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简直是胡闹

发布:06-28 02:14 | 2955字

第二天一早,薛云轩很早就跑到天泊湖来看自己的第一只虾兵,赤鳞。隔了一天的赤鳞看上去比昨天又大上了不少,现在看起来应该有将近二十五厘米长两指多宽,就连智力也比昨天要强上了不少,日月珠对于妖族的作用真是太明显了。

薛云轩又仔细查看了一番才对着赤鳞自言自语道:“昨天服用的日月珠还没有完全消化掉,看着样子还需要两天左右的时光啊。不过也不要急,你现在只是靠本能去吸收日月珠中的能量,三天的时间已经算不错了,看来你还真是一只不一样的虾类啊。现在就跟我一起去狩猎吧。”

说完,薛云轩脱掉衣服,和赤鳞一起跃入湖中。

因为今天身后多了一个小跟班,薛云轩今天的工作量就更大了。捕食的鱼不仅仅要满足他自己的需求,还要帮赤鳞捕捉一些血食,好让其能够尽早地成长起来。

要是光靠赤鳞自己,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它才能捕捉青云之类的“庞然大物”。薛云轩并不想等那么久,索性就自己动手帮助赤鳞了。

在湖中一个多时辰,薛云轩便爬上了岸去,同样嘱咐赤鳞好好躲在湖里,便在湖边钓起了鱼,等待赵四的到来。

薛云轩已经决定等参加了钓鱼大赛,自己就再也不天天钓鱼来卖了,毕竟他主要的目的是修炼,拿鱼来卖也只是顺手赚些生活费罢了。而钱财在等钓鱼大赛结束之后就不会显得那么重要了,那二百五十两银子够薛云轩正常地花上好久了。

拿到了今天赚来的一两多银子,薛云轩又去县城的玉器店取回了自己定制的十个玉瓶。说起来那个玉器店的老板还真是服务周全,不但全程陪同,还附赠了一个可以放下二十个同样规格的玉瓶而且质地上层的檀木盒子。

怀中揣着木盒,薛云轩并没有和往常一样直接去到王大顺家,而是先折回自己家中,在房里找了个地方把木盒给藏好,这才提着钓具往王家走去。

到了王家门口,薛云轩感觉倒有些不对劲。以前这个时候,外婆王利芬都会在门口等着自己,怎么现在一个人也没有,是都出去干活了,还是家里来了客人?

不对,就算是干活现在也是中午了,应该回家吃饭了呀,再说这门也只是虚掩着,并没有上锁啊,应该是来客人了,可是会是谁啊,难道是哪位亲戚?

薛云轩在门外站了一小会,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来了什么客人进去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外公,外婆,我回来了。”

推开家门一看,薛云轩傻了。正对大门的王家客厅里,此时正有四个人,除了王大顺和王利芬,其他两个人正好一男一女,两个人薛云轩都很熟悉。

“哦,回来啦,去干什么了啊?”这带着寒意而且熟悉的声音,薛云轩永远不会忘记。那两个人正是薛云轩的父亲薛青云和王倩儿,他们从省城赶考回来的。

“爹,你回来啊。”薛云轩讪笑道,心里却暗暗发苦。“完了,被抓个正行。幸好自己先回了家一趟,把玉瓶都藏起来,要不就更难解释了。不对哎,我怎么没有看见爹的行李,难道他已经回过家了,见自己不在家里才来这找自己的。啊,失算了,早知道就应该在家里好好看看有没有多出来的行李,也好早作打算啊。”

“别给我嬉皮笑脸的,手里提着什么啊。说,你干什么去了。”

薛云轩脑子转的也算是快,听见老爹的问话,立即凑了上去。“爹,我去钓鱼了。为了等爹回来后可以有东西来表示自己心里的高兴我特地天天跑去钓鱼,就为了等爹回来的时候好亲自钓些大鱼给爹吃。爹,你看好大的两条鱼呢。”

薛云轩边说变装出一副吃力的样子,把鱼桶高高举起,里面正有两条活蹦乱跳的鱼,一边还偷偷观察自己老爹的脸色。

薛青云的神情果然有些好转,甚至开始转为欣慰。不过王大顺此时说的一句话,却完全破坏了气氛。

“云轩,你不是每天都能钓回两条鱼来吗?怎么现在讲的好像只钓上了这么一次一样。难道那些鱼都是你为了哄外公外婆开心花钱买的吗?”薛云轩的头上瞬间布满了黑线,这外公是少根筋还是故意整自己啊。

“算了,老是跑出去钓鱼的事我就不讲你了,反正我也知道你一定会跑出去玩的,只要你没有耽误学习就行,待会回家我就要抽查你这几天的成绩。”薛青云的语气有些放缓。可还没等薛云轩松了一口气,薛青云的语气随之一转,变得比之前还要严厉。

“不过,你的头发上怎么全是水珠,不要和我说是什么汗水。老实说你是不是到天泊湖里玩水去了。”

薛云轩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

薛青云立马走了过来,一下子揪起了薛云轩的耳朵。“臭小子,你难道忘了之前你掉进天泊湖差点淹死的事情吗?”

“啊,老爹,轻点,轻点,疼。”

“疼,你也知道疼啊。”薛青云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

“啊,爹,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倩姨,外公,外婆,救我啊。”

三人现在才有点反应过来,赶紧过来劝道。

“薛小子,你这是干啥呢,还不先松手。”

“青云啊,先放了孩子吧,啊。”

“薛大哥,你干什么呢?云轩不是认错了吗,你还不先放开他!”

“哼。”薛青云衣袖一甩,放来了薛云轩。薛云轩趁着机会躲到一旁,死命地揉着自己有些发红的耳朵。

王倩儿瞪了薛青云一眼,来到薛云轩的身边,柔声问道:“怎么,疼吗。”

薛云轩刚想点点头,薛青云那严厉的目光瞬间就射了过了。“你还知道疼,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去湖里游泳,教训没受够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竟然敢跳进去,就能出的来。”薛云轩知道父亲是关系自己,可这样一直揪着不放让薛云轩很是难受,再说自己怎么可能会被淹死呢。

“好好好。”薛青云没有想到薛云轩会顶嘴,气得浑身发抖,连说三个好字。

“云轩,你少说几句吧。”王倩儿在一旁小声劝道。

“青云啊,既然回来了,那就陪我喝几杯吧,孩子她妈赶紧做饭去啊。”王大顺也打算转移薛青云的注意力。

“从今天起,你给我好好吃待在家里,那也不行去!”薛青云冷哼一声,就跟着自己岳父喝酒去了。王倩儿也把薛云轩拉到一旁,随意聊起了家常。

且不说王家现在的氛围有点凝重,南阳柳家现在蔓延的紧张氛围也丝毫不比王家这里来的差。话说昨天中午四海渔场的柳生就备了马车急急忙忙赶回郡城,在今天一大早就回到了柳家,并且禀报了有关薛云轩的所有消息。

柳家议事厅,几个人正围坐在厅中,激烈地讨论着。

一位衣着华贵,体型肥圆的中年男子拍着一帮的茶几叫道,他的眼睛满是欣喜和贪婪。

“柳生简直是胡闹!堂堂钓鱼大赛竟然请一个八岁的孩子来帮忙,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家族!还把不把家族的利益放在首位!我看光这件事就应该把柳生召回族内,派其他人去监管四海渔场。”这人是柳家家主的三弟柳澄。

柳澄的话刚落下,坐在他对面的二弟柳裕端起茶杯小小的喝了一口,不慌不忙地反驳道:“三弟啊,现在好像没有在讨论更换四海渔场监管人职位的事情吧。再说家族中本就有让下面的人注意民间有能力的钓客,真要这么算的话柳管事岂不是一直在为家族着想吗。怎么能说他目无家族呢?”

被反驳的柳澄脸色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是为了家族的产业着想吗。再怎么说找一个孩子来参加大赛,柳生这管事显然看起来好无能力。大哥你说是吧。”他不再和自己的二哥纠缠,而是朝坐在首位的中年人柳家家主柳擎说道。

只不过柳擎并没有回自己三弟的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也不知他是同意柳澄的话呢,还是觉得手中的茶不错。

此时,坐在柳家家主右手边的一个年轻公子站起来朝大家拱了拱手,然后说道:“爹,我觉得我们在这里讨论也不见得就讨论出一个好方法来。我们谁也不知道柳生管事说的是真是假,有没有夸大其词。我看我们还是派人去池阳县看一看,接触一下那孩子,然后再做决定。就算不想柳生管事说的那样,我们也可以趁机交好他的父亲薛青云。”

柳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淡淡地说道:“尚仁说的对。这办法既然是你提出来的,就由你去跑一趟吧!”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