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莫名其妙的溺水

发布:06-28 02:14 | 2449字

薛青云顺着孩子们奔往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一辆崭新的马车拉着一个同样身穿红装,头上披着红盖头的新娘子缓缓走来。

洞房花烛夜。

薛青云拖着有些醉醺醺的身子走进了新房。

“薛大哥,你没事吧。”程莲花早就掀了红盖头有些不安地坐在床头,见进来的薛青云脚步有些虚浮,赶紧上前一把扶住了他。

“莲花。”薛青云的眼神有些迷离,看着程莲花的脸庞,缓缓低下了脑袋。“你今晚……真好看。”

“薛大哥。”程莲花的神情有些紧张,一把推开了薛青云,快步地往后退了几步。

被程莲花这样一推,薛青云好像也清醒了几分。“莲花,对不起,我刚才……”

程莲花摇了摇头,说道:“薛大哥,我陪你喝几杯吧。”

“好。”

“莲花,今晚你就睡床上吧。我……”喝了几杯酒,薛青云把刚才就一直在考虑的问题说了出来。不料又被程莲花给打断了。

“薛大哥,我们一起睡吧,毕竟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啊。”

“可是莲花……”薛青云有些为难。

程莲花还是摇了摇头,看着薛青云清秀的脸庞。“薛大哥,我相信你。”

“薛大哥,你说孩子出生后我们给他取什么名字呢?”天井中,程莲花有些慵懒地躺在藤椅上,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已经有些隆起的腹部。

坐在一旁看书的薛青云听到程莲花的问话,放下了书籍,想了一会儿,说道:“就叫云轩吧。云者,志向高远而舒卷自然。轩者,仪表出众而心怀宽朗。希望孩子长大后不仅有登高望远,乘轩凌云之眼光抱负,更有云卷云舒、豁达自乐之平和心态。”

“云轩吗?确实是个好名字。不过我并不希望他有什么报负,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程莲花的眼神闪过一些忧伤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薛大哥,你很喜欢读书吗?”

“嗯。”虽然不知道程莲花为什么这么问。薛青云还是点了点头。

程莲花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可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悲伤。“薛大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

“不要参加科举……不要当官……”

“啊!”薛青云的卧室中传出了一个女子凄厉的叫声。薛青云也有些焦急地在房前来回踱步。程莲花要生了。

一个接生婆慌慌张张地从房中跑了出来。“薛青云不好了,莲花难产,难产啊!”

“什么!”薛青云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

“快点决定是保小还是保大,要是晚了,就谁都保不住了。”接生婆声嘶力竭。

“莲花……孩子……莲花……孩子……”薛青云失魂落魄的样子实在是让出来传话的接生婆不忍直视。

“保大的!保大!”薛青云突然厉声喊道,不顾接生婆的阻拦冲击了屋中,“保莲花!”

“不!”尽管程莲花的声音很是虚弱,但坚定不移,“保孩子。”

“莲花。”薛青云已经冲到了程莲花的床前,跪在地上,紧紧地握住了程莲花那颤抖不已的手。

“薛大哥。”程莲花话讲得很是吃了,“谢谢你……不过……一定要保住云轩……保住我们的孩子……我留了一封信……藏在厨房的墙壁上……那是留给你的……薛大哥……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莲花!”

薛青云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泥巴,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浊气。“云轩,该回去了。云轩?”

薛青云不知道他的孩子现在真遇到一个十分棘手的麻烦。

被薛青云叫到一旁玩的薛云轩,本是听话地待在一旁,数着地上为食物而忙碌的蚁群,有时候还会邪恶地给小蚂蚁们制造一些“天灾”。

只是这次薛青云好像待在那的时间特别长,太阳也越深越高,薛云轩已经开始感到些许炎热。薛青云不但没有结束,反而还呆坐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薛云轩只好叹了口气,起身往湖边走去。他打算去湖边玩水,降降火气。

本来如果薛青云知道的话,一定会阻止薛云轩的行为。因为天泊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平静,反而每年都会有人溺死在湖中。只是薛云轩并不知道这些。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更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毕竟他只是打算在岸边随意地玩些水罢了。

只是老天爷可能就会和你开一个,你觉得一点都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薛云轩只是忘我地将自己的双脚浸在水里不停地蹚着水,驱赶着身体中的炎热。他没有发现自己怀中的那颗乌黑色珠子开始不停地散发着光芒,甚至开始不停地摇晃。这些薛云轩都没有注意到。

“啊,爹买给我的珠子!”终于这颗乌黑色的珠子还是脱离了薛云轩的环抱,咚的一声落入了湖中。

薛云轩生怕自己动作过慢而找不回珠子,丝毫没有犹豫就跳进了湖中。

仗着自己那粗浅的水性,薛云轩还是在珠子完全沉入湖底或是被暗流冲走之前抢了回来。

只是薛云轩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想浮出水面,免得老爹发现自己不见后而担心。握在手中的珠子突然爆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湖中的水也在薛云轩脚下迅速形成一个漩涡暗流,牢牢地扯住薛云轩,竟不允许他离开天泊湖。

“糟了。”薛云轩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好像遇见了麻烦,虽然有些想不明白,但他还是知道如果不抓紧时间离开水中,到时候就不是老爹担心日后责骂的问题的。

“云轩!”这时,薛青云的叫声也传进了薛云轩的耳中。

“爹……”薛云轩刚想开口呼救,周围充斥的湖水便狠狠地涌进薛云轩的喉咙,将他还没喊出口的话狠狠塞回了肚中。

薛云轩绝望了,刚才那一下已经让他再也憋不住气。又被湖水狠狠地灌了几口水,薛云轩彻底昏了过去。

薛云轩渐渐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只是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酸疼地厉害,特别是自己的脑袋,疼得那叫一个厉害。

“我这是在哪?被人救起来了吗?”薛云轩拼命地想睁开眼睛,眼皮却仿佛千斤般重。他只是能感觉到自己好像躺在什么地方,身上好像还盖了什么东西。

“这里应该是一家医院吧,自己应该是被人给救起来了。”薛云轩想到。

有脚步声,薛云轩立刻不由安静了下来,竖起了耳朵。

“周大夫,我孩子没有事吧?”

“呵呵,薛先生放心,小公子只是因为在水中待了过长的时间,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样吧,我留下一份滋养补气的方子,薛先生照着上面写得去给小公子熬些药。几副药下去,我想小公子又会和以往一样生龙活虎。”

“谢谢周大夫。”

“不不不。只不过,薛先生,以后可千万不要再让孩子一个人去湖边玩耍。这次是救回来了,可下次呢?”

“是,学生受教了。”

“那老夫就告退了。”

“周大夫我送送你。”

脚步声渐渐远去。

薛云轩现在心里简直闹翻了天,丝毫没有头绪,就连刚才身体上的不适也被他暂且抛在了一旁。

溺水了?自己不是走在路边突然昏过去了吗?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