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伤势加重

发布:09-17 16:45 | 3642字
A+ A-

天色微亮,外面传来清脆的鸟鸣声,花了了急忙查看身体,没有吻痕,没有酸痛,反而整个身子一阵清爽,连脚踝的肿痛也好了很多.

"王妃!你醒了?"翠屏急忙端着水上前,花了了接过水猛灌了几口:"我昏迷后发生什么事了?"

"奴婢不知!只知道王爷让奴婢守在门外,一个时辰后王爷一脸苍白的出来,听说还吐血了,风公子守了一夜!"

吐血了?花了了心中奇怪,决定去看看.

等花了了带着翠屏翠霞来到百里明宸住的白一阁的时候,就看见风萧萧和老钟守在门口,看见花了了,老钟急忙行礼:"王妃你怎么过来了?王爷吩咐您要多休息!"

"他怎么了?"花了了看向风萧萧,不过此时风萧萧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嬉皮笑脸,反而一脸愁色.

"明宸用内力把你的春药逼出来了,造成他腿部压制毒素的内力不够,毒素扩散!"

他会这么好?花了了有些不敢相信:"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砰......"房门被打开,百里明宸推着轮椅走了出来,脸还是那张冰块脸,看不出一丝恶化的样子.

花了了暗中用医生系统检查了一下百里明宸,毒素果然活跃了很多:"谢谢你!"虽然第一次见面百里明宸要杀她,但是这次救了她,她恩怨分明,百里明宸这个毒素她一定会帮忙解掉.

百里明宸冷哼一声:"笨的可以!居然被皇后算计!"

说道皇后,花了了这才想起那杯茶,掏出那条手绢递给风萧萧:"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

风萧萧接过手绢放到鼻子下轻轻一嗅:"是子风车和断子汤......"

"咔嚓......"百里明宸轮椅靶子在他的手中化成粉末.

"这子风车是什么?"断子汤是什么花了了很清楚,但是这子风车她就不清楚了.

"外表看似茶叶,也有茶叶的清香,但是却是春药,只要沾上一点就能让人意乱情迷......"风萧萧有些担心的看向百里明宸.

怪不得她都吐出来了还会发作,不过看来这皇上还真是恨透了百里明宸,居然要他断子绝孙,不过皇后为什么要给她下药,出现在御花园的男子还精通音律的,只怕只有当今的四皇子百里强.四皇子是皇后的儿子,她为什么要设计她和百里强发生关系?

回来的石子路被人动了手脚让她滑脚,如果当时不是她的鼻子很灵敏,肯定闻不到空气里面的香粉味,那香粉味在皇后宫中闻到过,知道当时旁边有皇后的人,如果不是为了防着皇后的人,她肯定会停下休息,到时候药效发作,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皇后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萧萧!明日请圣女来为本王治疗......"百里明宸转身走进房间:"北邙山那些人不用留着了!"

圣女又是谁?花了了转头看向风萧萧,却见他低头沉思.而此时一个小丫鬟突然走了进来,在老钟的耳边轻语了几声,然后递给老钟一张银票,老钟接过银票面色一变.

花了了问道:"怎么了?"

"回禀王妃,是花太师的人敲锣打鼓的来到我们宸王府,说我们宸王府养不活四个丫鬟,就帮我们宸王府把她们卖了,现在送卖人所得的银子上门来!"老钟说完递上银票.

花了了接过银票,文银一千两,花太师还真是慷慨,一千两就想打宸王府的脸,他想的还真是美.

"老钟!这钱你拿着,你去帮我办一件事......"花了了在老钟耳边低声了几句,老钟越听越惊奇,暗叹王妃真是跟王爷绝配,真是坑人坑的不留痕迹.

"老奴一定办好!"老钟笑眯眯的转身离开.

风萧萧好奇的问道:"你跟老钟说什么了?"

花了了勾了勾手:"想知道?"

风萧萧点头!

"那圣女是谁?"花了了问道.

风萧萧脸色一垮:"我还是不要知道了!"一个纵身消失在院子,花了了撇了撇嘴,不说拉倒.

凤鸣宫中皇后半倚在软榻之上,一个黑衣人半跪着地上.

"他们没有洞房?"皇后眉头微皱,计划还是失败了.

"宸王运功逼毒,不过伤势加重,如今风萧萧已经去请圣女了!"黑衣人沉声道.

皇后点头,也算是阴差阳错,太子是个不懂事的,居然没有把花了了收进门,反而让花冰儿骗得团团转,不过最让她没想到是花了了隐藏了这么深,居然没有跟强儿发生关系.只有花了了失去处子之身才能引出那些人,不过如今圣女来了,那些人应该会很快发现花了了的存在了,她的目的也算达成了.

"退下吧!"

"皇后娘娘!我们北邙山的暗卫一个时辰前全部中毒死亡......"黑衣人说完急忙低下头,等待着皇后的怒火.

"下去吧!"皇后当然知道是谁做的,敢算计宸王,她早做好被宸王报复的准备了,只是没有想到宸王的动作这么快.

黑衣人闻言一个纵身消失在凤鸣宫.

花了了第二日睡到日上三竿,被翠屏叫起的时候还微微有些起床气.她躺在床上眯着眼睛,颇有些不悦地道:"这么早......"

"王妃,不早了!钟管家已经在门外候着了."

翠屏笑着应了一句,花了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眼睛蓦地一亮,"你说老钟在外面?"

"是的,钟管家说有要事要禀告王妃."

花了了此时已经麻利地披上外衣鞋子,风一般将门打开,将还未梳理的毛茸茸的脑袋探出去,"办妥了?"

"办妥了,一切等王妃示下."

老钟的声音恭谨有度,还隐含一丝激动.

花了了点头,"给我一刻钟吃饭梳头上茅房,然后,哼哼......"

刚哼哼了两声,一个冰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然后什么?"

花了了正要准备招呼翠屏翠霞给自己梳妆打扮,闻言不自觉地一凛,迟疑了一下才将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又探出门外,眯着眼笑向推着轮椅慢慢走近的百里明宸道:"咦?王爷这么早啊,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百里明宸眉头一皱,"说人话."

"出去玩."

花了了咽了口吐沫,有些怀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冰山样的男人,心中嘀咕,这人不会自己不能跑所以也不让别人撒野吧?

"玩什么?"

在花了了打量百里明宸的同时,他也在打量着这个女人.只见她白色亵衣外只简单批了件淡紫色的丝袍,头未梳脸未洗,一只鞋只穿了一半,瓷白精巧的脚丫子露在外面,她一手撑着门框,身子半倚姿态娇懒,身为一名有夫之妇,如此衣衫不整意态懒散本该是女人的大忌,可此刻由她做来却是落落大方坦然率性.百里明宸带着批判的目光审视花了了,却意外地发现这个睡到太阳晒屁股的女人并不让人讨厌.

"王爷你身子这么不好,还是不要跟我们出去玩了."

花了了以为百里明宸是一个贪玩的残废,如此追问她接下来的行程是想要跟去玩耍,所以赶忙将自己的态度表明.反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希望自己出去玩带一尊冰山的.

百里明宸没有说话,只是将眼睛危险地眯了眯.

气氛有些冷了,花了了咽了口吐沫,尽管百里明宸没有再对她下杀手,前天还算救了她一条小命,可是她在他面前就是放松不下来啊.关键是第一印象太重要了,如果初见的时候这个冰山不是要杀她,那么她现在肯定自由惬意多了!

"王爷,午饭您想吃什么?"

老钟见百里明宸有些阴冷地盯着花了了,他害怕这位冷情的主子会收拾花了了,所以便请示了一声岔开话题.百里明宸自然看得透他的心思,他面上不动,心中却是一声冷哼,盯着花了了的目光锐利了几分.

真是看不出来,这个女人还挺会收买人心的!老钟可是宸王府资格最老的老人了,平时最伶俐不过的人精,如今到了花了了面前,居然这么听话?

百里明宸一直不说话,周身笼罩着冷厉的气场,老钟暗自滑落一滴汗,心里祈祷着王爷千万不要发怒.而花了了却早已受不了百里明宸这种无声的凌迟,她装作满不在乎地清了清嗓子,"呃,那个,我饿了,先吃饭吧.老钟去厨房催饭,翠屏翠霞去打水给我洗脸,我去茅房!"

花了了语速极快地说完,一溜烟便从百里明宸眼前消失了,显然这个女人的算盘打得极好,百里明宸这座大冰山实在是太冻人了,她不仅自己成功逃逸,还解救了另外在场的三人.

花了了一边拍胸脯暗自庆幸自己机智一边从茅房里走出来,迎面便碰上了衣带生风的风萧萧.

"哇!人生何处不相逢......"

风萧萧仰天感慨.

"风人妖居然亲自上茅房?稀奇稀奇......"

花了了含笑点头示意.

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各自抬眸一望,视线相触,风萧萧咧唇一笑:"去哪玩?"

花了了眉头一挑,"圣女谁?"

两人都是人精中的人精,自然谁都不肯先输掉一步,所以结果自然是谁都没有得到答案.

等花了了再回到自己的屋子,百里明宸已经离开了,她快速地吃完饭换好衣服,然后便带着老钟及两个丫鬟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王府高台之上,一坐一立两名风华皎皎的男子,目送花了了及老钟等人鸣锣开道地离开,风萧萧摇头失笑,"你这个王妃,真是个稀奇玩意."

百里明宸面无表情地看着某人的背影,淡声道:"暗卫可安排好了?"

"放心,她现在可是重要人物,哪敢有闪失."

百里明宸点头不语,深邃的双眸中幽光寂寂.

"王妃,就是这里了."

两刻钟之后,老钟将花了了领到一家粥铺前,这家粥铺规模颇大,足有一般粥铺三倍的面积,且门窗招牌崭新,一看就是刚刚建成的.

花了了满意地点点头,一天时间就做到如此,老钟不愧是个得力人.

这家粥铺位于长安街西段,百姓聚集区,尤其这一段百姓皆贫苦,临街便有一条巷子曰陋巷,顾名思义,就是这条巷子的人都很穷.

如果说玄月国皇城也有贫民窟的话,那么这条陋巷无疑就是皇城的贫民窟.看来老钟果然是个伶俐人,很能领会她的意思.

花了了冲老钟竖了竖大拇指,然后大手一挥,"开始吧!"

花了了一声令下,数名王府家丁动作麻利地从粥铺里搬出五大桶冒着热气的粥桶,与此同时,锣鼓声鞭炮声齐响,本来就足够吸引人的一拨人一下子便吸引了无数百姓的注意.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