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报应

第十五章 报应

就在白月迟出世子堂的时候,一个管事恭恭敬敬地上前禀告:“郡主,平阳王求见!”

白月迟眯起眼:“请进来。”

平阳王走进大厅的时候,白月迟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

歪眉斜眼,满脸褶子,背弯的和虾米一样,地中海加大马尾辫的发型让白月迟莫名想笑——这人怎么长得那么奇怪!

“我年迈糊涂,受了贱人挑拨哄骗,竟然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给府上的郡主提亲,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呀!”平阳王不断作揖赔罪:“聘礼和今天这些礼物就当是给郡主消气的了,还请郡主高抬贵手,原谅我的一时鲁莽吧!”

白月迟挑挑眉,看了一下平阳王送来的东西。

绫罗绸缎,貂皮狐裘,还有**珠串,珊瑚翡翠等稀奇东西,一看就是下了血本来赔礼的。

“既然平阳王这么有诚心,那这些东西我就收下了。”白月迟轻轻一笑,说。

平阳王总算嘘了一口气,可是白月迟接下来说的话让他惊呆了。

“可是订了亲,忽然毁约也说不过去啊,说出去叫别人以为咱们府仗势欺人呢。平阳王送来如此厚礼,娶两个也不为过。”

平阳王快要吓哭了:“这……这怎么能行?”

完蛋了,郡主这是根本不想放过他吧?他是不是该跳起来下跪比较好……

“我有两个妹妹,长得不错,还都是天生习武者,就把她们一起嫁给你吧。不过呢,由于这两人的母亲行为不端,已被我父亲休了,所以她们嫁过门后就和我们府上没有任何关系了,平阳王你随意处置吧。”

平阳王琢磨半天才算理解了白月迟的意思,不由得高兴坏了,这可是双赢的好事儿啊!他既有了新玩具,还能借此讨好白月迟,为什么不呢?

“谢郡主开恩,谢郡主赏赐!我一定谨遵郡主意思,好好‘对待’她们的,嘎嘎!”

白月迟皱起眉头:“我还有一个额外的要求。”

“郡主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一定万死不辞!”

“你造了这么多年的孽,收了这两个就收手吧,她们是罪有应得,其他人是无辜的。”

平阳王苦着脸犹豫道:“既然郡主这么吩咐,那我就再不收用了。”

白月迟乃是罕见的惊人天才,御剑门那几个执事都那样巴结她,他算哪根葱,敢惹这位姑NaiNai不痛快?罢了罢了,还好还有两个可以玩,以后低调一些吧。

“不错。我这个人呢,很在乎家人,以后时不时会回庆国看看他们,如果你真能改过,给你些好处……也不是不行的。”白月迟勾起嘴唇。

什么,不是说进了御剑门的人想出来很难吗!?平阳王老脸一红,仿佛自己的心事已被人看穿。

不对,这位金龙仙女可不是一般人,有优待想必很正常……

平阳王原本还想敷衍白月迟来个阳奉阴违的,听了这句半是威胁半是允诺的话后心思全没了:“郡主好好修炼,有我在一天,谁敢对王爷和世子不利,我第一个冲上去收拾他们!”

“那就先谢过你了。“

因为白月迟说捡日不如撞日,平阳王又急于表忠心,第二天就吹吹打打上了门前来迎接自己的两位“新王妃”。

喜娘和侍卫们闯进柴房的时候,白怜儿刚粗略治好脸上的伤,正在做富贵荣华的Chun秋大梦呢,见众人不由分说拉扯她和白颖儿,她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你们做什么,我们可是王爷的女儿,敢对我们不敬!”

“呵呵,对呀,你们不仅仅是王爷的女儿,还马上就要做王妃了呢。”喜娘不冷不热地说:“今天就是过门的日子,赶紧的出来打扮,姐妹俩一起上花轿,别丧了喜气!”

“什么过门?我们要嫁给谁?”

“当然是平阳王啦!”

白怜儿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白颖儿和二夫人也开始哭叫,一个黑衣武者嫌她们吵,几个手刀劈昏了她们,死狗一样拖了走。

二夫人醒来后,空荡荡的柴房里只剩下她和三个儿子,她惊慌失措地问:“你们的姐姐和妹妹呢?”

“被送到平阳王府去了。”白凌云和白壮志正在抢夺婚宴上的一个鸡腿,看都没看他们母亲一眼,最小的白天赋被两个哥哥挤到一边,狠狠地瞪着眼。

二夫人听了这话,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她连滚带爬哭着跑到白亲王的房外,几个侍卫拦着不让她进,她就高声哭喊起来:“王爷你不能这么狠心啊!颖儿和怜儿都是你的亲生骨肉,怎么能送去平阳王府呢?我这些年虽然做了点错事,可也为你生下了五个孩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能这么对我啊王爷!”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白亲王走出了正堂,冷冷地看着她。

“王爷,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你不能对我这么绝情!”

白亲王挥了挥手,所有人都退下了,只留下他和二夫人两人在空荡荡的正堂门前。

“你可知道,为何素如嫁入我府中立马就怀上了月迟?再五年才有了星耀?”

二夫人张大了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云鬓散乱,衣衫不整,看起来就像一个疯婆子,丝毫没有往日的贵妇形象。

“我本不想纳妾,当初你死缠烂打要嫁给我,我之所以同意也是看在你娘家的份上。没想到你一进来就兴风起浪,要不是素如拦住我,我早就把你给卖了。”白亲王想起亡妻,粗犷的脸上浮现了丝丝悲哀:“当初素如久不怀孕,我带她去寻医问药,大夫却说她身子很好没有问题。后来我意识到不对,找御医给我诊断,原来,因为年幼时的那次习武走火入魔,我早已失去了生育能力……”

白亲王每说一句,二夫人的脸就惨白一分:“不……不可能!那白月迟和……”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家那个假扮管事的表哥是什么关系?”白亲王双眼犹如寒冰:“那两个贱种去了平阳王府已是报应,我高兴还来不及,会不忍心?”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