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江越家里是普通工人家庭,爸爸妈妈都是工人,家里还有爷爷NaiNai,江越是独子。江家虽说是工人家庭,可是房子不小,他的曾祖父给家里留了一个不小的院子,在城里算是非常难得。张娜到了江家,说是和朋友到这边来玩的,顺便看看同学。

她嘴甜,再加上人漂亮,从穿着打扮上一看就家境优越,很快就得到了家里人的一致好感。听说小姑娘还要出去住宾馆,江家人一致挽留张娜在家里住。江越有苦说不出,又不能当面表示反对,事情就板上钉钉了。江妈热情挽留张娜多住几天,命令江越这几天多陪张娜转转。

张娜从小在从政和经商的家庭熏陶长大,人很有心计。她接电话时江越下楼买酱油去了,家里正好没别人。她接起电话听到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立刻就做出了反应。她知道江越身边围了不少对他有好感的女孩,感觉打电话的这个肯定也是这样的女孩,于是故意说江越不方便接电话,让对方展开联想。

这个手段在林湄这样的女孩身上还真有效,林湄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不但消失殆尽,并且由此展开联想,对江越产生了怀疑,再也不愿打这个电话了。这件事张娜自然不会告诉江越,所以江越一直蒙在鼓里,心里天天盼着林湄能打电话。他想,如果林湄能给他打电话,那说明他不是自作多情一头热,回到学校他就可以明确展开追求了。不然他贸然表白被拒,都是一个班的,他还是个小小的名人,以后江大帅哥的脸往哪里放啊。

可是等来等去,转眼间Chun节就要到了,直到张娜走了他也没有等到林湄的电话。江越心里又是失望又是着急,可是他没有林湄家里的电话,又不好意思向别人打听。等不到电话,渐渐地他的心也有点凉了,以为林湄对他没感觉,失去了追求的动力。他不想自作多情,他认为两情相悦才值得追求。

而林湄在家越想越伤心,她从小到大从来都是被男孩子追求和捧着的,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可偏偏这一切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对最好的朋友也没法出口,心里憋得难受,越来越恨江越。

却说林爸爸等妻子回家就说起了有男生送林湄回家的事,又说男孩爸爸是她的同事,叫曾朗轩。林妈妈一听,说原来是曾主任的孩子,这个孩子听说很优秀,学习一直很好,现在在很好的医学院读书,是他爸爸的骄傲。林爸爸一听很满意,所以当Chun节曾朗轩过来拜年的时候受到了林家的热情接待。

曾朗轩受到了鼓励,来得更勤了,Chun节后又到林家去了两次,最后一次约定寒假结束一起回B市。曾朗轩包揽了买票事宜,两家经济条件都好,尽管票很紧张,曾家还是托人买到了两张卧铺。林爸爸把林湄送到了火车站和曾朗轩会合,又送两人上了火车。

曾朗轩一路心情飞扬,以前可望而不可及的林湄现在就和他在一起,这么好的相处机会他以前想都不敢想。曾朗轩一路对林湄温和以待,细心周到,看林湄兴致不高,他就讲医学院的趣事给林湄听,和风细雨般的态度化解了不少林湄心里的烦恼。

林湄回到了阔别近两个月的学校,重新见到了室友,大家都很高兴,纷纷取出从家里带的地方土特产给大家一块分享。过了一个寒假晶晶胖了不少,她看见林湄后大惊小怪地叫道:“林湄,你怎么还瘦了?你妈虐待你了?”林湄只能回答:“我减肥。”这个回答引起了公愤,李梦迪跳过来说:“林湄,你还减肥,那别人还活不活了,所有人都是胖子了!”林湄赶紧说自己已经不减了,大家这才罢休。

因为还有一天才正式开学,大家都窝在寝室里整理东西,聊聊假期生活。“对了,有个大新闻!”晶晶说。“东郭先生说张娜今年寒假去江越家了!两个人好像成了!”“我也听说这事了,江越那时候还不承认呢,真是无风不起浪啊,两个人到底还是成了。”“又一颗名草有主了,以后我们这些人想都不能想了。”晶晶不无遗憾地说。

“得了吧晶晶,江越根本不是你喜欢的菜,你也就瞎嚷嚷。”李梦迪不客气地说。林湄在旁边听着,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猜测真的被证实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面一痛,像是少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了。她怕大家看出异样,连忙说:“我去打水。”说完拿了水壶就出去了。

大家都没注意到林湄的异常,还是在起劲地八卦。林湄拿了水壶出去,走到了化学楼楼前的一片树林中。因为还没开学,那里没有什么人。她把水壶放下,坐在了木椅上。一路上,嫉妒,伤心,愤怒,各种情绪充满了她的脑海。她觉得自己不能回到寝室里面,在那里她一定会被看出端倪来。

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被别人看出异样,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她们说的是真的么?应该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愿相信呢?他注视她时那双满含热情的眼睛,他拥抱她时的温柔难道都是假的么?难道都是她的自作多情?不,只能说这世界变化快,人心变化快,没有什么是能够把握住的。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