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终是她扛下了所有

第5章 终是她扛下了所有

程岚翻个白眼,自己的伤口上好了药,她拿过小溪手上的药膏,没有回答小溪的问题,“趴下,我给你上药。”

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真的不知道,她穿过来的时候,原主发现自己上了个病秧子,已经愤而撞墙了。

她从原主的记忆中,只记得她约了晋王世子,晋王世子来了后也和她喝了酒,她中间因为紧张去了趟如意房,再出来晋王世子人就不见了。

然后,然后原主就觉得身上燥热,出来寻晋王世子,却被人打昏过去,再醒来就出现在了昭王府的别院里。

这件事如今看来十分蹊跷,原主应该是自己喝了下药的酒,那么是谁调换了酒?又是谁打晕了原主?

晕过去的原主是怎么在没有惊动人的情况下出现在皇家别院里的?又是为何悄无声息的强了昭王世子的?

最重要的一点,昭王世子怎么说也是个男人,他难道不会反抗么?

还是说他反抗了,但身体孱弱终究没抵抗住她的凶猛攻势?

程岚为脑海里闪过的画面,莫名脸一热,晃了晃脑袋,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她的脑海里实在有太多问号了。

小溪还在满脸苦逼的念叨:“姑娘,你说你怎么偏偏就选了昭王世子,当年昭王妃可是因为夫人才死的,这些年你自己见到昭王世子都绕着走,你忘了吗?”

小溪单纯的脑袋还是想不明白自家主子到底在想什么。

程岚愣了下,收起手上的药膏,在原主的记忆里使劲扒拉了一番,才想起这么一回事来。

原主的母亲是个女将,纵然因为产女留在了京城,皇帝还是给她安排了职务,让她负责保卫宫中女眷。

十五年前,皇帝率众去翠云山秋猎,却遭遇刺客刺杀,危机时刻,是昭王妃当机立断,披了皇帝的披风,骑马引走了大部分刺客。

刺客头目最后被围攻时,抓了昭王妃做人质,与带兵追击刺客的程夫人对上了。

刺客头目携着昭王妃到了悬崖边上,眼看就要跳崖逃生,程夫人紧急之下同时射出一箭,虽然一箭射中了刺客头目,但刺客却拽着昭王妃掉落悬崖,事后连尸骨都没有找到。

可以说昭王妃确实是因为程夫人而死的,怪不得楚景夜看她的眼神恨之入骨。

因为程夫人的一箭,楚景夜成了没娘的孩子,事后因为昭王妃救驾有功,皇帝将这个孙子带入宫中,交由皇后亲自抚养。

按理说有帝后的宠爱,楚景夜应该会过的很好,偏偏他在宫里三天两头的生病,最后长成了一个阴沉冷漠的病秧子。

原主平日里若是不慎遇到楚景夜,从来都是绕道走的,她追着晋王世子也向来只是在宫外,从来不敢进宫,所以原主的记忆中关于楚景夜的印象并不多。

程岚揉了揉脑袋,却碰触到了额头的肿包,这是原主撞墙留下的。

她顺手沾了点药膏抹在额头上,原主这一撞墙,留下一堆雷给她扛。

来都来了,只能扛了,终是她扛下了所有啊,五十板子呢!

在她还没完成任务之前,怎么也不能丢了小命回现代吧。

当然,她若是丢了小命还没回到现代就更亏了。

祸是原主闯的,板子却是她受的,楚景夜,这笔仇本姑娘记下了!

怨天尤人向来不是她的性格,程岚擦干手,拿起桌上的馒头,丢给小溪一个,“填饱肚子要紧。”

主仆俩同样的姿势趴在地上啃馒头,不是不想爬起来,是眼下着实谁都没有力气爬起来。

小溪啃着馒头,诧异的瞄了程岚一眼,这么干的馒头,姑娘以前连看一眼都不肯的,如今竟也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了。

看来姑娘受的刺激不小啊,小溪难过的想。

“吴太医,这边请,还劳烦您走一趟,实在是过意不去。”程岚馒头还没啃完,外面忽然传来柔和的声音。

是江氏的声音,程岚眉头皱了起来。

再说昭王府这边,楚景夜在院子里挥剑一个时辰,出了一身汗才觉得胸中郁气散去不少。

收剑回到院子里,大河递上湿帕子,他随手接过来擦了下,他身边的护卫首领大江进来了。

“世子,皇后娘娘派了吴太医去程家给程大姑娘诊脉,吴太医今天不能来咱们府里了。”大江低声禀报。

楚景夜握着帕子的手一顿,声音中渗出凛冽的寒气,夹杂着怒气:“她还没死?”

大江微顿,摇摇头,试探着道:“要不属下去程家叮嘱一声?”

楚景夜将帕子丢给大河,冷声道:“不必了,一个不重要的将死之人,你还是帮着大海去寻找决影阁阁主吧。”

大河忍不住脱口而出:“您怎么知道她是将死之人?听闻程大姑娘武功不错,五十大板不至死吧?”

“你倒是对那女人了解不少!”楚景夜冷幽的眼眸扫过来。

大河立刻噤口,得,不小心戳到马蜂窝了!

看来世子的禁忌单子上又多了一项事物:程大姑娘!

楚景夜收回眼眸,看向沉默的大江,“不愿意去?”

大江神情犹豫一瞬,却在楚景夜眼神扫过来时,神情一凛,道:“属下遵命。”

大江退了出去,楚景夜将帕子丢给大河,对着桌子上摆的饭菜半晌没有动筷子。

“世子,是不是不合胃口?咱们刚从宫里搬回王府,属下还没来得及找到合适的厨子。”大河见他不动筷子,贴心的开口问。

大河负责楚景夜的日常起居,楚景夜出宫回昭王府常住,一应琐事都是他在安排。

楚景夜摇头,眉头微蹙,鹰眸流露出少有的一丝迷茫,“大河,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似乎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大河神情微变,低声道:“世子,大海一定会找到决影阁阁主的,到时候世子体内的毒一定有办法解的。”

传闻决影阁阁主医术闻名天下,但此人行踪不定,世人甚至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大海已经在外找了一年多,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楚景夜神情阴郁的盯着自己的手掌,掌心处隐隐有红色的圆点鼓出,嘴角浮现一抹嘲弄,“我连自己是不是中毒都不清楚,你怎么肯定就是毒呢?”

大河愣了下,似乎在说服自己一般,“一定是毒,一定是毒,若不是毒,怎么会定期发作,而且发作的间隔越来越短,若不是这次恰好毒发,您也不会被程大姑娘给.....”

桌子上摆着的碗陡然变成了粉末洒了一地,大河觑了一眼楚景夜阴冷的面容,立时闭口不言。

得,不小心差点把马蜂窝给掀了!

大河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他可是最贴心的护卫,今日怎么老犯错误!

楚景夜望着地上的白色粉末,冷哼一声,“毒也好,病也罢,我只希望能听到和宫里太医不一样的说法。”

大河抿了抿嘴,世子自幼三天两头生病,太医只说是身体虚弱,慢慢将养,可三年前开始,世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浑身疼痛,功力尽失,如同废人一般。

看遍宫里所有的太医,也没有人能说出所以然来。

找不出病因,自然也就没办法治病,宫里的太医每次也只能在他发病时给他配药缓解疼痛,直到发现吴太医的针灸管用,楚景夜这一年多一直用吴太医针灸。

本来吴太医今天应该要出宫为楚景夜针灸的,却被皇后临时派去了程家!

真希望大海能尽快找到决影阁阁主,这样世子就不会被这怪病折磨了!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