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平生最恨采花贼

发布:06-28 02:34 | 3293字

青峰山,山谷秘境。

叶向晨在玄墨湖泊中醒来,然后回到了陆地上。

他看了一眼天色,发现现在已经是夜晚了。也就是说他不知不觉睡上了半天的事情。

叶安的尸体还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流了一地,染红了花草。

也许是因为叶安已经死了缘故,所以修炼邪功造成的反噬已经消失了,叶安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叶向晨走过去看了一眼,并没有在叶安身上发现秘境宝物。

“看来这里秘境的宝物,叶安应该还没发现,或者说发现了带不走了。”叶向晨喃喃道。

玄墨水虽然珍贵,但是只能对后天起效,所以叶向晨并不认为一个湖泊的玄墨水就是这里秘境的宝物。

玄墨水顶多就是附带的,真正的宝物应该在瀑布后。

叶向晨还记得叶安是从瀑布后出来,也就是瀑布后别有洞天。

叶向晨重新回到湖泊中,游到瀑布下。

从近处看着瀑布,叶向晨感觉到一种极其震撼的感觉。

原本庞大的瀑布,湍急的水流全部静止了,仿佛这个瀑布是假的,水流也是假的一般。

但是叶向晨离近一看,就发现这个瀑布是真实存在的,所流的水正是玄墨水。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让这个瀑布和水流静止了。是天然?还是人为?如果是人为的话,这实力……”叶向晨沉吟道。

想罢,叶向晨便跨进了瀑布里。

跨过瀑布后,眼前的情景瞬间就开阔起来了。

这是一个宽大的洞口,光是洞口就差不多有一座小山一样的大小了。

洞口两边都挂有一些夜明珠,这些夜明珠照亮了黑暗,让叶向晨清晰地看见眼前的一切。

“这是洞府?”

叶向晨仔细一看后脱口道。

原来瀑布后的是一个庞大的洞府。

这个洞府里摆置着一些用石头做成的家具,不过这些家具上都铺满了灰尘,看起来荒废了很久。

叶向晨走进了这个洞府,进去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一种阴冷的气息向着他身体里钻来。

叶向晨在那瞬间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周围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一般。

这不由让叶向晨震惊了,要知道他身上怀有东荒鼎,而且也领悟了势。能够让这样的他感觉到可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叶向晨根本想象不出来!

要知道叶星澜这个先天七重武者露出的气息,他叶向晨也是丝毫的不惧。

但是此时此刻,在一个只有他一人的洞府中,他竟然感觉到可怕的东西存在!

叶向晨身体不由绷紧了起来,真元也在身体里运转着,减弱着这种阴冷气息对他的影响。

他小心翼翼的扫视着四周,看下是否有什么东西存在。

一会后,叶向晨发现让他感觉可怕的东西就是两壁上的刻画!

“这些刻画……是功法?”叶向晨扫视了几眼这些刻画后,便明白过来了。

这刻画上记载了正是叶安修炼的邪功!

这邪功并非简单,也许叶安修炼的还只是毛皮罢了。

刻画中记载的邪功是一套的,其中还有着匪夷所思的武技存在。

而阴冷的气息和可怕的感觉就是在这些刻画中传来的!

修炼……快来修炼!修炼了这功法,你就会变得强大,比所有人都强大!

一个宛如恶魔一般低吟的声音在叶向晨耳边响起来,试图勾,引叶向晨去修炼那一套功法。

叶向晨感觉着自己的心灵被勾动一般,这时候叶向晨明白过来。

当时候叶安之所以会修炼邪功,多半不是因为恨他,而是被这些刻画所迷惑了!

叶向晨闭上了眼睛,然后向着拳头轰向这些刻画。

刺耳的惨叫声音在叶向晨的耳边不断响起来,叶向晨不管不顾,径直的将这些刻画毁掉!

惨叫声音越来越弱了,直到最后这声音消失了,叶向晨才敢睁开眼睛来。

只见洞府两边的刻画都被叶向晨摧毁掉了,没有一丝痕迹存在了,而带给叶向晨的那种阴冷和恐怖感觉也消失不见了。

“呼,好险。”叶向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松了一口气。

刚才如果不是他反应的及时的话,恐怕他就被那声音所勾,引,然后去修炼刻画上的邪功了。

叶向晨扫视了一下洞府两边,看下有没有余留的壁画存在,直到他看了好几次发现没有后才算是松了口气。

接着叶向晨在洞府里搜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存在。

最后他只能失望的叹息道:“看来这秘境的宝物就是那邪功了。”

秘境的宝物并非一定是灵药灵液灵器等,还有可能是功法武技,而这山谷秘境的宝物明显就是刻画上的邪功了。

叶向晨离开了洞府后,潜入到玄墨湖泊里查看一番,看下湖底有没有宝物存在。

最后他一无所获,最后他只能无奈的装了一些玄墨水,拉着叶安的尸体离开山谷秘境了。

此时正值黑夜,四处都响着灵兽的吼叫声音。

黑夜,是灵兽狂暴的时候,晚上时候武者都不会轻易的在青峰山里逗留。

叶向晨离开了山谷秘境,准备回去青峰城。

就在这时候突然两边传来唰唰唰树叶抖动的声音。

“有人?”叶向晨心里暗道一声,然后凝重了看向四周。

就在叶向晨沉吟时候,一个粗狂的声音响了起来。

“奶奶的,竟然是个小毛孩,我还以为是个姑娘呢!”

随着声音一落,叶向晨前方就有一个穿着兽衣,一脸猥琐的粗狂汉子走了出来。

叶向晨眉头微锁,认出来了这个粗狂汉子是什么人了。

普通人中会有各种罪恶发生,武者中更是如此。

在青峰城中有个臭名远扬的采花贼,这个采花贼并不一般,不但什么女人都敢采,实力也是后天九重巅峰。

明明后天九重巅峰的实力可以名正言顺的采花,可是这采花贼平致远偏不如此,还一直喊着我是采花贼,不是伪君子的话继续做着恶行。

平致远看了一眼叶向晨后,眼里闪过一丝淫邪,“咦?这不但是个小毛孩,而且还挺白嫩的嘛。也好,大爷我还没试过男人是什么滋味呢!”

叶向晨听到平致远的话后,一阵恶心冲上喉咙,差些就要吐了。

“找死!”叶向晨强忍着恶心,愤怒的说道。

平致远瞬间楞了下,他听着叶向晨冰冷的话还以为自己惹上了先天强者呢。

可是他仔细一看后这才发现叶向晨不过是后天七重罢了,唯一有些突兀的就是叶向晨手里提着的叶安的尸体。

平致远看了一两眼叶安尸体后,眼睛瞬间放光了:“这不是叶家悬赏的叶安吗!哈哈,今天我平致远真是幸运啊。不但可以享受男人的滋味,还平白的多上一笔灵石!”

“傻逼!”叶向晨讽刺的看着平致远说道。

平致远就是典型的色心上头的人,他不想想叶安逃离的时候已经是后天九重巅峰,不损色丝毫他了。

能够击杀叶安还拿着他尸体的人,又如何弱呢?而他竟然还敢惦记叶向晨的身体,还有叶安的尸体!

“你个臭小子!竟然敢骂我傻逼!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是后天七重武者罢了!如果你乖的话我还能留你一命,现在你死定了!我一定会虐死你!”平致远愤怒的说道。

“我死定了?”叶向晨讽刺一笑,脚步微微一踏,在他身后瞬间出现了一个孤傲的身影!

这个孤傲的身影与之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经过玄墨水的淬炼后,这个孤傲身影更加的凝视。

他眼中的孤傲仿佛凝成了实质一般,生生的穿透平致远的心灵!

“这是势?好恐怖的感觉!不可能啊!你明明只是后天七重武者罢了!怎么会领悟势!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感觉!”平致远瞬间慌了,他感觉到那孤傲身影眼里的光芒仿佛凝成了实质一般,生生的穿透他的心灵,让他不敢动弹丝毫!

“不愧是找死之辈,说话都一个模样。”叶向晨平淡的说道。

无论是哪些傻逼都好,说话都一个模板。

领悟了势又如何,强大又怎么不可能?

平致远感觉叶向晨的声音就像是寒气一般,瞬间袭击他的身体,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不着丝毫置身在冰天雪地中,那种彻骨的感觉让他的血液都仿佛麻痹了!

平致远恐惧了,原本的色心瞬间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恐惧和后悔。

“我怎么会惹上了这个煞星啊!以前我很讨厌男人的啊!偏偏今天想试试男人的滋味!可恶啊,明明我不该死,明明还有好多妞让我采的啊!”平致远在心里说道。

然而无论平致远在怎么后悔都好,都改变不了死亡的事实。

叶向晨平生讨厌喜欢男人的男人,也很讨厌采花贼!

有这两个理由,他就不可能会放个平致远!

叶向晨走到平致远的旁边,冰冷的眼神如同尖刀一般刮的平致远生疼无比。

平致远看着叶向晨,嘴里满是求饶的话语,但是叶向晨却不管不顾。

突然叶向晨一脚踹向平致远的裤裆,这一脚他没有留一分力气,生生的将平致远踹飞,以及将平致远的蛋都踹碎了!

“啊!!!”

平致远惨叫着倒飞出去,无尽的疼痛如同浪潮一般向着他袭来,让他感觉到疼痛之余又保持着他的清醒。

“我的小弟弟啊!”平致远惨叫着道。

叶向晨没有因为平致远裤裆全是血液和不明物体而怜悯平致远,种下什么恶果,以后就得自己吃掉!

敢于潇洒,就要准备后蛋碎鸡忘的结果!

叶向晨没有放过平致远,冷着脸一脚一脚的猛踩着平致远的裤裆。

平致远不断的哀嚎求饶,然而叶向晨没有怜悯,直到生生的把平致远踩死!

杀人,不可恶!因为你可能有很多理由!

但弓虽女干却不可能饶恕,哪怕你有再多理由也是一样!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