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以灵试琴

第十九章 以灵试琴

楚沐颜回到自己的院子,累了一天人已很疲惫,可还是抱着她的凤栖琴坐在院中,就如曾经直到凌晨的到来。

新的一年,一切都会好吗?

跪坐而下、琴于膝上、指甲微抚,伴随着声声炮竹,动人的乐曲倾泄而出。

“叮~”最后一个音符完结,正是凌晨的那一瞬。

楚沐颜忽的躺下,望着星空,思绪也随之飘向远方。

爸妈还好吗?哥哥和她都走了,这个年不会太清冷吧。

还记得往年哥总喜欢逗她,如今是否在天上看着自己?

曾经哥哥最喜欢武侠小说,小时候整天拿着把剑瞎比划,真以为自己是侠客呢!若是他知道她现在正在一以武为尊的世界,是不是会很羡慕?

他又怎么知道如今的她,也只不过是个空有灵力,只能弹弹琴看看书的废物?!

等等!

突然想到什么,楚沐颜猛地从地上跳起,抱着手中的琴神情兴奋。

说起武侠,似乎以琴作为武器的也不少。若是她没想错,她现在体内的灵力就相当于天朝的内力,既然别人能以内力幻化琴音慑人,她为什么不能以灵力控琴伤人?

好吧,不得不说楚沐颜想发是好的,却没有根据。她所幻想的都是小说中的情节人物又怎能全部当真,可她就真这么做了!

抱琴、聚力、弹奏!

“嗡~”地一声沉闷声响,琴弦在楚沐颜的力弹下剧烈晃动,险些断裂,她自己的手指被力道震慑更是划开了口子。

楚沐颜将手指含进口中舔去血珠,目光深深注视着晃动的琴弦,大脑正快速运转。

直接用灵力作用于琴弦之上似乎不对,琴到底是凡物,就凭她如此温润的灵力都会造成这样巨大的影响,更别说具有攻击性的灵力了!强悍的力道还未射出,这琴倒是先要被毁,那得如何是好呢?

再次将琴放于膝上,楚沐颜一个深呼吸,灵动的指尖再次在琴弦上飞舞。

凝神静气,将灵力一点一滴聚集在指尖。

随着她的思绪,她指尖渐渐有红光闪现,可随即“砰”得一声巨响,琴翻了出去。

控灵术哪有那么容易做到,更何况还是这种精确道十指指尖的精细控灵!

“噗~”鲜血喷出,楚沐颜的小脸变得惨白,可她仅用手腕擦去嘴边的血迹,继续将琴拾起查看。

还好,琴没有损坏,刚刚她采取的循序渐进方式似乎也行不通,还能如何?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夏柔被院外声响惊动跑出来瞧瞧,哪知看见楚沐颜趴在地面,身上还有血迹,真真是吓得声音都提高八度,“小姐!你受伤了?!”

“怎么了?”兰香被夏柔的声音给惊出来,见到楚沐颜的情景,神情变得凝重,“奴婢这就去请药师。”

“不用了!”在夏柔的搀扶下,楚沐颜从地面爬起命令道,“扶我进去。”

“把琴给我拿来,你们退下吧。”楚沐颜躺到床上,还不忘了她的琴,只有将琴放在伸手可及处她才安心,毕竟如今这是她仅存的一点希望。

“小姐~”夏柔有些不放心,可在兰香的眼神示意下,还是先行退下。

“夏柔,今晚我们就在门口轮流守着,天色已晚,具体情况等明早了解清楚再看。”兰香叮嘱着夏柔,眼神不时向楚沐颜刚刚倒地的地方瞧去。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的,兰香姐。”夏柔点头应是。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再瞧屋内,楚沐颜躺在床上深深注视着身旁的古琴,眼中有着不甘。

到底要如何才能做到以琴为武?

她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疲惫得坐起身子,再次将琴拿过,楚沐颜开始了她的弹奏,仅仅的弹奏。

十多年的弹琴生活使得她与琴几乎是一体的,每当她有烦恼困惑的时候,都会弹上一曲,她的心会彻底静下,一切的忧虑仿佛都会跟着琴音一起消散。

一曲才弹一半,楚沐颜的双眸精光一闪,忽的勾起嘴角。

她真笨!琴之所以为琴,不就是因为它能散发出美妙的音律令人向往,她竟然忘了这最为重要的关键!

音律有跌宕起伏轻重缓急,她是不是可以借助音的力量,将她柔静的灵力带起波澜,或者说借助琴音的波动使她的灵力活起来!

不顾此时身体的嬴弱,想到就做。要想激发出灵力的强悍的破坏力,她首先想到的曲目便是《十面埋伏》

楚沐颜神情萧杀弹奏的同时,将体内的灵力再次凝聚于指尖。

随着音律激发!

心中默念,红光从指尖一闪即逝,顺着琴弦向外射出,可并没有她想象中那样的强力,仅仅刚离琴弦便已消散。

不行!气势不够!得注意律动节拍!

楚沐颜反复思量,不甘得再一次尝试。

“砰!”古琴落地的巨响惊得门外的夏柔直接冲了进去。

“小姐——”夏柔瞧着眼前喷射而出的血迹,整个人都无措了,一把抱住面色惨白看似毫无生气的楚沐颜哭嗓这惊呼道,“救命啊!来人啊!兰香姐——”

“怎么了?”兰香走进屋内,见闭目躺着的楚沐颜大脑也一片空白,赶紧上前将食指伸于她鼻尖,随即送了口气,“夏柔,你先照看着小姐,我这就去找人。”

楚沐颜的突然喷血晕厥几乎惊动了凌府上上下下,此刻除了凌府的药师以及夏柔在屋内,其余人都在屋外的厅内等候。

“到底发生什么事?”凌啸海坐在主位脸色极差,几乎在暴怒的边缘,看向面前跪着的兰香拍案而斥,“你们是怎么照顾主子的?!”

“父亲息怒,现在最重要的是丫头的安危。”凌子轩见他情绪激动上前安抚,转身看向兰香特意声音放柔问道,“你别怕,将刚刚发生的一一道来。”

“是,事情是这样的。”兰香回想了下晚上的经过,“小姐回院后就一个人拿着琴在花园内弹奏,后来有异声,等奴婢们出去看,小姐当时就脸色不对,地面上也有血迹。可是小姐没让奴婢声张,之后小姐到房内休息,奴婢不放心便轮流在外守着,可没想到……”

“之间有外人来过吗?”凌子业不解,一个人好好的又怎么会受伤?

“没有。”兰香应道,想了下又补充道,“不过据夏柔道,小姐出事前她有听到琴声从房内传出。”

“琴声?”凌子轩脑中一直回顾兰香的话,可却理不出头绪。这和琴又有什么关系?但若说无关,两次受伤又都是有弹琴的片段,难道弹琴还能伤身?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