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B市的秋天非常短暂,霜重过后,层林尽染,之后就是落叶满径,只有松柏还能保留一抹绿色,给这个萧瑟的冬天增加一点色彩。林湄属于那种文学青年,有时有点悲Chun伤秋,自从入冬之后,她的心情就失去了明媚,加上江越的影子时而在心中出现,她对此又非常茫然,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在这种心境下,她写了好几首诗,后来在晶晶的建议下,又挑了两首投到了校报。

工大的孙跃、李建和裴俊在这期间又来了一次,大家主要是在寝室里聊天,孙跃他们还约林湄她们去工大玩。

这天,古汉语课刚刚下课,林湄拿着书包正准备去另外一个教学楼,突然听到走廊里有人喊:“林湄!”林湄回过头来,原来是周子扬在喊她。“正好碰见你了,我就不用特意去找你了。”周子扬跑过来,高兴地说。“周师兄找我有事?”林湄问。“是啊,你给校报投稿了吧?校报编辑杨老师觉得你的文笔不错,听说你又是学新闻的,问你想不想到校报来做记者。你要是感兴趣,今天下课后我领你去校报和杨老师谈谈。”周子扬说。

“校报记者?”林湄一听提起了兴趣。可是转眼一想,她又有点犹豫:“我能行么?”“没关系的,虽然说校报很少吸收大一的学生,但也不是没有收过。你专业课成绩好,文笔也好,肯定没问题的。”“那好,下课后我跟你一起去吧。”林湄一听很高兴。

周子扬已经在校报工作一年多了,其实林湄这事也是他向杨老师大力推荐的结果。他对林湄有好感,愿意多制造一些机会和她相处。看到林湄的诗,他非常高兴,立刻想起林湄既然写作水平高可以到校报工作。校报有许多学生记者,平时每周出一期报纸,上面除了刊登投稿外,还有许多学生记者采写的文章。

校报这个地方不但能锻炼人,也能给两人增加很多相处的机会,毕竟学生会的工作并不是很忙,两人能光明正大的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他是那种谦谦君子,即使追求女孩子,也做不出那种死缠滥打式的刻意追求,他更希望两人能够在自然的相处中加强了解,最后水到渠成。

听到林湄同意了,周子扬也很高兴,两人约好了下课后在主楼门口见面。下了最后一节课,林湄让晶晶帮忙把书包带回寝室,自己走到了主楼门口等周子扬。走到主楼前面,离门口还有十几米,林湄就看到了周子扬。他站在最高一级台上,穿一件米色的厚风衣,手里拿着几本书,显然是刚下课。

周子扬肤色白皙,身姿挺拔,服装并不打眼,可干净整洁,身上有股浓浓的书卷气,站在人来人往的台阶上,那种风度令林湄不仅想到了“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句诗,心想,君子如玉这句话如果来形容周子扬还真的是很贴切的。

周子扬此时显然也看到了林湄,他一边向林湄招手一边喊:“林湄!”就要下台阶来迎林湄。林湄赶紧快走几步迎上了周子扬,两个人说说笑笑走向校报办公室。校报办公室位于三楼,是间不大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两张办公桌,一个是主编的,另外一个就是编辑的。两人进去的时候,主编和编辑正好都在。主编老师姓刘,是个40岁左右的女老师,另外一个编辑就是杨老师了,杨老师才留校两年,是个风度翩翩的小伙子。

“哟,周子扬带来一个美女啊!”一看到两人,主编刘老师就开起了玩笑。刘老师Xing格开朗,常常爱和同学开玩笑。周子扬是校报的老记者了,和两位老师都很熟。“给咱们校报增加点色彩。林湄可是个才女,中学时候就发表过不少文学作品了。”“是么?那太好了,咱们校报就缺美女呢。”刘老师笑着说。

接着两位老师又问了林湄几个问题,让她回去把写过的作品整理一下下次带过来看看,会面就结束了。走出办公室,林湄对周子扬说:“多谢周师兄了。”周子扬一笑,说:“跟我不用那么客气。你回头整理一下作品,我帮你带过来,估计问题不大。”林湄答应了一声。两人就向宿舍区方向走去。

走过运动场,前方来了几个拿着篮球的大男孩。“周子扬!干嘛去了?”为首的一个有点胖的男孩大大咧咧地嚷到。“到校报办点事。”周子扬神色不变地回答。几个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林湄,不过看到周子扬云淡风轻的模样到也没说什么别的话,几个人没有停留就继续向前走了。“我们寝室的同学。”周子扬向林湄说明。林湄点点头,看周子扬一幅很自然的样子也放松了,两个人并肩,但中间保持着一定距离,一起走回了宿舍区。

刚才被周子扬的几个同学用好奇的眼光打量了一遍,林湄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她能感觉周子扬对自己非常照顾,可是日常相处,周子扬一直很亲切自然,对她的态度温和有礼,又让人不能多想。没上大学之前,林湄有时也想象过自己以后的男朋友的样子,古代才子佳人的故事看多了,她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应该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和才子形象,想到这里,林湄突然醒悟,周子扬不就是这种类型的么?可是和周子扬在一起的时候,她只觉得很舒服,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心跳的感觉?林湄想不明白,甩甩头,强迫自己不再想这件事了。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