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希望重生

发布:08-24 17:03 | 3216字

01、

痛,撕心裂肺的痛。就像是心脏被人狠狠的攥住了一样,痛到无法呼吸。

还没有睁开眼,苏小海就被胸口处的撕裂般疼痛折磨的快要窒息,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揪住胸口的衣服,全身像痉挛一样的颤抖着。苏小海的眼睛缓缓睁开一条小缝,她看着眼前模糊又熟悉的房间,颤抖的手想要打电话求救,却发现自己除了感知疼痛外,再也没有力气去维持意识。

疼痛整整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期间苏小海无数次晕厥,又无数次被疼醒,她大脑昏沉沉的,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沼泽之中,只能任由疼痛沉沦,却无法被救赎。

半晌,苏小海挣扎着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她哆哆嗦嗦的走到卫生间,慌乱了打开水龙头,直到冰凉的水冲击着她的脸颊,那种晕眩的感觉才渐渐好转。镜子上落着几个水珠,还映着苏小海苍白又虚弱的样子。苏小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忍不住的伸手抚上镜子,感觉着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她应该死了的。

那把自己最后向狱卒要来的、用来切水果的刀子,是自己的手拿着的,苏小海回忆着,是自己没有犹豫的刺向自己的心脏处的,她本想断绝了自己的后路,所以刺的格外用力。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苏小海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可就算她再怎么想,却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苏小海看着周围熟悉的装潢,这是她和白无丞曾经的家,是她一切噩梦的开始。她穿着纯白睡裙,头发蓬乱,整个人糟糕的不得了。

就好像是和白无丞离婚后的她一样。

某个想法在苏小海的脑海里渐渐成形,尽管她不愿意相信,可是这是唯一能解释现在情况的了。苏小海的指尖因长时间紧握而泛白,她跌跌撞撞的跑到客厅,寻找着能够证明的东西。

当初被随手扔出去的手机,在地毯上被找到,苏小海按亮了屏幕,上面显示的日期和时间就是她和白无丞离婚的第二天。

她真的回到了一年前。

“怎、怎么可能……”

苏小海的声音发颤,还沙哑的不得了,她捏着手机,直到屏幕上突然闪现出来电显示,把苏小海吓了一跳。

她按下接听键,对方显然没有料到她会接起,在几秒的空白之后,一个响亮的咆哮声冲入了苏小海的耳膜。

“苏小海你他妈终于接电话了!你在哪儿呢?!你他妈吓死我了知道吗!你到底是不是苏小海?给我说句话啊!”

“……喂?喂?苏小海你听着呢吗?你是死是活你吱个声!别他妈的吓我!”

“喂!苏小海!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吱声,我现在就报警……哎呦祖宗啊!我求你了你倒是说句话啊,别吓唬我了行吗?”

熟悉的声音一点点的把苏小海拉回到现实,她的眼泪掉个不停,张了张口,千言万语到最后也变成了个呢喃:“罗蔓……”她的声音很轻,去夹杂着许多复杂的情绪,而那些曾经沉重的悲哀,终于在这一声中得到释放。

罗蔓急了:“怎么了?你的声音怎么这样?”

“没事,我、我很好。”苏小海擦着眼泪,拿着手机又哭又笑:“我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

苏小海毫无头绪的话让罗蔓一头雾水,她着急道:“是不是因为白无丞?我就知道!你不应该去看他的!他把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白无丞这三个字,仿佛比当初插入心脏的刀还要让她痛苦。苏小海的手抚上心脏的位置,那激烈跳动着的,本应该是为了自己而活的心脏,却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加快了好多。

手机那边的罗蔓,依旧骂骂咧咧的:“那白无丞就不是好东西!说他是人渣都对不起人渣这两个字!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不消停,你……”

“罗蔓,我没事,真的,我只是需要静一静。”

“一个人可以吗?要不我过去陪你吧?”

“不用。”苏小海淡淡的说道:“我不会有事的,再也不会了。”

手机通话被掐断,罗蔓发呆的盯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刚刚的苏小海,和以往的她有些不同。可究竟是哪里不同,罗蔓也说不出来。

关上手机,苏小海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手机也很烫,她深呼吸,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然后走到垃圾桶里,翻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

那是她和白无丞的离婚协议书,上面的日期定格在昨天。

六年啊,她和白无丞整整结婚了六年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时间,全部都用来守着这个空房子,还有那个从不会在乎自己的人,是多么的可悲啊。

白无丞从未喜欢过苏小海,甚至在他的眼中,苏小海的存在就像是个多余的影子,多余的让他多看一眼都觉得烦躁。

可就是这样的白无丞,让曾经的苏小海无怨无悔的跟了他六年,即使白无丞从未喜欢过她,即使白无丞从未对她有过除冷漠外的其他情绪,可那个时候的苏小海,却像是吃下了名为白无丞的毒药,深深爱着他无法自拔。

苏小海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送进白家的,她跟白无丞结婚的时候,对方仅仅在婚礼上出现了三分钟,完成了该有的仪式后,就消失不见。苏小海拒绝过,甚至想用极端的方法拒绝,但当她那欠了大笔外债的父亲跪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还是心软了。

结婚六年,自己曾因为算命先生说过的话,而受到白家的礼待,可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白无丞对待自己的态度渐渐被所有人知晓,那些曾经面子上过得去的亲戚们,也都对苏小海冷眼相待。

这些苏小海也能忍了。可是每次她给白无丞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却从来都没有接通过,而讽刺的是除了她的任何人,都能联系上白无丞。她还是偶尔从娱乐版面上看到关于白无丞的消息,而每次他上头条的原因,只是因为一个又一个的绯闻。

白无丞每次见到苏小海,都是紧皱眉头,就好像苏小海是传染病的病毒一样,她连跟白无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苏小海试图和白无丞吵过,也闹过,但是换来的结果就是刚刚回国的白无丞,烦躁的转身离开,久而久之的她就怕了,她怕白无丞再也不要自己了,所以她一次次的妥协,一次次的甘愿在空屋子里忍受寂寞。

只是离婚这两个字,是苏小海怎么都想不到的。苏小海至今还记得,当初她出现在白无丞在美国的别墅的时候,白无丞搂着另一个女人的场景。

白无丞从未跟她这么亲密过,苏小海甚至都不知道他还能跟一个人这么亲密,看到新闻上的消息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又是一回事。

“你怎么来了?”白无丞冷着脸,目光冷厉。

苏小海站在玄关处,要说的生日快乐如鲠在喉,手里的生日蛋糕摇摇晃晃的,就像苏小海的心,马上就要掉下去一样。

苏小海勉强着笑:“生日快乐。”

那个女人依偎在白无丞的身边,笑的一脸狐媚。

“哎呀,白少爷,那是嫂子吧,我是不是要走了呀?”

“该滚的是她。”白无丞的话里不带有一点温度,他走向沙发,拿出离婚协议书,在距离苏小海几米的时候顺手扔了过去。

在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苏小海最后一丝希望倾塌了。

白无丞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苏小海,扔下了一句:“滚!”

苏小海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她浑身无法控制的颤抖着,明明外面的温度高达二十七度,可她却感觉身体像坠入了冰川,寒气几乎浸入到身体内部。苏小海用力咬着下唇,然后无语的痛哭出声。

白无丞能扔给她这个,就代表事情没有了挽回的余地,可能爷爷那边的工作也被他作痛了吧?苏小海痛哭的闭上眼,如果她那时候能清醒一点,能抽身出来,那么之后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朝着那个方向发展?

她不会失手杀了沈佩佩,更不会在牢房里绝望的自杀,她死不瞑目啊!

昏暗的房间,苏小海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她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骂道:“苏小海,你那么的下贱,连自尊都不要了,你像个影子似的活了六年,现在老天给你机会让你重新来过,你为什么还要想着他?”

苏小海一字一句的说着,直到声音平缓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苏小海晃悠着站起身,她打开冰箱,翻找着能吃的食物,却发现厨房干净的连一片菜叶都找不到,倒是桌子上还放着一杯酸奶,苏小海毫不犹豫的喝掉,却发现自己的肚子早就空的不行,这一点东西完全不能满足。

于是苏小海打起精神,洗漱干净后下了楼,再饭店里点了许多的饭菜,然后强迫自己一点点的吃下去。

然后她要回去白无丞的房子里收拾行李……

然后她要彻底的离开白无丞……

然后,然后她就可以重新做回自己,再也不用一颗心爱着白无丞。

她再不会像上一世一样,只会懦弱的躲在角落里,最后无休止的折磨的自己,在痛苦中无法走出,就算离婚了还神经一样的关注着白无丞的一举一动。

好在心死了不是吗?苏小海放下筷子,突然笑了。那个曾经以为自己无论如何都忘不掉的感情,在死过一次后,却忘得那么彻底。

深爱到了情破灭,她再无留恋了。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