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是个厉害角色

第4章 是个厉害角色

落地窗前,玻璃里倒影着牧羡之双手插在裤兜的形象。

窗外魔幻般的灯火笼罩出他的轮廓,棱角分明的脸若冰山,眸子里闪烁的是洞悉事世以及十分自律的寒凉。

玻璃里映射出萧寒挺拔的身影,在许东眼里,他就是一棵风雪里的树。

“许东,今天牧氏与迪尔达商谈怎么样了?”慕羡之转头看着许东,眸色带着一种洞悉事世的敏慧。

迪尔达AI创新,是领先于全球新型行业。

牧氏选择与迪尔达合作,是想站在时代的前沿。

借着迪尔达的风帆,牧氏也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许东沉思片刻,“嗯,这个事情有点微妙!按照您之前的嘱咐,鉴于我们这是第一次与迪尔达合作,所以想把购买的价格压到一个较低的水平。一开始商谈的时候,完全是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可是后来,唐经理突然就转变了态度,直接以迪尔达要出的价格签约。”

“始料未及的结果!”许东有些忐忑,补充了一句。

唐昭是牧辰的妻子,牧辰又是牧羡之的侄子,这一点让他很难办。

牧羡之转身,看着一脸诧异的许东,“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怎么说?”

许东困惑,如果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那依着牧总的性格,就该自己出面谈判。

看着牧氏吃亏,而且是一个大亏,这不是牧羡之的性格。

“这次迪尔达的销售总监,秦姝,你有没有调查过她?”

咖啡壶发出沸腾的声音,许东忙转身过去沏咖啡,脑海里还回想着牧羡之的问话,“调查过些,秦姝,26岁,刚从国外回来,是闻名于迪尔达内部的销售魔鬼,据说跟她打过交道的人,都得被剥三层皮。”

咖啡的浓香在寂静的空气里散播,大晚上喝咖啡,真是没谁了。

许东消受不了这样的福气,只给牧羡之倒了一杯,却听到牧羡之冷声说,“没抓住重点,秦姝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人,在谈判过程中,她善用计谋,往往都是出奇不意致胜!十个唐昭,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话怎么有点灭自家威风,长别人士气的意思?我说,牧总……”许东刚刚想说,也许秦姝并没有那么厉害,说不定是唐昭从中拿了回扣,或者吃了好处也不一定,反正牧辰的行事做风,他是不敢沟通。

“对,你还要查,唐昭是不是手脚不干净,查到后先不要声张,告诉我,我来处理。”牧羡之很果断地说,轻抿一口咖啡,抬了抬手,“还有,秦姝这个女人也要给我查清楚底细,既然从国外调回的来的,就给我查查她在国外的经历!”

有这必要?

许东不解,就算与迪尔达的合作十分重要,可这也不过是众多生意中微不足道的一单。

“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我很好奇这样的一个女魔头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培养出来的。”牧羡之说完,一杯咖啡也饮尽,站起来对许东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许东早习惯了牧羡之这种行事作风,全不在意地点头,转身。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牧羡之说,“对了,我有邻居了……”

许东有点懵,不解牧羡之这一句是纯粹是描述,还是在向他表达什么信息。

“嗯,我知道了!”

“我是说,我想让你查查,这个邻居的来头,我不想让不相干的女人住在我的附近。”牧羡之霸气说完,许东听得一脑门子汗。

牧家诺大独立别墅不住,非要住公寓。

然后,他又不要邻居,这是什么逻辑?

“好,我去查!”许东答应后,转身出门,默默望了一眼对门,满腹感慨。

……

清晨,牧羡之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极为大声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昨夜晚睡的他眉头皱成川字,心想如果是许东,那他死定了。

刚刚打开门,他突然被两个圆团团的东西给撞了一下,然后就是奶声奶气的声音,“早上好叔叔,我妹妹早上吃东西的时候被苹果卡牙了,现在需要牙签救命,叔叔你这有没有?”

牙签?五点半?

牧羡之怒火如淘淘江水滚滚而来,脸黑得如同雷雨天的乌云,“没有!”

“叔叔你好吓人,起床气这么重!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大清早对人发脾气是会影响人一天心情的吗?”糖糖眨巴着大眼睛,满脸怒气的牧羡之在她眼里看起来到有几分可爱。

“……”牧羡之无语。

这两个圆团团的家伙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牧羡之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很好脾气地一字一句说,“小朋友,我家没有牙签,你可以去别处借!”

“啪!”牧羡之说完,就啪地关上了门。

门口,吃了闭门羹的糖糖和凉凉对视一眼,然后蹙着小鼻子,“一会得告诉妈妈,我们的邻居很凶!”

凉凉拿手就给了糖糖一个爆栗子,“你笨啊,我们过来是想要通过他来寻找爸爸的,现在门都没有进,就被拒绝了,你不觉得我们很失败吗?”

“那怎么办?”糖糖看着凉凉,心想总不能拿着玩具枪然后闯进去吧。

凉凉白了糖糖一眼,好像在说我又不是叮当猫,哪里有那么多的答案。

糖糖的眼睛咕噜噜一转,然后狡黠笑了一下,“我有办法了,你看我的……不过一会你一定要想办法看出这位叔叔到底跟爸爸有没有关系,不能白白让我浪费苦肉计。”

“嗯,我保证!”凉凉郑重其事地说。

房间里,牧羡之已经没有了睡意,正准备去洗手间冲个凉,然后去上班。

敲门声又响了,这回比较温柔。

牧羡之走到门口,犹豫一下,但还是没忍住开门了,刚开门,就听到一个尖厉的哭声,“哇,我的牙齿好疼,我要死掉了!哇……有没有人救救我……哇!”

牧羡之愣了一下,继而冰川一样的冷脸上浮现哭笑不得的无奈。

这小孩子怎么这么难缠?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