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六章

平时碰见江越的时候虽然不少,可是两人很少单独说话。今天江越突然过来和林湄主动攀谈,林湄还真有点奇怪。“有点累了,歇一会儿。”林湄说。今天林湄为了跳舞,穿了件大裙摆的紫色长裙,长发柔顺地披散下来,显得人尤为温柔文静。接下来江越却不再提提跳舞的话题,转而问起林湄学生会的事。他的话不是很多,周围舞曲的声音又响,到后来两人也就不说话了。

很快舞曲到了尾声,这次却几乎没有中断多一会,就响起了一首探戈舞曲。“一起跳一曲。”江越突然对林湄说,接着就拉起了她的手。一霎那,林湄有点不知所措,在头脑做出决定前,她发现自己的手在江越伸过来的时候,已经及时地迎了上去。“可是我才刚刚学,还不是很会。”“没事,我带你。”说着,江越已经开始行动,在其他人还未回到座位上之前就带走了林湄。

林湄只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温暖干燥的大掌包围了起来,几步就被带到了舞池中。不一刻,自己的腰已经被环住,“跟着我跳就行。”林湄听到身边的人说。热情奔放的探戈舞曲让林湄不能多想什么,只能紧紧跟着江越的步子,脑子里拼命回想舞步到底怎么跳。也许是为了自尊心,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她就是不愿在江越面前出丑。江越似乎是发现了怀里的女孩很紧张,嘴角不觉漾起了微笑,“放松,别紧张。"

林湄循声抬头,看见了一张微笑的脸。这张脸上面硬朗的线条在这个微笑下变得柔和了少许,眼里似乎还有一丝温柔。触到这样的眼神,林湄的脸不能自控地就浮上了一片晕红。不觉地“嗯”了一声,脚步就跟着江越动了起来。她感觉对面舞伴的手势坚定有力,带着一丝霸道和不容置疑,在这样的人带领下,对于一个生手还真是省力。多年的舞蹈基础帮了林湄,很快她就能从容地跟上江越了。

两人的舞步渐入佳境,配合愈来愈默契。有时身体需要紧紧相依时,林湄能嗅到一股独特的男子气息,不同于任何人,这种气息让林湄感觉如此浓烈,似乎铺天盖地笼罩了她,带着蛊惑的魅力,让她几乎不能思考。

林湄从未试过这样的感觉,一直以来,她都是冷静的,和任何男孩相处的时候她都能同时冷静的思考,温和的周子扬,洒脱的贺铭,他们的气息和味道她都可以用一种欣赏和客观的感觉去体验和评价,唯独对江越,林湄发现自己过去18年的经验没有任何一项可以用作参考。

整个过程中,林湄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直到舞曲结束,江越离开,她才回过神来。一个工大的男孩邀请她下支舞,她下意识地就下了场,男孩对她说了什么话她根本就没记住。下了舞池,她忍不住抬头寻找那个俊美的身影,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也许离开了?

直到舞会结束,她才在门口发现了江越。他还在和校学生会文艺部的人一起工作。上半场没见他下场,之后也没见到他,似乎整场,他只和她跳了唯一的一支舞!意识到了这点,林湄的心不能自控地加速跳动了起来,脸上只觉发热,摸下来,却并没有汗。

舞会让406寝室每个女孩都很高兴,这场舞会没有人做壁花,就连衣着最为朴实的蒋晓歌也跳了好几支曲子,其中有两支曲子都是郭东请的。李梦迪认识了一个工大一年级的男孩,叫孙跃,他和李梦迪一起跳了好几支曲子,后来歇场的时候干脆了同学一起过来和林湄她们攀谈了起来。孙跃看起来非常开朗热情,他提议两个寝室找个机会一起聚一下,结成友好寝室。

要说男女生宿舍结成友好寝室在大学里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不过大多发生在大一,这时刚入学,对什么都新鲜,也希望扩大自己的交际范围。工大的男生和H大的女士结成友好寝室可不在少数,没办法,工大的女生太少,总的来说外形气质方面和H大的女生也没法相比。孙跃他们班20多人,只有5个女生。他们如果不想办法向外发展一下,可能大学毕业都没多少机会交到女朋友。

孙跃行动力很强,下个周末,就领着工大的同学上门拜访了。孙跃一共带了4个同学,都是同班同学,学自动化控制专业的。406寝室室长刘博雅带领室友热情接待了来自工大3宿208寝室的一群男孩,这些男孩来自天南地北,南方人北方人都有。双方谈得很高兴,约好下周末一起去B市的郊区西山看红叶。

李梦迪和孙跃成了两个寝室的联络员,林湄发现她对这次郊游非常热情高涨,主动承担了策划工作。她和孙跃在这期间又见了一次面,两人一起商量郊游路线,制定预算。一周时间很快过去,周六早上在大家的盼望中来到了。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