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林湄的饭量本来不大,晚上又向来吃得少,吃了一片面包一个卤蛋也就饱了。大家吃过了饭每人又吃了一个水果,看看时间还早,谁也睡不着,就决定继续打牌。一直玩到了10点多,大家都有点困了,就收了牌简单洗漱一下开始聊天,聊到后来累了就都睡了。

林湄是第一次在火车的座位上过夜。上次到学校报到时,家里搭了朋友的顺风车送她到的学校,所以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的硬座过夜,感到非常不舒服。可是最后这不舒服抵不过睡意,还是歪着睡着了。朦胧中她的头自觉地寻找依靠,自然靠向了旁边一个舒服的肩膀。闻着身边人好闻的男子气息,一种踏实又甜蜜的感觉在梦中充满了林湄的心扉。

一夜好睡,再睁开眼睛时,林湄发现自己靠了一晚上的地方居然是江越的肩膀。天色已经蒙蒙亮,江越还没有醒,浓眉下一双俊眼闭着,抿着薄唇。白皙的皮肤配上深刻的五官,看得林湄真不想移开目光。还有两个小时林湄就要到站了,想到要一个寒假见不到眼前这个人,她感到回家的喜悦都被冲淡了不少。

江越对她的态度,林湄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喜欢她么?似乎他对她的态度和对其他女生也差不多。(江越要知道林湄这么想肯定大呼冤枉,没有谈过恋爱,追过女孩子的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已经尽力对她比对其他女孩好了,可是他不知道林湄心里对他怎样,不敢贸然表白,只能绞尽脑汁旁敲侧击,可这真是江大帅哥从来没干过的事啊。)

可是要说江越不喜欢她?她从女孩的本能的第六感觉得江越对她是不同的。可是虽然被江越深深吸引,内心的理智总是在阻止她进一步采取行动。江越和她之前设想的人生另一半是完全的两个类型,她茫然地感觉到这种类型对她太陌生,再向前迈出一步她都感到害怕。

何况,从来没有接触过感情问题的林湄在和异Xing接触方面总是处于被动的一方,在面对喜欢的人时,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顺其自然吧,最后林湄想,她总要先看清她自己的心,再弄清江越的心再说,现在,就放任自己想看就多看两眼吧。

怕惊醒江越,林湄没有起身,百无聊赖地一会儿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会儿又看看身边的人。窗外的景色渐渐清晰,北方的冬天野外一片萧瑟,天空虽然晴朗,可大地上的色彩单调,只有偶尔路过的村庄房屋上的片片红瓦给窗外的画面增加了一点亮色。

火车到了一个小站,广播声响起,剩下的几个人也都醒了。江越睁开眼睛,不由自主地先看向身边,果然见到林湄已经醒了,大眼睛里一片清明,显然不是刚醒。林湄对江越笑了笑说:“早啊,睡得怎么样?”江越揉了揉眼睛看着林湄说:“还行,就是梦到好像有个人一直倚着我。”林湄的脸红了红,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拿了毛巾出去洗漱了。

洗漱完回到座位,林湄发现只有江越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到林湄回来,江越也拿了毛巾出去了。等大家都回到座位,火车上已经开始卖早餐了。火车上的东西又贵又不好吃,大家没有谁想吃车上的东西,就把带来的食物又拿出来吃了点。

时间过得真快,下一站就是林湄家了。林湄是4个人中第一个下车的,她想提前把行李从架上拿下来,江越却在旁边说:“不用那么急,下一站是大站,要停10分钟呢,我把你送下火车,你家不是有人来接你么。”林湄一想也是,就又坐了回去。

到了站,江越动作麻利地把林湄的行李拿下来,两个包都一个人拎着。林湄自己倒是一身轻,只好跟在他后面走。下了火车,江越把行李放下对林湄说:“我得先上去了,你在这里等等,家里人只怕马上就到了。”说着就从衣袋里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向林湄手里一塞,接着步伐矫健地跳上了车。林湄看看手里,发现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再抬头看,江越已经站在了车厢门口,正向她挥手呢。

林湄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小心地把纸条折起来放入了衣袋。来接林湄的是爸爸。爸爸在市委宣传部工作,平时工作不算太忙,这次宝贝女儿回家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接到林湄的电话知道车次就要来接。父女俩说说笑笑回了家,正逢周末,妈妈早准备好一桌吃的等着林湄了。全家团聚,林湄又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日子,在家做起了宅女。

过了一周,各个大学的学生基本都放假回到了家。这天林湄正在家里捧着一本小说看,高中的死党秦曼的电话来了。“美人小姐,你可真呆得住,回家也不联系我!”秦曼在电话里大叫。秦曼口中的“美人小姐”就是林湄。

秦曼打电话来的目的是通知林湄高中同学聚会,林湄上的是重点中学,升学率很高,大家基本都考入了不同的大学,最差的也上了本地的专科院校。半年不见,有些活跃的同学就组织聚会。正值假期,这种号召一呼百应,林湄算是最后知道的了。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