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以命相逼

第3章 以命相逼

听到母亲的如此坦白,和那伤心痛苦得模样,纪凌然产生恻隐之心。

可想到他们的决绝,她还是没有丝毫退缩,“现在莫雨已经不是小孩子,也应该对自己做出的事负责,尤其是这婚姻大事,岂能当做儿戏?!”

话音刚落,纪莫雨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神中透露着冷意。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从小到大对自己唯命是从的姐姐,竟然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如此坚决。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父母那边恐怕也无法再逼迫下去。

不行,她决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纪莫雨猛然向一旁的窗户跑去,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半个身子都探出到窗外去。

“既然姐姐不愿意替我嫁过去,我也不能强求什么,但我也绝不会嫁给那个残废,如果没有其他办法,那我直接去死算了!”

这一幕把纪启明和林娟吓坏了,他们脸色惨白,纪启明更是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大声安抚道:“莫雨,有什么话你先下来再说!”

而林娟则是在身体一阵摇晃之后,差点晕厥过去,幸好被一旁的纪凌然及时扶住。

纪莫雨擦着眼泪,脸上满是悲伤和绝望:“爸,妈,原谅女儿的任性,这一次女儿是不会妥协的,对不起,只能下辈子再来给你们尽孝了!”

“莫雨!别说傻话,一定还有其他办法,你先下来,有什么好好说!”

纪启明颤颤巍巍地说完,回头狠狠地瞪着纪凌然,“你的心怎么这么狠!你妹妹都这样了,你还是不肯答应是不是?!”

纪凌然也没有想到,纪莫雨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会如此冲动,一时间也有些慌了。

林娟颤抖地抓着纪凌然的手痛哭流涕,歇斯底里地喊道:“凌然,妈求你了行不行,你就答应下来吧,你妹妹她有那么好的学历,幸福生活指日可待,不能因为这种事情毁了啊!”

纪凌然的心在滴血,当年纪莫雨还是顶替了她的名额才有机会去那所名校的,为什么现在反倒成了继续要挟她的理由?

“凌然,你妹妹从小身体不好,隔三差五就要去医院,可以说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难道你忍心看她后半辈子继续生活在痛苦中?”

林娟见纪凌然仍然无动于衷,索性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凌然,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妈!”

纪凌然上前搀扶却被推开,她心里在不断地挣扎。

而纪莫雨眼看事情进展不顺利,索性向楼下看去,其实这里并不高,楼下还有花池,掉下去的话应该最多只会受伤而已。

订婚宴在三天后,如果那个时候她的伤还没有痊愈,便可以躲过去。

事已至此,她也别无选择。

“爸,妈,既然这一世我们无缘,下辈子再来对您二老尽孝!”说完,她顺势从窗户跳了下去。

“莫雨!”

纪启明和林娟撕心裂肺地大声吼道。

纪凌然也懵了,难以置信地盯着那扇窗户,她万万没有想到纪莫雨竟然真的会跳下去。

此时,林娟也站了起来,朝着纪凌然的脸一巴掌打上去:“你就是个冷血的魔鬼!我真后悔生下你!如果莫雨出了什么事,你要给她陪葬!”

说完,纪启明和林娟快步向楼下走去。

纪凌然的耳朵嗡嗡直响,大脑一片空白,她缓缓地抬起手,摸着被打肿了的脸,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地。

泪水止不住滑落,张张嘴艰难地从喉咙中挤出沙哑的声音:“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到会这样,我……”

救护车很快将纪莫雨带走,医院诊断她双腿骨折,身上有多处擦伤,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自由活动了。

纪凌然想进去探望,可林娟却堵在门口,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进去。

林娟怨恨地盯着纪凌然,冷声说道:“你如果还有一点人性,就不要出现在莫雨面前,还是说你必须逼死她才甘心?”

“抱歉。”

纪凌然抿着嘴唇,所有解释都变得无力。

事实上,她也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解释,她不认为自己有错,可这么多年的习惯,让她只能低头。

“道歉有用么?莫雨从小身体就不好,这一次又摔成这样,说不定以后还会落下病根……”

“我会补偿的。”

“补偿?”

林娟就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冷声道,“如果你真的有心,你就不会把你妹妹逼得跳楼,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纪凌然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我会去嫁给冷言泽,不会让你们为难了。”

“真的?”林娟瞬间换了一副态度,急忙确认到,“你真的答应了?”

“嗯。”

纪凌然默默地点点头。

林娟立即转身走进病房,激动地对莫雨说道:“莫雨,你姐姐答应了,你可以不用嫁到冷家了!”

然而纪莫雨却仍然面无表情,只是在看向门口的时候,眼中充满自傲。

在她的心里,对这位姐姐是永远不会有感谢的。

反倒是纪凌然应该谢谢她才对,因为有她的施舍,才有机会嫁入到冷家的,她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纪凌然站在门口,病房中那母女开心的模样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睛,她忍着难过,转身离开了医院。

冷家老宅。

冷言泽赤裸着上身,漠然地盯着后腰的伤口,缝合一半之后,看上去已经没那么严重了。

陆风擦擦额头上的汗,担心地说道:“如果疼的话,现在上麻药还来得及……”

“不用,继续。”

冷言泽眉头紧锁,却也只是摇摇头,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陆风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控制着手不要颤抖,捏着缝合针继续。

看着冷言泽那一动不动的样子,他不禁怀疑这个家伙究竟是不是正常人,换做一般人都要疼晕过去的伤口,他却就像完全没有痛觉一样。

这个时候,冷言泽忽然开口了:“酒吧里的那个女人,找到了没有?”

陆风小心翼翼地摇摇头,轻声回答道:“还……没有,平日里出入那里的人太多,我……”

果然,冷言泽的语气变得冰冷,似乎要把周围空气都凝结一般:“再给你两天时间,找不到不要回来见我。”

“是!”

陆风的心一抖,同时为那个女人担心起来。

以他对冷言泽的了解,即便是找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和感情扯上关系,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寻仇了……

而且看冷言泽那黑着脸的样子,一定就是这样!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