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表小姐(上)

第六章 表小姐(上)

将近两个月没有好好地梳洗一番,那一身的脏乱臭可够楚沐颜受的。

而此刻她正惬意的躺在温润的木桶中,将自己那脏兮兮的小身板浸泡清洗得干干净净,外加小眯一会,舒爽无比。

“公子,衣服我放床边了。”

公子?听着这称呼,楚沐颜一时没反应过来,回想了下自己先前的模样,也难怪别人将自己的性别认错。

想着也洗了好一会,既然衣服来了,楚沐颜起身将自己的小身板从大木桶中爬出来,然后擦干穿衣。

“吱呀~”房门再一次被开启,刚刚那小丫鬟这次端着点心走了进来,冷不丁看见衣衫半露的楚沐颜,立马羞红着脑袋别过身子。

“公……啊!奴婢……奴婢待会进来。”

“过来。”

楚沐颜好笑的看着那小丫鬟背对着自己,颤巍巍的慢慢挪过来,好像自己要吃了她似的。

“转过来吧。我不太会穿这里的衣服,你帮我吧,如果能拿套女装就更好了。”

小丫鬟战战兢兢转过身子,原先还眼帘半垂不敢正视。闻言,一双大眼突然张开直愣愣的看向楚沐颜,充满了不解。

“女装?”

“是啊,我也是女孩子,待会穿男装见你们家主不是会很奇怪?”

“原来你是女的?刚刚吓死我了!”

小丫鬟深吸口气,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自我安慰下。突然想起什么,偷偷抬眼望了下楚沐颜,后退半步,缩了缩脑袋,再次变得战战兢兢。

“小姐,不好意思,奴婢失礼了。”

“那么拘谨做什么?刚刚不是蛮好嘛?”

楚沐颜看着自己在小丫鬟的帮助下,非常快速的换上了飘逸的古装,这丫头的手脚还挺麻利的,性格也不错,就是太拘谨了点。

“你叫什么?”

“奴婢叫夏柔。”

“别奴婢奴婢的了,我比你也高贵不了多少,以后在我面前随意就好。”

仅仅一句平常的引导语,哪成想这小丫鬟反应那么大,将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满眼崇拜的看向她。

“才不是呢!小姐是高贵的灵师,哪里是我们这些普通下人可比的。”

“算了,随你。我想静一静,你先出去吧,待会有事记得叫我。”

“是,小姐。”

楚沐颜刚才真是被小丫鬟的高声吓了跳,瞧那丫头认真的模样,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看着夏柔毕恭毕敬退下的身影,她摇了摇脑袋,无奈一笑。

这里不就和她原先世界的古代一个样,人分三六九等,阶级高低分明,直入人心啊。

夏柔刚转身出门,一回身不曾想迎面撞到一人,抬头望去吓得她整个人都软了,立马跪下。

“奴婢见过表小姐。”、

“啪~”一个耳光扇过,夏柔被打的侧倒在地,红红的五个手指印分外明显。

“怎么走路的,连规矩都不懂!”

“奴婢错了,表小姐赎罪!”

夏柔连脸颊的疼痛都不敢揉,赶紧再次跪好请求原谅。

“哼!”被称作“表小姐”的女子,压根不屑理会,一脚踹开她,反倒是对着她走出的厢房来了兴趣,“这里面是谁?”

“回表小姐,屋内是二少爷带回的灵师大人。”

灵师?

就在表小姐柳如画思索之际,听到门外声响的楚沐颜“唰”得打开了门,第一眼就瞧见地上夏柔的狼狈摸样。

“怎么回事?”

柳如画与突然出现的楚沐颜四目相对,见这所谓的灵师竟然是个漂亮灵动的女孩,心中不爽当场质问。

“你什么人?谁让你进凌府的?!”

楚沐颜没搭理眼前的傲娇,径直走到夏柔身旁将她扶起。

“到底怎么回事?”

“小姐不用管奴婢,是奴婢冲撞了表小姐,该罚。”

夏柔赶紧低眉顺眼的站到一边,虽是拒绝了楚沐颜的帮助,可心中对她的崇敬更高。

小姐真是好人,肯为我们这种奴婢出头。但她又怎么能因自己而令小姐得罪表小姐?表小姐的刁钻跋扈谁不知,她不能给小姐添麻烦!

看着夏柔的摸样,既然人家不愿接受自己的好意,楚沐颜也不是非得凑上去不可。转身,当即准备回屋。

可想起她如何进凌府的柳如画哪肯放过她,顿时拦在门口对她怒目而视。

“说,二表哥带你进府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想耍手段魅惑表哥?!”

呃,魅惑?

楚沐颜实在不知道这姑娘的大脑思维是如何转动的,怎么好好的就觉得自己会魅惑别人?

瞧瞧自个扁平瘦弱的小身板,即便是要魅惑也得有本钱啊,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孩子!

不想搭理眼前患有妄想症的病患,楚沐颜直接推开她的身子踏入房中,转身、关门,没给那柳如画一点反应余地。

“该死,开门!”

柳如画不爽的一脚踹在门上,一时受不住力道用力过猛,门倒是没什么大的损伤,反而是她的脚疼得要命,疼的脸都皱起。

夏柔见柳如画不甘心的还想撞门,急忙上前阻止。

“表小姐,怎么说这小姐是二少爷请进凌府的,您不能这样!”

“滚开,一个丫鬟都敢管我的事,谁给你的胆!”

柳如画的脸色更难看,双眼冒火恨不得撕了这小丫鬟。刚刚还唯唯诺诺的小丫头,现在竟然为了这来历不明的人胆敢和她做对?真是找死!

抬眼盯着厢房紧闭的房门,柳如画眼中嫉恨之色一闪而过。

她千般讨好万般顺从,竟得不到表哥的半点注意。凭什么你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就能入表哥的眼?

不就是灵师吗?我也是!有什么了不起!

“落梅,给我把这门给砸了!我倒要看看,她这一无根无萍的野丫头怎么跟我斗!”

“是,小姐。”落梅闻言,左顾右盼也不知从来找来把大铁锹,高举过头,对着门就这样狠狠砸下。

“砰”的一声巨响,木屑飞溅,好好的房门突兀的出现一个大窟窿,惊起一阵尘埃。

眼见情况不对,夏柔趁着她们不注意,蹑手蹑脚的慢慢向外挪去。

得赶紧通知二少爷,天知道这次表小姐又要弄出什么事情!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