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不会说话就把舌头留下!

发布:06-28 02:34 | 3756字

八年前,他被叶家派到荒山村中当荒山村孩子们的师傅。名为派,实际上是将他逐出叶家!

而明天正是他十八岁成人仪式,如果他仍然不是武者的话,将真正的被逐出叶家,而不是像之前那样!

十年的时间,不但练就了叶向晨坚定如磐石的意志,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弱肉强食,弱者就是被欺辱的理由!

东荒大陆就是如此残酷的世界,如果没法去改变那就只能去适应!

叶向晨紧紧的握着拳头,啪啦啪啦轻微的声响没有传到他的耳中,但是却宛如重锤一样一下一下敲打着他的心灵。

“我,讨厌如今所谓的规则。若想改变,只能用自己的实力去逆转这个天下!”叶向晨低声的说道。

声音不大,但是却仿佛能够引起天地的共鸣一般!

在他的背后隐隐约约的再次出现了一个孤傲的身影,这个身影瞥了一眼叶向晨,眼里的孤傲没有消退,但是却多了几分认同。

规则为我不喜,那么我就逆转这个天下!

武者修炼为长生,可长生又能如何?

孤独到末世,不如疯狂的颠覆世界!

叶向晨慢慢相同了这一点后,他眼睛里隐隐约约了多了几分冰冷。

想罢,他缓慢起身下山,准备去集市购买一些东西准备明日的成人仪式!

东荒鼎里不但记载了无上的功法和武技,还有记录了一些至今已经失传了,闻所未闻的丹药!

叶向晨准备去一趟集市,购买一些灵药回来,用来炼制丹药。

青峰城内有着不少的集市,过往的都是一些打算前往临近的青峰山的武者。

青峰山内灵兽不少,后天期灵兽多如繁星,先天期灵兽更加不少,传说深处还有跃龙期灵兽。

为了增加一点生存机会或者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外来的武者都会在青峰城买卖东西,渐渐的也就形成了青峰城的繁华。

这个小集市地形偏僻,过往的武者也很少,其中售卖的东西也是比较普通,不过这也恰好适合囊中饱涩的叶向晨了。

十年的时间,叶家给予的零用,加上他暗中做的工作积累下的钱财不过十两黄金。

小集市里三三两两的分布着几个小摊子,摊子旁边盘坐着武者。

当有客人时候,这些武者才会开口说话,没有人时候,也就沉默的盘坐着,整个小集市显得有些阴森。

叶向晨一边走着,一边环视着两边的摊子。

但很快他眼里就闪过失望的神色了,以他的目光也能看出摊子上的东西大多都是假货,可见这里大部分的摊子都是打算鱼目混珠,赚一笔罢了,并不大可能有太过高级的东西。

“不是,不是,这也不是……”

叶向晨一边看着,一边摇头说道。

在这样的小集市里要找到符合他要求的恐怕没那么简单了,毕竟这里太多造假的东西了,真正的好东西又不是他需要的。

突然他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然后在一个摊子面前停下了脚步。

“老板,这个石花多少钱?”

叶向晨随手指着一棵连在一块大石上的褐色小花说道。

摊子老板是一个有些沧桑的中年人,修为表现的似有似无,仿佛极其强大,又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一般。

他瞥了一眼叶向晨后说道:“十两黄金。”

叶向晨闻言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十两黄金是他所有的积蓄了,可是一朵小小的石花就已经是他十年的积累了。

但是很快叶向晨就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集市里买东西,除了要有眼光,还要有一颗冷静的心,不然的话低价东西也会被人坑到高价。

“太贵了。”叶向晨平淡的说道。

老板再次瞥了一眼叶向晨,眼中的冷淡让叶向晨仿佛看见一只野兽一般,心中竟然不由震动了一下!

此人不简单!叶向晨在心中暗道!

这种震动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老板一如以前的沧桑说道:“石花虽然只是最普通的灵药,但那也是灵药。十两,不贵。”

叶向晨看了一两眼这老板,想道:“这人是谁?看似普通,但是却恐怖无比!”

就在这时,他不经意了看到摊子上的一块碎布,沉吟了一会后,他点头说道:“十两黄金可以,但是这要给我。”

叶向晨说完,指了一下他刚才看到的碎布。

老板沉默不言,好久过后才看了一眼叶向晨说道:“可以。”

叶向晨心中一喜暗道:“成了!”

他拿出十两黄金递给了老板后,迅速的拿出一块包袱来,将石花和连同的石头以及那一块碎布装在一起,然后迅速离开了。

青峰城是叶家和韩家管理的,一般情况不会出问题,但是有万一也说不定,所以叶向晨并不敢放心。

就在叶向晨离开后,那个沧桑的老板似有似无的盯着他离开的方向。

嘴唇时不时张合,仿佛在说着,“是他的儿子吗……”

此时太阳刚好升起,温和的阳光照耀在叶向晨的瘦弱的背影上。

虽然时间尚早,但是城里已经有不少的人了。

突然一个有些凄惨的女声在不远的地方传来,叶向晨疑惑的看过去,只见声音方向已经围了不少人了。

一个有些瘦弱,穿着破旧的小女孩摔倒在地上不断的凄惨的哭着。

而在小女孩的旁边有一个有些猥琐的年轻汉子向着小女孩靠近,而小女孩只能哭着往后退。旁边围观的人脸上满是同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

“不要,不要过来!”小女孩带着哭腔说道。

猥琐汉子咧嘴一笑道:“我干嘛不能过来啊?我们不是夫妻吗?”

“走开!走开!你这个骗子!不要过来!”小女孩有些凄惨的说道。

叶向晨听到这里,心里闪过一丝不可遏制的愤怒。

他认得出来那个猥琐男人,就是以前叶家一直欺辱他的叶向翔的跟班叶仁。

也知道作为叶家嫡子叶向翔的名头在青峰城有多大,大到甚至于连叶向翔的跟班叶仁都很少敢于去招惹!

可,别人不敢,我敢!叶向晨在心中怒道!

接着,叶向晨向着前方一声怒吼,“滚!”

叶向晨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吸引不远的猥琐男子了。

“哪个狗屁胆敢插手老子的事!”

猥琐男子愤怒的回头说道,然后他脸上的愤怒很快化作了玩味的嘲讽,他那双细长的眼睛盯着叶向晨,嘴边若无若无的闪过一丝藐视,仿佛看着一坨屎一般!

“哟,这不是被派到荒山村,哦不,应该说是被逐出叶家的废材吗?怎么,你这个废材也想来管老子的事?”

闻言叶向晨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眼中冷意更加深了,“八年了,你还是那么不会说话。既然如此,我就帮你把舌头拔掉!”

“噗!哈哈!”叶仁听后不由大笑起来,然后脸色瞬间变得狠辣无比,“你还真当自己是一回事?你不过是被人逐出叶家的废材罢了!如果不是叶少爷宅心仁厚,你早就死掉很久了!区区一个废材,也敢跟我这个后天两重的武者叫嚣!”

叶向晨嘴角一勾,道了一声:“是吗?”

随之他的脚步如流星一般闪烁,很快就到了叶仁旁边,右手微微用力将包袱往上一抛,左手迅速捏住叶仁两腮,右手伸进他的嘴里用力一拔!

“啊!!!”

一声含糊的惨叫在叶仁口中迸发出来,旁边的人还未反应过来。一股宛如水流一般的鲜血以及一条鲜血淋漓的舌头在空中飞舞着!

叶向晨松开了手,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沾满了口水和鲜血的右手,接而扯下叶仁的衣服把右手擦干净,左手一伸把刚好落下的包袱接下。

这一连串的变化只不过是一会罢了,一个活生生的后天两重武者在人们的眼中被人拔掉舌头,甚至于在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活生生的痛死过去了!

“这,这怎么可能!叶向晨不是一个无法修炼吗!怎么会如此干净利落的把一个后天两重武者的舌头拔掉!”

“嘘!你找死啊!叶少爷还在呢!只是真难想象,之前我才看见过叶少爷的啊……”

“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我听说叶少爷的爹娘都是天才,看来叶少爷之前纯粹是装出来的啊!我早就知道了嘛,作为之前青峰城最强者的儿子怎么会是废材呢!”

叶向晨丝毫不顾在地上无意识抽搐喷着血的叶仁以及那些议论纷纷的人们。

世界的法则,就是强者为尊,弱者沦为食。叶向晨也只能在法则上遵行自己的原则。

如同刚才拔舌救人一样。

那小女孩脸上还有着泪痕,当叶向晨看她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和感激,很快脸色就变得极其着急。

“少爷!少爷!快点离开这里!叶仁是叶向翔少爷的哥们,你杀了他,叶向翔少爷不会放过你的!”小女孩拉着叶向晨的衣角连忙说道。

叶向晨脸色不变说道:“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小女孩眼眶突然一红,眼角闪过了一丝泪光,“我父母前不久都染病死了,为了好好安葬他们,我只能卖身了。没想到叶仁那骗子竟然只是随意把我父母葬下,然后就是刚才那样了……我已经没什么好挂念的了,还不如在这帮少爷抵挡下叶向翔少爷他们。”

叶向晨叹了一口气,他感觉的出这小女孩并没有说谎,也说明他刚才没有做错了。

“不必了,叶向翔来就来。叶仁不过是一条狗,打死了狗,主人就来乱吠我早就想到了。”

“少爷……不要乱说话啊!”小女孩有些着急了,叶向晨在青峰城中这样羞辱叶向翔,恐怕叶向晨离开了青峰城,叶向翔也不会放过他!

旁边的人们听到叶向晨那样说,不少人都暗觉不妙偷偷离开了。

剩下的人都是认识叶向晨的,心里多多少少想看下究竟是什么让叶向晨从一个废材变成一个胆敢拔舌救人,叫板叶向翔!

叶向晨微笑了一声,把小女孩拉了起来,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说道:“你叫什么?”

叶向晨的笑容极其柔和,加上得到东荒鼎后,让他身上多了一些难以说明的感染力。

小女孩的心情很快就平复下来回答道:“少爷,我叫成依。”

“成依吗?好名字,妮子跟我回叶家。我倒要看看谁家的狗,胆敢碰我家的成依!”叶向晨嘴角一勾,冷声说着足以惊动青峰城的话!

成依已经被吓呆了,原本剩下旁观的人也在此时迅速的离开了。

只是这些离开的人心里都多了一个预感,预感未来的青峰城必定迎来一场风暴。

一场由叶向晨这个有名的废材从叶家一直蔓延到青峰城的风暴!

叶向晨看着这些离开的人们,心里满是冰冷。

叶向翔不放过他,他何尝不是不会放过叶向翔?

他被逐出叶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叶向翔的缘故!

让他受辱了十年,而如今又能够修炼的叶向晨如果还不打算追究的话,又如何对得住自己的心呢?

武者最关键的就是遵从己心!

叶向晨望着不远地方看不见全貌的叶家,心里满是复杂。

叶家,我要回来了。叶向翔,你准备好迎接我了吗?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