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新学期开学,林湄进入了大三,成了两届学生的学姐。大四的学生现在开始都忙着实习,考研,找工作,每天行色匆匆,开始淡出校园生活了。周子扬也成为其中的一员,他不准备考研,找到了省电视台做实习单位。

周子扬按例辞去了学生会和校报的工作,和林湄的接触也少了。实习开始后,他住回了家里,有一个多月都林湄都没在学校看到他。林湄比大二更忙了,她现在是院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在校报里面也是主力记者,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们退了,她们这一届成了顶梁柱。

这天林湄刚下课走出教学楼,就看到周子扬站在前方。他身穿一件浅色长袖衬衫,配一条浅色裤子,人看起来还是那么温润如玉,儒雅大方。一见到林湄他就笑了:“果然在这里能堵到你,我记得你们下午好像在这边上课,还真没记错。”一个多月不见,林湄看到周子扬也很高兴:“周师兄,你不是去省台实习了么?今天怎么有空出现在这里?”周子扬接过林湄手里的书包说:“边走边说吧,我是特意回来找你的。”

两个人心里有默契,就向计算机大楼那边的花园走去。这片花园有个小湖,湖边有假山和凉亭,各种树木长得郁郁葱葱,一直是B大学生谈恋爱约会的“约会宝地”。两人走到一个清静的长椅上坐下,林湄说:“周师兄,给我讲讲你实习的事吧!电视台的工作有意思么?”

周子扬想了想说:“电视台的工作时间不是很规律,忙起来非常忙。我在一个栏目组做助理,就是给编导打个杂什么的,有时编导会让我也帮忙写点东西。”周子扬所在的栏目组是一个新闻栏目,主要做深度新闻,栏目既有广度又有深度,很锻炼人,如果没有关系是进不去的。

“真正开始工作,发现我们学得东西和实际还是很有差距的,有些东西课堂上真的学不到。”周子扬说。他详细地给林湄介绍了电视台的工作流程和工作方式,最后建议林湄多看看一些比较优秀的电视栏目,多看看国外的报纸杂志。林湄听得很认真,她问了很多问题,周子扬都很耐心地一一作答。

林湄看着周子扬干净的眉眼,温和的笑容,心里不由地有一丝感动。从认识周子扬起,他就一直对她这么好,可是自己从来却没回报过他什么。两人谈了很久,还是周子扬到最后看了看表说:“快吃晚饭了,咱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林湄答应了,两人走出花园,商量去哪里。

“我们今天不在学校里吃了吧?我知道学校西门那边新开了一家小餐馆,环境和口味都不错,我领你去那儿吃。”周子扬说。林湄答应了,两人就一起向西门走去,路上还碰到了刘博雅,彼此打了个招呼就走过去了。周子扬没注意,可是林湄却发现刘博雅的笑容很僵硬,打招呼的时候似乎不愿和他们多说。

学校的西门和工大只有一路之隔,道路两边开了各种饭馆和商店,大大小小的快餐店和餐馆大约占了街面的一般,很好地诠释了“民以食为天”。两人一路走来,到有点约会的感觉。只是林湄浑然不觉,周子扬神态自若。餐馆不太远,俩人走了10几分钟也就到了。

“就是这里!”周子扬指着前方一个名为“食客居”的地方对林湄说。林湄一看,餐馆门面不大,中式装修。走进店内,店堂也不大,20多张实木桌椅,一水儿的漆成深褐色,墙上挂着很多水墨画,仔细一看,都是齐白石的作品,却又都和食材有关,都是虾图,螃蟹图什么的,用深色的木框裱起,与餐厅的餐点相配很是相宜,看来这家的老板倒也不俗。

“这家主要经营潮汕小吃和砂锅粥,上次我来了一次,觉得不错,就一直想带你尝尝。”周子扬说。林湄很少在外吃饭,除了和同学聚餐外,她几乎不上外面的餐馆。这点就比不上谈恋爱的同学了,有男朋友的女孩虽然不会天天出去吃,但只要不是家境很差,和男朋友约会的时候去外面的小餐馆还是很常见的。

俩人看看其它桌,几乎每一桌上都放了一只砂锅。“砂锅粥是这家的招牌,我们也点一个吧?”周子扬说。“师兄你点吧,我也没来吃过,除了不能吃辣我其它都可以。”林湄说。上过主持人培训班后,她平时很注意保护嗓子。

“那好,我就点了。”周子扬说。点完了菜,林湄发现基本都是她爱吃的,不由得有点奇怪。两人以前基本上没有单独吃过饭,但是和其他同学一起聚餐的时候倒是不少,难道周子扬留意过她爱吃什么?可能是巧合吧,林湄想。小店上菜很快,一会开胃小菜就端上了桌,两人边吃边聊。“对了,有个实习的机会,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周子扬说。“什么实习机会?”林湄立刻就提起了兴趣。

“省台一个编导跟我说香港英凰电视台到这边和省台合作拍一个系列电视片,主题是近代儒商,想在这边找个助理,9月末过来,10月中旬前就能拍完。就是你可能要请几天假,不过中间有个十一长假,你大概请四五天假也差不多了,到时可以让他们给你出张实习证明。多点实习经历以后肯定有用的,而且报酬不错,你还可以跟着开阔一下眼界,锻炼锻炼。”“谢谢师兄,我回去想一下,去或不去这两天都给你回话。”林湄很感谢。“好的,那我等你的消息。”周子扬说。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下一章
上一章  | 目录

点击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不再提醒

我知道了

点击中间,呼出菜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