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聚会定在一个同学家中。这个同学叫何平,家里住着一个几百平米的别墅,父母经商经常不在家,家里还有保姆。因为他家里大人总是不在,地方又大,就被大家选中了做聚会地点。

班里的同学基本都来了,老同学见面都很高兴。林湄和秦曼一道进门,刚从门口露面,就被一阵欢呼声震了一下。进门一看,大家基本都到了。何平上来招呼她俩,两人进门后一路打招呼,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刚坐稳,前面就走来了一位男生。“曾朗轩!”秦曼叫了起来。曾朗轩是班长,高中三年成绩基本上都稳居榜首,毕业后考上了B市医科大学,本硕连读,算是子承父业。曾朗轩的爸爸和林湄的妈妈是市医院的同事,曾朗轩就读的B市医科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医大之一,他的父亲很以此为豪。

曾朗轩中等个子,带着一副眼镜,相貌说不上英俊但也绝对能算得上中等偏上,配上一股干净的书卷气,是个很耐看的男生。高中时林湄在女生中学习也算是出类拔萃,人又长的漂亮,虽然说高中早恋防范的严密,但也挡不住青Chun的力量。曾朗轩似乎对林湄很有好感,曾经通过秦曼约林湄一起出去参加活动,但林湄不解风情,冷冰冰地拒绝了。之后高考复习紧张,两人就没怎么说过话,也没有单独来往过。

现在曾朗轩过来打招呼,林湄有点不知说什么好,好在有秦曼在,她点头微笑就行了。可是不出声也不是长久之计,一会儿话题就转到她这里来了。“林湄,你和曾朗轩都在B市上学,有没有碰到过?”秦曼问。“没有,B市太大了,两个学校离得远,没有机会碰上。”林湄回答。

曾朗轩在旁边看秦曼提起了话题,连忙问了一些林湄B大的情况,林湄都一一回答了。几个人交流一下彼此学校的情况,聊得很热闹。“林湄你给我留个地址吧,咱们难得都一个地方上学,有时间可以走动一下。”曾朗轩最后说。林湄对医学院也有点好奇,何况曾朗轩文质彬彬,实在让人难生恶感,两人就互留了地址电话,约定开学可以分别带同学互相拜访。

高中的同学在毕业后第一次聚会,完全摆脱了之前高考的压力,都玩得很疯。何平家里吃的玩的什么都有,D市靠海,冬天也不太冷,大家还在院子里支起了烧烤架子,烤肉烤鱼。玩了一天,到下午天快黑了才散。

聚会结束后曾朗轩主动提出要送林湄,因为两家很近是顺路,林湄也没有拒绝。分别的时候曾朗轩向林湄要了家里的电话,说以前没有她的电话,班里组织活动也通知不到她,还要找秦曼转达。

两人在楼下说了再见,一进家门,看到爸爸也刚到家,刚刚脱下外衣。“刚刚是你们班同学送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学校上学啊?”爸爸开始查户口了。这可是宝贝女儿第一次有男生护送回家,一定得审问清楚。女儿从来没谈过恋爱,不能让坏小子骗了去,爸爸要把好关。

“我们班班长曾朗轩,现在也在B市上学,医学院本硕连读。”林湄只好回答。“那他父母做什么工作的?”林爸爸又问。“他爸跟我妈是同事,他妈不知道做什么工作。”林湄郁闷了,这是干什么?帮她考察未来男朋友?林爸一听和妻子是同事就不再问了,详细情况可以让妻子去了解嘛,现在就不用再问女儿了。

林湄回到自己房间,从口袋里拿出曾朗轩给他留的电话号码和地址。看着眼前的纸条,林湄心里却想起了一周前从江越手里拿到的纸条。她打开抽屉,那张小纸条还静静地躺在角落里,上面的字迹挺拔,笔锋有力,一如江越其人。

一周了,她每天都在矛盾,要不要打电话过去呢?如果电话打过去了,她要说什么呢?总得有点借口什么的吧?还不能被家里人发现她打这个电话,要等家里人都不在家的时候打才行。还得想好理由什么的。唉,这个电话到底打是不打呢?电话打过去,要是江越家里人接的她要说什么呢?

其实,林湄真是想的太多了。可她心里有鬼,总觉得这个电话打过去自己的心思会被别人看穿,所以没有勇气。犹豫了一天又一天,林湄终于下定了决心。这天趁家里没有人,林湄拿着那张小纸条终于把电话拨了出去。一声,两声,三声,电话终于接通了。

林湄紧紧抓着话筒,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孩声音:“你好!请问您找哪位?”“我找江越。”林湄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为什么这个声音听起来象张娜?“江越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把电话留下我转达给他吧。”甜美的女声说。“不用了。我一会再打。”话说出口,林湄觉得这个声音好像都不是自己的。

放下电话,林湄觉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所有的勇气都用尽了。为什么张娜会在江越家?江越不方便接电话?他在干什么?他和张娜已经这么亲密了么?那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难道他真是一个花心大少,见一个爱一个?那自己这样算什么?

妈妈以前的教育这时又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女孩子一定要自尊自爱。林湄觉得之前的一腔情思白白错付,自己太不自爱了。女孩子自己主动,男孩子最后一定不拿你当回事。她生气地把小纸条锁在了抽屉里,决定再也不打了。

林湄真没有猜错,接电话的人就是张娜。张娜追了江越一年多了,从大一刚入学,江越作为预科生进入她们班,她就爱上了他。张娜家境优越,父亲从政,母亲经商,从小到大一帆风顺,从来没有受到过挫折。

可江越对她一直不冷不热,尤其最近一个学期,她觉得江越似乎在躲她。江越越是这样,张娜就越难受。她对感情的追求热烈而直接,这个寒假,她在家里呆了一周后再也呆不住了,总感觉就要失去江越,于是和家里撒了谎,说是和同学出来旅游,直接杀到了江越家里。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