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灵师鉴别(下)

第十四章 灵师鉴别(下)

“你能自己控制灵力?!”凌子业有些不可思议。根据他对楚沐颜的了解,她应该对灵师这方面的知识知之甚微,可竟然已经能够做到控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很简单,灵师应该都会吧。”楚沐颜再一次莫名了,怎么他的问题那么奇怪?这神奇应该不是坏事,难道说她不但不是伪灵师,而且还是个天才?瞬间,楚沐颜的自信又恢复了点,心情也相对变好很多。

楚沐颜可不知,她这简单的动作被灵师称之为控灵,是灵师修炼中重中之重的技术。而她刚刚所做的聚灵出体,是最基本的控灵之术,一般灵师至少得花费几年才能练成。要是让人知晓她仅凭几次无意的经验就做到这最基本的控灵之术,绝对被称之为妖孽!

所以,凌子业的惊讶也无可厚非,在他的认知中,像楚沐颜这种初涉灵师领域的新人,应该还不会控灵,因此对于他们的类型鉴定,才需要其他相对老练的灵师引导完成。

凌子业深深注视楚沐颜良久,久到她浑身不自在心理发毛的时候,有些感叹的放开她的手道:“沐颜,你就像刚刚那样,将灵力凝聚于手掌之中,直到水晶达到饱和状态即可。”

真不知上天对她开了怎样一个玩笑,如若她的控灵之术天生而成,那得是多大的天赋啊!可偏偏,偏偏传言……传言果真是事实吗?

此时的凌子业脑中产生了怀疑,对楚沐颜是伪灵师的怀疑,尽管曾经她的测试是父亲亲眼所见,他也不相信如此天才的灵师竟然是个伪灵师。那样太暴殄天物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测试水晶在两人的注目中越来越清透,在水晶内部慢慢形成波动,缓速流淌,使整个水晶变得灵动闪亮。

当楚沐颜手中的红光开始外溢,不再被水晶完全吸收时,她疑惑的看向凌子业道:“可以了吗?”

而凌子业还死死盯着水晶没缓过神,好半响,极其失望的叹息道:“行了。”

“子业哥,我……是属于哪一类灵师?”楚沐颜见到凌子业的表情,答案已经猜到八九,可还是想亲耳听见他的回答,即使那希望仅有百分之零点零一。

凌子业望着楚沐颜沉默了,他不知该如何说出那个令她绝望的消息——伪灵师。

他将水晶从她手中拿起,瞧着这越发剔透无瑕的水晶,一丝流光在内缓慢旋转,如湖水平静的微波,几乎令人忽视。

刻意的背过身去,凌子业状似自言自语的讲起了测试水晶的解读之法,却怎么也不愿再看向楚沐颜,他怕见到她的伤,见到她的低弱更甚至绝望。

“当灵力注入,检测水晶会反应出灵力的属性。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九属性,分别对应黄绿蓝红棕青紫白黑九色。而水晶体内灵力流动的急缓反应了灵力的伤害性强弱。当水晶内部的灵力形成某些特殊特征时,表明此灵力带有辅助功能。”

至始至终,楚沐颜都认真听着他的言语不发一声。而他在说完后,便将那透明的水晶放于桌上,自己走出屋子,将这个空间留给她一人。

凌子业不知,楚沐颜的这次测试与她曾经的测试一样,他们忽略了一个现象,一个不易察觉却至关重要的现象——水晶的纯净度。

至今为止,无一灵师的灵力在测试水晶中能如此清透与水晶浑然一体,越是低级的灵师灵力越为浑浊,楚沐颜的灵力可谓是个异数。然,他们都忽略了。他们更不会知,若是将这注满灵力的水晶置于光下,能够见到另一幅梦幻的现象。

当然,这都将是后话。

此刻,楚沐颜紧盯着那剔透水晶,小心的将它捧于手中,笑了,笑得有丝惨淡。

水晶内什么也没反映的她,那就是伪灵师咯,灵师中的废柴啊!呵呵~

……

“小姐,你回来啦。晚膳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现在上桌?”夏柔一见楚沐颜便上前见礼,满面笑容相迎,得到的却是漠视而过的身影。回头望向楚沐颜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小姐她没事吧?怎么好像没了生气……

“呸!呸!呸!”发现自己想法不对,夏柔赶紧对着地面吐几口唾沫。好好的人怎会没生气?!别尽想些乱七八糟的!

“夏柔,你这做什么呢?”兰香正巧经过,见夏柔奇怪的举动不解道。

“没什么。只是……”见到兰香,夏柔感到找到了主心骨,心直口快的她直接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香兰姐,刚刚遇到小姐,我觉得小姐神色有些不对。要不你去瞧瞧?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这丫头,主子的事哪轮的到我们管。只要……”

兰香话还没完,就被突然传出的“乒乒乓乓”声给打断,细听之下,竟然是从小姐房内传出,两人赶紧向楚沐颜屋内跑去。

“小姐,出什么事了?!”夏柔担忧得紧,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撞开房门冲了进去,“小姐——”

遍地狼藉的屋内惊到了两人,几乎所有的物品都凌乱散在地上,像茶壶水杯等易碎物品早已变成了碎片。而楚沐颜,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这凌乱的地面一角,发丝衣衫也随之凌乱,双手抱膝,一双大眼默默地盯着地面,却没有焦距,仿佛人偶般失了色彩。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说句话呀!”夏柔瞧着这样的楚沐颜,眼眶都湿了,激动地上前摇晃她的身体,似乎这样就能唤回什么。为什么小姐会变成这样?明明早上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就成这副模样了?!

“小姐,是在二少爷那发生什么事了吗?”兰香上前制止了夏柔的摇晃动作,蹲下身子特意与楚沐颜的眼睛平视,一字一句清晰而真诚地道,“如若不介意,奴婢愿为小姐分忧。”

“出去。”

楚沐颜撇开视线,几不可闻的声线从口中溢出,无力的紧咬唇瓣,指尖都掐入掌心之中。

为什么?连静一静都那么难吗?现在的她还能够做什么?!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