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八章

时间过得很快,好几个学科的期中考试都到了。考《新闻史》的时候,林湄发现自己正好坐在江越的前面。这个课目基本上就是靠记忆力,所以林湄答得很快,考试时间才过去一半就答完了。正在检查卷子,她发现后面有人踢了踢她的椅子。她回过头,发现江越正在向他使眼色,手指了指桌上的卷子。林湄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答好的一张卷子放在了一侧,自己检查另外一张。检查好了这一张,她又把卷子换了一下。

监考老师在上面好像并没有注意这边,林湄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检查完毕林湄很快就交了卷子。离开了考场,林湄说不出心里的滋味。她发现自己不忍心拒绝江越,可江越的行为又让她感到非常遗憾。

尽管她知道像江越这样的体育特招生学习没有好的,平时也经常听说他们课外活动多,学习时间少,考试有时候钻点小空子,可是从来没有把这点向江越身上套过。就好像自己看上了一块玉,都准备买回家了才发现这块玉有瑕疵,心里的失望是没办法说的。

回到寝室,林湄找了个机会把这事和晶晶说了。晶晶看了林湄一眼说:“这算什么啊,体育特招生几乎都这样。前两天考英语何清刚还请我帮忙了呢。他们高考分数这么低,学习本来就不好,到了学习还要参加训练,哪有那么多时间学习,也就是混毕业吧。”林湄不再说话,心里好受了点,但还是有些别扭。

大学的时光过得就是飞快,期中考试成绩出来,林湄各科都得了优秀的成绩,在老师心目中不免更上一层楼。晶晶和李梦迪的成绩中等,蒋晓歌成绩也名列前茅。江越何清刚他们的成绩不出所料是垫底的。

林湄的生活还是那样三点一线,不过跟其他同学不同的是她还要做点学生会的工作。在学生会免不了和周子扬接触。周子扬对待林湄一直很关照,偶尔工作晚了,他就送林湄回宿舍。天气凉了,她和晶晶、李梦迪和蒋晓歌约好周末去逛街,买点过冬穿的衣服和鞋。

B市的商业区在东面,林湄她们所在的大学校区在市区的西侧,所以要去商业区那边还真不近。几个人坐上公交车上了路,尽管事前向王冉请教了一番,可因为没有本市人不熟悉道路,后来发现还是走了冤枉路。商场里面的衣服太贵,她们听了王冉的话直奔地下商城,那里的衣服款式新颖,质量上要高于服装市场那样的地方,可是又不贵。王冉说,要是她们砍价砍得好,和服装市场价格也差不多。

林湄爱穿裙子,她看上了一件厚呢长裙,又买了一条里面带绒的打底裤,冬天只要不是最冷的时候穿都可以。裙子不便宜,不过林湄的家境不错,妈妈每月给的生活费非常充裕,林湄没怎么犹豫就买下了。晶晶买了一件外衣一条长裤。

蒋晓歌买了一件棉服,式样非常普通,但胜在便宜,是一个商家处理的去年的尾货。蒋晓歌家在小县城,只有父亲一个人在企业工作,妈妈没有正式工作,还有个弟弟,所以经济比较紧张。她平时吃饭都很省,穿衣方面自然不能追求什么款式。李梦迪只买了一双靴子。

大家手上都提着东西,李梦迪建议中午大家去小吃一条街去吃中饭。小吃一条街离地下商城不远,大家想了想都同意了。来了B市好几个月,大家还都没有尝过当地的美食呢。食堂的饭菜只能以能吃来形容,别的就谈不上了,大家也都想换换口味。

今天天气晴朗,小吃一条街上许多商家都摆出了露天摊位,人声鼎沸,好不热闹。食物的香气混着嘈杂的人气,让每天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姑娘们感觉到了一股世俗的气息,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小吃街上的顾客年轻人居多,很多可以看出是大学生,还有一些旅游者,也有少数外国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游客。B市附近有几个著名历史文化景点,所以平时游客也不少。

林湄她们走过了好几个摊位,最后大家都累了,也不想再挑选下去了,就一致同意在一个叫“砂锅居”的地方停下来。马上就进入冬天了,天气已经很凉,吃些热汤一定很舒服。几个人推门进去,店内还不小,有二十几张桌子。她们向里面走去,寻找空位,还未找到空位,就听见一句:“这么巧?你们也过来吃饭?”抬头望去,只见何清刚、江越和另外一个男生坐在墙角的一个桌子边,正在向她们打招呼。

大家七嘴八舌互打招呼,最后决定拼桌。“坐在这边吧。”江越主动起身张罗座位。他正好挨着林湄,林湄看他让座也不好拒绝,最后两人挨着坐下了。江越他们也刚到,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一起点两个大砂锅,再点几个凉菜和主食。不一会,砂锅就上来了,凉菜也上得很快,大家都饿了,谁也没有客气就开始吃起来。

桌子是两个拼在一起的,有点大,有些菜挟起来很不方便。林湄有点不好意思挟远的菜,不想江越却特别自然地给她挟她够不到的菜,还挟了好几次。看到江越这样,林湄心里有点甜,有点得意,还有点别扭。不过看看周围,大家好像谁都没有注意她们,也就不谦让声张了,免得惹人注意。

结账的时候江越和何清刚执意要付钱,说是他们俩一起请,感谢期中考试前借笔记和请教问题。林湄她们推让了一下就让他们付了。回去的时候自然大家一道。去H大那边没有直达车,她们先上了11路,又换了308路。11路还好,308路上非常拥挤。上车的时候,江越把林湄推到了前面,自己在后面护着林湄,最后大家总算一起挤上去了。

上去之后,林湄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挤到车窗前,停下一看发现江越也跟着挤过来了。江越伸出一只胳膊握住上面的扶手,另外一只胳膊环住林湄,保护她不被边上的人挤到。这个姿势很像一对情侣,林湄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孩子这样呵护。

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空隙,被江越这样护在怀中,林湄能够感受到他坚实的胸肌,还有他身上传出的淡淡体息。在这种气息的笼罩下,吃饭时心里的那一点别扭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种感觉又来了,她觉得自己的思想再一次几乎停滞,周围的喧嚣,吵闹和拥挤好像都被隔绝在外,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身边这个男孩的气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江越只是默默地护着她,林湄什么也不想,这个怀抱太过温暖,她只愿时光能在这一刻停滞,永远也不下车。

上车拥挤,其他人都不知被挤到哪里去了,一直到H大站点,下了车所有人才聚到一起。没有人注意到车上的情景,进了校门,大家才告别各自回宿舍。当天晚上,林湄失眠了。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江越的身影。他看着她时明亮的眼睛,灼灼的目光,他护住她时温暖宽广的怀抱。可是考试时的一幕却时而跳出来,破坏她心里满腔的旖旎。她一向引以为傲的逻辑思考能力在这件事情上好像完全失去了作用,最后不知什么时候,当翻了不知多少次身后,林湄终于睡着了。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