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发布:03-15 16:46 | 5314字
A+ A-

记得上学期班干部换届选举,钟爱玲为了保住自己学习委员之位,于是花了一个多星期的零花钱买来了一箱苹果,全班同学一个一人。课间大家集体在吃苹果,上课铃声响了,见语文老师风风火火地赶过来,大家都赶紧几大口把苹果啃完,然后一边嚼一边把把苹果核往门的方向一扔,因为班上的垃圾桶是放在门旁边的。结果,大家不约而同地出手,在苹果核出手的那一刹那间,门突然开了,语文老师走了进来。无数的苹果核在空中如同战场上的枪林弹雨,在大家的注视下,井井有条地滑出数不清的优美弧线,轰轰隆隆地朝语文老师的头皮轰炸过去,语文老师身手敏捷,他轻盈地一闪,然后看到一个个无比准确的空心,数十个苹果核清脆的进了垃圾桶,那一刻,全班瞬间安静……一秒钟后,许多同学噗的一声,把嚼了一口的苹果,全部喷出来……

还记得有次在物理测验上,万籁俱寂,只听得到沙沙的写字声时,突然佳妮的脑袋短路,然后她傻哩傻气且贼窃窃的声音对前面的同学说:“喂,一千克是多少克呀?”刘晨星在隔着几个座位的位置上一听,作为导火线首先笑了起来,这燃起全班同学的笑意,全班同学倾刻无法控制自己,全体暴笑,连绵不止,后来老师也忍不住笑了一阵子,说,别笑太久了,再笑30秒好了,这时佳妮已经脸红得不敢抬头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教数学的那女老师,是个公认的变态,被称为永久性更年期,常常罚同学抄公式千百遍,所以许多同学都特恨她,有次全班被她罚抄定理100遍,最后大家齐心协力抵制起来,不但不肯抄,而且还分工合作连夜用毛笔写起数百份类似文革期间的大字报,贴的满学校都是,有的写着“寻人启示”标上数学老师的外貌特征,并说重酬100万,联系方式上用她的手机号码。有的写着“女同性恋请拨……(她的手机号)”这事最后也把数学老师给气哭了,她在课堂上哭着说一定是你们这班人干的。可她也实在找不出有力证据。同学们见把老师弄哭了,也倍受良心的责备,但又不好承认。后来在不久数学老师生日那天,全班给她一个莫大的惊喜,帮她开了个他们学校史上说得上是最壮观的生日会。惹得他们班主任妒忌得心里发堵,老是有事没事就说你们这些人根本没当我是班主任,快找数学老师去!

那么多的欢声笑语,可惜很快这一切将要土崩瓦解了。

放学的时候,tiger也收到消息了,他跑过去找佳妮,急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佳妮,我知道你很快就要转学离开这里了。我没东西送你呀,反正你想我做些什么让你开心一下就尽管说吧。佳妮笑了笑说,那你说些伤心事让我开心一下吧,嘿嘿。然后她又笑笑,说,开玩笑啦,要不你去在校园里随便找个人说“我是个sb”。Tiger一听毫不迟疑,马上走到学校单车棚里,找了个正在推单车的小女生,就说“嘿嘿,小妹妹。”,小女生把车一停,一愣,tiger很认真地看着小女生的脸说,“我,就是一SB”,小女生听得相当惊讶,缓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我看你也像,神经病”,众人一下笑得东倒西歪。

钟爱玲还把自己最喜欢的hellokitty包包送给了佳妮,包包里有一封约法三章”,佳妮打开一看,哭笑不得:

1.离开学校后至少一周想偶一次,表现为发消息,群内聊天,视频,电话均可

2.至少每个月汇报一下近况,特别是一些个或有事项(恋爱,第三者,吵架,打架等等)。

3.啥都可以不叫我出来,看电影和吃东西可表忘了我,背着我吃饭看电影滴,只准是和男朋友还有老公。

4.其他再作补充。

时间的速度恰似调了快进,磕磕碰碰地就跳到了佳妮离开的前一天了,这一天刘晨星请了一天假,他们如期去了恩荧山庄。

在旅游简介里描述这个地方如同人间仙境:恩荧山庄是全国最大的天然山庄之一,景区布局优美雅致,景点浑然而成,山水相映,风光如画……有各种新式大型机动游戏,鬼屋,烧烤场,荔枝园,还有国际连琐餐饮KFC……集山水风景休闲娱乐惊险刺激于一身,是旅游出行的最佳去处……

当到达恩荧山庄大门口时,他们被那大门口的气势磅礴给摄住了——那么的金碧辉煌,如同皇宫。刘晨星心想旅游简介果然不假,光是门口都如此华丽,里面必然更有文章。于是他们迫不及待地跑进去,这时他们环视四周疑惑了一下,周围冷冷清清的,工作人员也好像无所事事,为此他们感到很纳闷,这么一个人间仙境竟然就只有他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随着他们一步步地深入了这个“人间仙境”,一幕幕令他们目瞪口呆,嘴巴都快合不起来了——这里的景区布局不旦雅致,而且精致,就只有两个足球场大小,能不精致吗?还说占地220亩,充其量就是其零头20亩!景点浑然而成,山水相映,那简直就是由天然的连场暴雨打落到小山丘上形成的凹凸不平状,也太天然了吧,山和水不单止相映了,简直就是融合,都混在一起形成了泥水混合物了。里面的机动游戏有6项之多,全是多年前的最新款,而现在已经锈迹斑斑,和其操控人员一样都处于休息状态……相比其他景物,倒是荔枝园比较热情,火红火红的一片,可惜它身价不菲,神圣不可侵犯——荔枝园前高高地竖立着一个牌子——“偷摘一颗荔枝罚款一百元”,想想一棵荔枝树也身价百万了,这里还真是个上流的地方。

两人到处行行走走,发现前方有一间寺庙,周围环境颇为清静,算是这里的一大风景亮点。清脆的钟声随着微风飘散开来,和着不时的鸟鸣,如同一曲悠扬的大自然的歌曲。

刘晨星溜了趟厕所洗脸后回来,发现佳妮不在原处了,他四处张望——

寺庙的大门前一位老态龙钟的和尚摆着个算命档摊,佳妮就坐在档摊的前面。

刘晨星呼一声溜到佳妮身边,佳妮也是刚坐下不久,她缓缓地伸出嫩白娇柔的手,欲让老和尚看掌纹,老和尚那双密布红色血丝,皱纹沉得一团一团的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一下子有了光彩,他也把那只长满老茧布满筋络的手徐徐伸出,嘴角擦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奸笑。在这个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刘晨星猛地朝老和尚甩出一句很经典的话,立马挡住了两只将要接触的手,他想也没想就很生气地说:“喂,老和尚!你念过书没有?男女授授不亲都不知道。”

佳妮被他吓了一跳,老和尚也被吓了一跳,就连路过的都被吓了一跳。想这个21世纪崭新的时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得势如破竹,而眼前的青年人居然保守得如同古人。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和尚做了个打坐时的手势,一本正经地说:“施主,贫僧饱读佛书。其实肌肤之亲只不过是一种流于表面的色,只要心无歪念,色便随化为空。”

“听他胡说!”刘晨星一把拉起佳妮的手就往外走,身后的老和尚悲痛地喊了两声“看相不给钱啊”,见没人搭理他,于是也没再吭声了。

刘晨星一直将佳妮带到数十米开外才蓦然发现自己一直牵着她的手,他想起刚才老和尚的话,其实肌肤之亲只不过是一种流于表面的色,只要心无歪念,色便随化为空。现在自己的心很饱满,一丝一毫空隙也没有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牵佳妮的手了,或许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但以前任何一次,心都纯净得像屈辰氏蒸馏水一样,没有丝毫感觉,这一次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注意到自己在牵着她的手,像绵花糖一样,松松的,软软的,动人心魄,沁人心脾,细腻而温柔的感觉。忽然他就抖擞了一下,把手松开了,看看佳妮的脸,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刚才那老和尚明显是想揩油的,这真是个鬼地方呀。

阳光下,佳妮的脸像被火烧着一样,燃起一抹胭脂红。

一边走着,也许刚才牵手一事还在困扰着刘晨星吧,致使他突然精神有点晃惚,注意力不集中,走路也不长眼睛,没走两步便一脚踩中了一泡新鲜的狗屎。这罪孽深重的狗屎,刘晨星对它痛恨得咬牙切齿,但他明白到踩到狗屎千万不能吱声,窃不能让人发现,只好自认倒霉,自吞苦水,然后走路时小心翼翼地摩挲着地面,尽可能地摩挲干净。然而身边的佳妮早已发现,但佳妮没有马上揭穿他,反倒眼睛水汪汪地凝视着他,歪着脖子不解地问了句:“喂,刘晨星,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踩狗屎呀?哈哈。”

刘晨星额角皱得极紧,能夹死苍蝇了。他咬着牙,很坚定不移地说:“我是故意的,你真是孤陋寡闻了,恩荧山庄的狗屎闻名天下,很有纪念价值的,我打算带些回家留个纪念而已嘛。”

佳妮一听,脑袋又一歪,嘴角一撇,马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她饶有兴致地看着刘晨星,眼珠子溜来溜去:“哇哇,既然那么有纪念价值,那你还想方设法地摩挲掉它?这不可惜了吗?”

刘晨星被佳妮闪闪发亮的眼神看得越来越没劲了,说话也越发底气不足,“我这样跟你说吧,做人要厚道嘛,要知道独吃难肥,总得留下些给其他人呀。你想要吗?来来来,我分点给你吧。”

说着,他们都忍不住笑自己傻了。

两人走至鬼屋门前,发现那外面的设计十分可爱:一只枯黑的手掌将门横半盖住,目的是令从大门进的人都有种被抓的错觉;门上是一片嶙峋怪石,石上插满森森白骨。里面忽然传来一阵怪叫声:“啊!救命啊!快放我出去!……救命啊……”声音中还夹杂着小孩子的哭声。就在这时只见五六个血热青年男女跌跌撞撞地从门内冲出来,女生都畏畏缩缩地躲在男生后背,双目紧闭,双手握拳,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完全就是一副撞鬼的样子。

佳妮见此情景心儿吓得掉了一半,转头就走。刘晨星拉了她一把,说:“这么难得才在这鬼山庄找到一个看起来挺好玩的地方,你不是怕了吧?没来的时候你不是嚷着说要去鬼屋的吗?”

“谁怕啊?”那几个人的撞鬼相深嵌到佳妮心中,说不怕就肯定是假的,可想到来之前自己说过想去鬼屋,于是就找借口逃避一下,她说:“你看现在多少点了?都中午了,先到KFC吃一顿回头再去。”

平时KFC都是人头汹涌的,但今天这里却冷清得多,使人不禁陌生起来。

他们拿了个外带全家筒和其他零零碎碎的,找了个窗户边的位置坐下,佳妮吃东西的速度一般为刘晨星的三分之二,由于佳妮害怕进鬼屋,所以速度一降再降,她呆呆地望着一只鸡翅先咬了口半立方厘米的,放到口中细嚼慢咽,大概嚼了七八下又吸一小口汽水,等汽水顺流入肚后再回到呆呆望着鸡翅的动作,不断地重复。

刘晨星早早吃饱,趴在桌子上恨不得先睡上一觉。他催促道:“大小姐,你可以快点吗?”

“好吧,我试着快点。”佳妮将手中的鸡翅放下,说:“我再催我一下,我就再重试一下看能不能快点。哈哈!”

刘晨星怕越是催她,她就越是窝牛,故闭语不言,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怕她待会扔出句——你眼巴巴地望着我叫我怎么好意思吃啊?

又过了20分钟,若将此时桌面上的画面跟20分钟前的画面放在一起,完全可以做“大家来找碴”游戏的最后一关。刘晨星不得不将自己猜测告诉她了:“我知道你故意拖时间的,不就是被刚才跑出鬼屋的几个人吓着吗?你有认真留意他们的表情多假吗?我还看到一男的掩嘴偷笑,他们根本就是老板安排的媒。这事我太了解了。”言下之意好像他也做过这种事。

“真相”从耳入心,佳妮顿时胃口大增,速度恢复为刘晨星的三分之二。吃完以后手上还打包了一盒薯条,兴致勃勃地闯进鬼门关。鬼屋里面的光线昏暗低沉,隐隐约约飘浮着些烛光,气氛十分“浪漫”;周围四处都是隐藏的音箱,音响效果良好,鬼怪声音来回游动,荡气回肠。佳妮提醒自己不要害怕,可这么一提醒害怕就被提出来了,并肆无忌惮地敲锣打鼓。女生害怕的时候都会有依靠男生的欲望,佳妮不知不觉一只手就搂住了刘晨星的手臂,微微地把头也靠了过去。

突然后面一阵人流涌了过来,把人群冲得七零八散,佳妮和刘晨星也随之分开了。

佳妮喊了刘晨星几声,也没得到他的回应,最糟糕的是她被冲到的一角人烟稀少,想找个陌生人同行也难,而且别人也未必愿意同行。佳妮越走就越觉得前路惊险,前方时不时弹出一两件牛头马面,青面獠牙的闪着幽光。四周风声鹤唳中又杂带着无数女生或小孩子的尖叫,声音既像音箱发出的,又似乎是真实的,亦真亦假,亦虚亦幻,难以辩清。

前方的假树正在轻摇摆动,佳妮怔了一会,决定勇敢前行,转念又拿出刚才打包的一盒薯条,沾上茄酱咬上几口以来壮胆。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脚下不平坦,低头望下才发现自己竟然踩中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骨,旁边还有一堆凌乱的骨头,佳妮耳惊木骇,惨叫一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刚跨过了白骨头,佳妮又踩中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这回可是条尸体了,这尸体相当逼真,脸上的苍白程度恰到好处,身体的柔软度也把握得当。佳妮鼓足全身的勇气,将在鬼屋里头受到的惊吓全化为对这条尸体的蹂躏,一连踩了好几脚发泄。突然尸体弹了起来,一手指着佳妮,恶语相对:“真是的!刚刚才被人捉来打了一顿,你现在又来踩我,我只是找口苦饭吃而已吗!用得着吗?”佳妮刚才的勇气开始逃难了,害怕又大模大样地走回来了,她一时手足无措将薯条茄酱啪一声打在那具会说话的尸体脸上。

尸体尝了一口,语气强硬地说:“肯定是在进门那家麦当劳买的。”

“不是!KFC里买的!”

“哦。”尸体大失所望,摇摇头死气沉沉地拿着那盒薯条走开了,边走边说:“小姐,以后别浪费食物了,东西很贵的,谢谢了!”

佳妮拨通刘晨星的手机,想他快点过来找她渡过这危难时期,可惜手机竟然在她的包包里响起,原来刘晨星的手机一直放在那里。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男生的背影,佳妮想他反正也一个人,跟他结同行也是个好主意。

走至男生的后背,突然之间从两侧边各一条张开血盆大口的巨蛇魑魅般一惊而过,佳妮的尖叫声伴随着她的一个不文明动作一同发出——女生在受惊一刹那,往往连身体也变得难以自控,见到身边有个男生更会萌生拥抱的冲动——那男生听到背后的叫声,一时好奇转过身来,佳妮就不能自已不成体统地紧紧拥抱着他,把他抱得透不过气来,缠绵悱恻得不分彼此。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