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秦盛的衰落

第二十一章 秦盛的衰落

秦铭和陆佩儿算是作为秦陆两家的代表人一起出席了这次的宴会。许是女人之间天生的敏感度,于诺和陆佩儿隔着人群相视一眼,陆佩儿的眼神中充满了哀怨和憎恨,一眼过后收回目光安静地跟着秦铭的脚步走去。

照理来说秦铭没有再刻意地疏远陆佩儿,她应该开心起来才是,只是每次见她好像都是一副郁郁寡欢的的样子。

“我看到一个熟人,过去打声招呼,你要不要一起去?”

于诺摇摇头,“我在这儿等你。”

“好,那你吃点东西,不要让自己饿着,我打声招呼就回来。”顾向斯关心的话语让于诺心里一暖,几乎就要沦陷,脑中保留的最后一丝理智唤醒了她。

看着顾向斯帅气的背影,于诺突然想着,如果她当初遇到的事顾向斯,或许今时今日就不会是这副田地了……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时光机,无法让时间倒流,所以错过的终将错过,失去的也注定失去。

“于主管,你怎么在这儿?”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正出神的于诺吓了一跳,王珞音正一身高贵华丽的晚礼服站在她面前。

想到上次在茶水间听到同事的议论,王珞音一身的奢侈品,故乡又是这里,说不定正是哪户人家的名媛千金,但还是问道,“你也来参加宴会?”

“不是,我朋友受邀演出钢琴弹奏,临时出了点意外就找我来救场。于主管你呢,你一个人来吗?”

“和朋友一起,你还不过去吗?我看那里其他乐手好像都已经就位了。”

“好,那我先过去了。”王珞音小跑着赶去。

她还真是多才多艺,既然有胆子来救场,那么自身水平也一定不会差到哪儿去,这样多才多艺的人居然委身在她们部门,于诺都替她可惜了。

“在看什么?”

顾向斯站在身后,于诺摇摇头,“没什么,我们去听演奏吧。”

“好!”

王珞音身穿外色晚礼服,与身前的黑色钢琴在色调上形成鲜明的对比,加上王珞音本身出众的相貌,此刻的她将优雅、气质这两个词展现得淋漓尽致。

前奏响起,是国际著名的一首轻音乐——《天空之城》,以钢琴版最被人欣赏。音乐于诺向来只知道听,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演奏,甚至是哼唱,她都鲜少有兴趣。

见识了王珞音的全能,由衷地感慨还真该给自己充实一下业余生活了。

于诺虽然并不是一个非常懂欣赏的人,但是她能从王珞音的琴音当中感受到天空之城创作背景中的悲伤和哀怨之情,这便足以证明她的演奏是有多么的深入人心。

“你喜欢钢琴曲?”顾向斯看于诺认真地听着音乐享受其中的样子问道。

“只是纯粹喜欢《天空之城》而已,当然钢琴演奏是最好的。”

“确实!而且演奏者的水平算得上是高层次了,一般的钢琴演奏家不一定弹奏得出这种效果。她本身的气质也十分好,因此能给人一种直接的视觉冲击从而带动听觉。”

顾向斯只是非常客观地对王珞音的演奏进行评价,他在大学时期的时候曾经修过两年的钢琴,评论起来便难免会有些话多。

只是他这般夸赞,让于诺听了不是很舒服。能干漂亮有气质又懂艺术的女人如何能不吸引人,就连顾向斯这般冰山的人都忍不住欣赏。

“你很喜欢?”于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问这一句其中代表着的意思到底是指什么。

而顾向斯第一反应则是纯粹地以为于诺是在问自己对这弹奏的曲子的感觉,便点了点头。于诺瞬间垂下了双眸,顾向斯观察到于诺的表情变化才后知后觉。

心情大好地脸上也扬起了明媚的笑容,“和你一样纯粹喜欢《天空之城》而已!”

于诺抬头,清澈的双目和顾向斯就这样对视着,她又忍不住心动了。

“于主管……”

台上一曲终了,王珞音缓缓走下来到了两人面前,于诺和顾向斯的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你认识?”顾向斯问道。

“我们部门的新同事,王珞音。”

“顾总裁,能在这儿见到你真是万分荣幸。”伸出纤纤玉手,王珞音浅笑着凝视着顾向斯,姿态落落大方。

顾向斯伸出手只是浅浅地触碰过后便立马收回,王珞音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高兴,依然保持着一脸笑容道,“听说总裁在学校的时候也主修过钢琴,而且还获得过界内的奖项,有机会还希望能够像你学习学习。”

“那时候的一时兴趣而已。”

“喔~总裁的一时兴趣就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还真是让人佩服。不过总裁不会对任何事都是一时兴趣吧。救场结束,我的任务也完成了,祝你们玩得开心!”踩着优雅的步子,骄傲的背影就如同一只开了屏的孔雀,那样的姿态尽显。

只是想起刚才王珞音的话于诺心里泛起一阵疙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这个王珞音似乎有意地在针对自己。

顾向斯曾今的兴趣爱好她都了解,还真的忍不住让人怀疑这个女人对顾向斯别有居心。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王珞音为什么会选择UC也就能够理解了。

“在想什么?”顾向斯拧眉,这女人怎么总是在他身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越来越猜不透她在想什么,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喜欢。

“没有,你在美国是毕业于哪一所学校?”

“弗世顿。”果然,王珞音是顾向斯的后辈,在顾向斯回国之后不久投身UC,至少以她女人的直觉来说这其中必定有原因。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顾向斯感觉到今天的于诺有些反常,她居然会突然关心起他在美国就读哪所学校。

于诺收起心中的各种疑惑笑答,“就是好奇是怎样一所学校培养出了你这么个人才。”

“我可以当做你是在夸我。”

“算是吧。”两人相视一笑,气氛如此的和谐。

顾向斯牵着于诺介绍给自己熟识的人认识,凡事对于诺有帮助的,顾向斯都会帮她铺好路。考虑到时间关系,顾向斯早早地便打算送于诺回家。

只是有些人注定是要见面的,于诺在门口等待着顾向斯,陆佩儿也走了出来和她一同站在了门口,大概是等秦铭吧。于诺并不打算理会她,但是陆佩儿又怎么可能是个肯轻易罢休的主。

“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比起我好奇,你应该更希望我不好奇吧,我对秦铭的关注对你来说可并不是件好事。”于诺回答得极为冷淡,好像在谈论一件完全与她不想干的事情。

于诺淡漠的表情让陆佩儿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她希望于诺能对秦铭漠不关心,但另一方面她该死的嫉妒。她这么在乎执着的东西于诺却根本不以为是。

“阿姨住院了,因为阿铭执意要和我们家解除婚约,受了刺激血压上升导致了脑充血。知道我是如何妥协的吗?我答应他以后不会多加干涉他的私生活,绝不再耍脾气,只为了让他给我们之间再一个机会。

他是不同意的,但是阿姨拿生命和公司威胁他最终才妥协。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有一天居然会活得这么没有尊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陆佩儿的眼神足以见得她是有多么的恨自己,但是于诺已经习惯了。

“所以这也要来怪我吗?秦铭有他的自由,更有决定自己人生的权利,你也应该知道我和秦铭无论如何是不可能了的。竟和我说这些也改变不了什么,与其每天想着如何恨我,不如想办法尽早夺得秦铭的心。”

以前的陆佩儿让于诺觉得悲哀,现在的陆佩儿倒是让于诺也有些同情,这么悲哀地追求着一个不爱他的男人也真是够了!

‘哔哔哔’顾向斯的车子到了,于诺迈步便往车子走去,顿住脚步再回头道:“橡皮筋不能拉得太紧,否则很容易断的。”

秦家现在弄成这副样子也真是够悲哀的了,现在想想其实她倒同情马慧,为儿子争了大半辈子,算计了大半辈子,到头来换来秦铭如此的忤逆,恐怕没有什么惩罚比这更好的了。

“她又和你说了什么?”

“秦家因为我已经鸡犬不宁了,同时也祸害到了她们陆家,你说最可怜的是不是秦铭。被陆家逼迫也就算了,连自己的家人都要以死相逼,他也够活得没意思了。”于诺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

“你同情他?”其它的字眼顾向斯都没听进去,但是唯独听到了于诺可怜秦铭。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于情于理我都是同情他的,但是作为曾经被他伤害过的人,我仅仅只是替他感到悲哀,但是我不同情他,他们秦家的报应也是应该到来了。”于诺的脸上覆盖上了一层冰冷。

“秦盛近期的股价不断下跌,秦陆两家联姻危机传出以后不少股东都决定转让股份,我已经掌握了26,要想这时候彻底将秦盛打垮那简直是轻而易举。”顾向斯信誓旦旦地道,他想知道于诺的想法,最终不过是她一句话而已。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