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林湄没等几天就等来了周子扬的消息,不出所料她被校报录取了。林湄非常高兴,周子扬说等周末到406寝室送还她的作品,顺便取回他的东西。其实周子扬的作品林湄已经看完了。周子扬给林湄的是一篇短篇小说和两篇文学评论。

林湄发现周子扬果然不负才子之称,小说倒还罢了,文学评论写得非常好,思路清晰,剖析深刻,用典精当,真是不可多得的好文章。林湄心里非常佩服,对周子扬的印象更好了。室友们听说是周子扬的文章也要过去看了一下,纷纷称赞。

晚上的卧谈会刘博雅一向话不多,今天看完周子扬的文章却一反常态,和大家讨论了起来。说起周子扬,大家都很佩服,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是大二的才子。“听说他专业课差不多年年第一。”晶晶说。“那太了不起了!”刘博雅说。“周师兄看起来特别有书卷气,你们知道他父母是干什么的么?”刘博雅问。

“听说他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他爸爸好像就在咱们学校。”王冉提供消息。“怪不得呢,他看起来就像是书香门第出来的。”晶晶感叹。“那他有女朋友了么?”“没听说周师兄有女朋友啊。”晶晶说。“周师兄眼光肯定高,一般的女孩肯定看不上。”蒋晓歌说。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第二天是周六,上午,因为周子扬说要过来,林湄就留在寝室等他。王冉照例回家,李梦迪去工大,蒋晓歌又去图书馆了,寝室里除了林湄,还有晶晶和刘博雅。李梦迪西山之行后一直和孙跃保持联系,寝室的同学看在眼里有时打趣她,她也不生气。一般刘博雅这个时间肯定不在寝室了,今天这个时候还留在寝室里看书还真不多见。

9点多钟,大家刚刚给寝室做完清洁工作,周子扬就敲响了门。“你们寝室真干净。”周子扬一进门就称赞道。周子扬这是第一次来406寝室,其实平时周末也没有这么整洁,今天听说周子扬到访,大家做起清洁来似乎都更有干劲。看来周子扬受欢迎的程度还真是不一般。

周子扬坐下,大家的话题先从校报开始,接着谈到一些专业话题,尤其围绕着周子扬的那两篇文学评论。周子扬告诉大家,林湄这次进校报属于特例,因为校报老师看到了她的诗作非常欣赏。校报每年都会在大二的学生中补充一批新鲜血液,大家感兴趣可以到时报名参加选拔。刘博雅似乎对周子扬的文学评论非常感兴趣。其中有一篇文章是读《红楼梦》有感,周子扬着重剖析了《红楼梦》中体现的末世情怀。“周师兄,你在这里所说的末世情怀可以理解成为一种命运的悲剧么?”刘博雅饶有兴致地问。

“是的,我觉得《红楼梦》有着浓厚的宿命意味,它是一个命运悲剧,指向的是个体在不可逆的命运中的无可奈何。因为身处末世,因为悲剧是不可逆的,所以作品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美,这种美不光光是因为眷恋与怀念盛世的繁华所激发的欲望与激Qing,这种美的本质在于它的必然陨落。”

“那照这样说,那么既然衰落是不可避免的,那红楼梦中一场场宴饮和聚会所带来的快乐是否是对这种命运的一种补偿呢?”刘博雅问。“可以这样说,但也可以这样认为,这种反差强烈的对比才能加强悲剧的力量。”周子扬回答。

“其实,我觉得整部作品中林黛玉才是命运的先觉者,她已然敏感的发现了末世的蛛丝马迹,所以她一向喜散,既然美丽终将消亡不如从来没有美过,既然每一次欢乐的聚会终于要散不如从来没有聚过,她的悲剧体验是对这种末世狂欢的必然毁灭的一种揭示。”林湄说。

“是啊,鲁迅说:悲凉之雾,布满京华,呼吸领会者,唯宝玉而已。她这种情绪的知音惟有宝玉。”刘博雅道。“我觉得这种看法太消极了,如果一切都归诸于命运和末世,个体的努力甚至无法延缓毁灭的到来,那么为延缓而付出的努力还有意义么?醉生梦死和兢兢业业在命运面前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晶晶有点不喜欢这种命运的论点。

“就像象牙塔里的爱情,大部分的命运是毕业即分手,明知是这种结局,那是不是干脆就不要爱了呢?”晶晶问。“那当然不是,其实爱情也是一种命运,爱情到来的时候,不是你想不爱就不爱的。我觉得人的理智是无法左右感情的。能够被理智左右的不是真正的爱情,或者说爱得还不够。如果你没有这种感觉,可能是还没有遇上对的人。”周子扬说,同时意味深长地看了林湄一眼。

林湄却恍然未觉,她的心被周子扬的这句话所震撼了。能够被理智所左右的感情不是真正的感情?那不能被理智所掌控的感情就是真正的爱情了?她的心,在面对谁的时候最无法控制呢?意识到这一点,林湄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止不住狂跳起来。后来的谈话林湄有点心不在焉,周子扬好像有点意识到这点,又坐了一会就主动提出告辞了。临行前,通知林湄下周一参加校报的例会。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