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双喜临门!

发布:06-28 02:14 | 3392字

“薛大哥!薛大哥!”一个乡亲跌跌撞撞地跑进了薛家客厅。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路子怎么这么慌张?”

“谁知道,可能真出了什么事。”

“路子,你怎么了?”薛青云这时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看着王六问道。

“薛大哥,不好了,官差,有官差……”

“官差,什么官差,路子你倒是说啊。”王大顺一拍桌子也站了起来。众人脸上都出现了紧张的神情,怎么会有官差过来。

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董青脸上的紧张并不是和众人相似的疑惑,反而有些苍白和为难,还有警惕。他有些隐晦地看了眼薛青云,暗暗握紧了拳头。

王路咽了咽唾沫,喘了好一会儿气才说道:“官差说薛大哥高中解元,现在喜报快要到门口了。”

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换成了欣喜的表情。

“臭小子,话不会一口气讲完的啊!”

“大顺叔,你还是不要说我了,还是快点让薛大哥到外面迎接官差吧。后面还有县令大人他们呢。”

“啊,对对对,青云,快去外面迎接喜报。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啊!”

很快,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薛青云金榜题名的消息,酒宴的气氛瞬间又到了一个高潮,纷纷跟着薛青云他们到屋外等待报喜的衙役。

薛家小子的命真是好啊!今天日子也好!双喜临门啊!这是所有前来做客的乡亲们心里唯一的想法。他们没有嫉妒,全是为自己镇上的乡亲或是为自己的朋友感到衷心的喜悦。

报喜的衙役很快就在镇中百姓的带领下来到薛家门前。

衙役翻身下马,从马鞍上去下了榜单,递到了薛青云面前。“恭喜薛解元,贺喜薛解元。”

薛青云有些激动地接过喜榜,从腰间取出一两银子塞到了衙役的手中:“幸苦兄弟了,这是喜钱。”

衙役此时也注意到了薛青云的打扮,脑子灵光地他很快就想清了原委,再次贺喜道:“原来薛解元今天是双喜临门啊,真是可喜可贺!这喜钱我就代县里的弟兄们收下了。”

“薛解元,县令大人很快就要来了,你们准备一下吧。”

“好的,兄弟,里面坐。”

“唉,不了,我们还是一起等县令大人他们。来的可不仅仅是县令啊。”衙役拒绝了薛青云的邀请,不顾疲惫硬是和众人一起在屋外等待。这让薛云轩微微注意了他一下。

这衙役为人处事还是挺懂规矩的,不管是接个喜钱,还是站在屋外迎接县令,即使他内心不是这样想,但表面工夫还是做足了的。

没过多久,县令他们的队伍也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眼前。真如那衙役所讲,这么庞大的队伍,有衙役有官兵,来的可真不是只有县令一人啊。

“见过县令大人,陈校尉。”衙役当先半跪行礼。众人们这才反映过来,纷纷跟着鞠躬行礼,因为众人真的没有想到县中守军也会派人过来道喜,这一来还是他们的最高统帅。

薛云轩也很吃惊,不过他吃惊的显然和众人不同,他可不认为对于一个解元,军政两大首脑齐来贺喜有什么不对的。他吃惊的是池阳县守军将领的官职,校尉。

薛云轩已经不是刚过来是那个对盛唐一知不解的八岁小孩了,看过了《盛唐摘要》,他也知道了这个朝廷军队的最基本的建制。

这里军队的建制和前世的古代并没有什么不同,五人为一伍设伍长,两伍为一什设什长,五什为一队设队率,两队为一屯设屯长,五屯为一曲设军侯,两曲为一部设军司马,几部为一营设校尉或者将军。营是作战时最基本的单位,以两千人为底,六千人为最,由校尉或者将军统领。

一般县城的守军通常根据该地县城的大小设一曲至一部不等,只有较大的郡城才会有一营或者几营,几千人不等。再加上几百人编制的衙役就足以守城治安了。

薛云轩着实没有想到小小的池阳县竟然至少有守军两千人,难道这里的山匪盗贼真的如此猖獗吗?他开始有些担心等自己随父亲上路赶往京城长安的时候,路上会不会出什么状况。

“薛解元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啊。”县令此时也来到了薛青云的面前,双手拖住薛青云的双臂将他扶起,“薛解元才高八斗,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在会试甚至是殿试上崭露头角,被圣上所赏识和我成为同僚,共同为盛唐效力。”

“王大人过誉了,学生愧不敢当。”薛青云谦虚道。

“哎。”王平摇了摇头,“本官可不是过誉啊。来,薛解元,这位是驻守池阳县的守军将领,陈贵,陈校尉。”

也不知王平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已经和薛青云打过招呼了,才开始介绍站在一旁的陈贵。

陈贵头戴兜鍪,一身戎装,腰撞佩剑,长得人高马大,不显矮的王平和他站在一起就低了那么一个头。不过陈贵身上并没有那种沙场军人的气息,反而脸上还有些病态,身子也有些虚浮,看起来就像一个绣花枕头。

“哼。”陈贵显然对王平现在才介绍自己有些不满,不过也没太在意,他可不认为薛青云是个角色,就算不介绍自己也没关系。

“既然人都已经见过了,那么本将就要回去了,县城的防务不可懈怠啊。”

“陈校尉远道而来,学生……”

“算了算了。”陈贵摆了摆手,也不理会薛青云,而是转身对着自己带来的兵卒说道,“我们走。”

“哼,一个小小的校尉,既然也敢称将军,一个没用的草包。”王平心里狠狠地咒骂着陈贵,表面上却做出一副相送的神情。他自然早就知道这个结果,陈贵的到来也是他好所歹说才拉过来的。

“薛解元,陈校尉就是这样,不要见怪啊。”王平笑呵呵地为陈贵找借口,可怎么听都没有什么诚意。

薛青云摇了摇头,反正自己就算做了官也不会和军队有什么交集,更不会被下派回籍贯池阳县,就也不在意陈贵对自己的轻视。而且在池阳县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也清楚这县令王平是个什么角色,做足表面功夫就行了,其他的不要太当真了。

“王大人,学生今日大婚,所以接待有些仓促。学生愿请大人到里屋坐坐,也好喝喝学生的喜酒。”这自然是薛青云的推辞,希望王平知道现在自己有事好主动离去,新娘子还在等着自己呢,可不能再在外面耽搁了。

“哦?怪不得薛解元今天披红挂彩的,我还以为是解元已经知晓自己高中的事情而提前庆祝呢。既然是薛解元的喜酒,本官自然就要给个面子进去坐坐啦。”王平笑呵呵地说道。

薛青云现在真想抽自己一耳刮子,只好暗自苦着脸把王平以及一班衙役全领了进去。

薛云轩对这县令的印象也是大打折扣,人家办喜事关你什么事,有没有提前邀请你,现在带这么一票子人进去,酒菜也没有准备好,难道是想让双方都难堪吗。薛云轩现在很有理由怀疑这县令不是脑子坏了不好使,就是别有用心。

双喜临门的今天,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来了一些搅局的人。不过作为当事人的王平好像根本就没有那个意识,反而一个劲地坐在酒桌上和薛青云喝酒聊天,这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多年的朋友。

薛青云也有些吃不消王平的热情,渐渐地有点感觉自己好像是误会人家了。王平完全不谈其他东西,尽和薛青云聊些科举的事情,聊些平日的生活,聊些书上的知识,甚至不惜口水来赞扬薛青云的知识渊博,学识斐然,有大才之姿。

这让薛青云有点自得,说不定人家真的只是看重你的才华才留下来和你交给朋友。而且现在自己只是顶了一个解元的名号,说白了还是一介百姓,能够让当地的父母官如此赏识,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不管这官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为再怎么算他也是官,而自己是民。

坐了许久,过来喝酒的乡亲也都走的差不多了,王平也带着手下的衙役离开了。临走前他留下了一百两银子,这是官府给中举的秀才的奖励。

薛青云终于可以入洞房了。

可能被中举的事一闹,婚宴又被王平和一帮衙役一搅和,众人也没有了闹洞房的心思,倒是让薛青云小小激动了一把。

董青也早早地带着家人离开了薛家,王大顺最后也离开了,剩下的人也不是和薛青云过于亲近。今日的薛家就在摇曳的红烛中“平安”地度过了一晚。

隔天清晨,薛青云和王倩儿早早地起来去王家给自己的长辈上茶,薛云轩也趁此一早爬了起来,跟在他们的后面溜出了家门。想来赤鳞应该已经将之前给他服用的日月珠消耗完了,是时候给他服用第二滴了。

天泊湖畔,薛云轩找了个地方将赤鳞唤了出来。如今的赤鳞体型又比之前大上了不少,赤红色的鳞甲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赤鳞的身上显得异常坚固,身前的两只巨螯一看上去就好像充满了不小的力量。

“去,抓一条鱼来给我看一下。”薛云轩有些期待如今的赤鳞已经成长到那一步了。

赤鳞点了点自己的虾头,一下子就钻回了湖中。没过几分钟,赤鳞又再次浮出了水面,两只虾螯上还夹着一条鲜血淋漓的小鱼,这鱼比赤鳞的身型还要大上一些。现在的赤鳞完全有能力独自捕杀猎物。

“真不错。”薛云轩很是开心,“把它吃了吧。”

赤鳞随即舞动着虾螯,咔嚓几下就将鱼给分成了几段,囫囵吞枣地将其塞进来肚中。

薛云轩蹲下身子,将赤鳞放在了手心仔细观察。“没想到这对螯竟然还如此锋利。嗯,体内的真元和灵智都长了不少,看来只要再服用几滴日月珠,捕上几天猎,就有可能达到坎级初期的境界了。也许都用不了一个月吧,你还真是特别啊。”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