,却打着她的名号来和我做交易,依仗着我的权力救唐家,我真是低估了你恬不知耻的程度了!”

“不是这样的。”唐昭昭慌忙摇头,开口解释,“我不知道郁筠心在唐家,这五年,我也一直在找她……”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吗?”郁尤琛冷笑一声,拿出手机调出一个视频,摆在了唐昭昭面前。

视频是五年前拍摄的,光线很暗,隐约能看见郁筠心满心欢喜的站在巷子口,等着唐昭昭,却被几个保镖捂住口鼻,拖上了一辆豪车。

再后来,郁尤琛便收到了这个视频,发视频的人威胁他,如果他不签订和唐氏集团合作的项目合同,就永远见不到郁筠心。

那时候的唐家刚回明城,需要这个项目重建根基,他做梦也没想到,他帮唐家养了三年的女儿,唐家居然恩将仇报!

但为了郁筠心的安全,他暂时答应了这个要求。

谁知道后来,唐建安凭借着他的合同重建了唐氏,摆了他一道,这五年,因为郁筠心,他一直没动唐家,没想到,唐家居然把郁筠心软禁在地窖里整整五年!

而唐昭昭,居然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脸的用郁筠心和他做交易利用他!

想到这里,他加大力度掐住唐昭昭的脖子,咬牙切齿道:“唐昭昭,别告诉我,这五年唐建安和白平慧做的事,你都不知情。”

“我爸妈做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唐昭昭艰难的开口道,“还有这个视频是怎么回事?五年前,究竟发生什么了……”

“唐昭昭,别装了!如果你真的不知情,就不会用郁筠心和我做交易!”郁尤琛怒吼着打断了她的话,冷笑道,“现在筠心找到了,你们唐家,也没必要留着了,我要毁了整个唐家,你们唐家的人,没一个是无辜的!”

“郁尤琛,你想干什么?”唐昭昭浑身发颤,声音也开始发抖了。

“唐建安不是犯事了吗?那就让他在监狱里待一辈子好了。而白平慧,流产的人本来就很脆弱,就算她死在病房里,也只能算个意外吧?”他呵呵一笑,骨节分明的大手摸上她的眉梢,似笑非笑道,“至于你,唐昭昭,我不会让你死的,唐家怎样囚禁了筠心五年,我全都还给你,这五年,我要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他的笑容邪魅阴狠,那冰冷的嗓音,宛如地狱修罗。

唐昭昭跌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的摇头。

不……不要……不是这样的……郁筠心的事,肯定有隐情……

“郁总,唐建安的公审开始了。”就在这时,路铉上前,毕恭毕敬的开口道。

郁尤琛眯眸浅笑,勾唇道:“路铉,你亲自去安排,我要唐建安死在监狱里。”

“是,郁总,那白平慧那边……”

“不留。”

“不要……郁尤琛,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对唐家……”唐昭昭扑到郁尤琛面前,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

看着她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路铉迟疑了一下。

郁尤琛却一脚踢开她,冷漠道:“愣着干什么?马上去办!”

“是,郁总。”

看着他冷漠决绝的样子,唐昭昭强忍着眼泪,满脸绝望的笑了起来。

看来这一次,唐家是彻底完了。

郁尤琛却附身靠近她,修长白皙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掏出那把她很熟悉的瑞士军刀,在她脸上比划着。

“唐昭昭,白平慧和唐建安的账算完了,也该好好算算你的了,刚刚医生说,筠心的身上新伤加上旧伤,总共有二十三处,今天我就全部还给你!”

“不!不是我!”

唐昭昭拼命的摇头,郁尤琛却死死揪住她的头发,举起匕首朝着她的手上狠狠刺了下去。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大力推开,护士欣喜的声音传来,“郁小姐醒了!”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