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再见擎苍

发布:07-21 16:19 | 3057字
A+ A-

三个人就在僵持之中,花姐催促着刘美惜,“岚儿姑娘,快收拾收拾你需要带着的东西吧,不过我看这来头什么东西都不需要你带。”

雪梅紧紧的跟着刘美惜,生怕刘美惜离开自己,雪梅一个人真的应付不来。

刘美惜的突然看到了一样东西,灵光一现,有了主意。

“花姐,我一直以来都在给你的胭脂楼想办法,让它的生意越来越好,你也知道我和雪梅的感情,我不会丢下她一个人走的,你不让雪梅走,无非就是为了钱,我可以多帮你想几个主意,再给你一个大主意,这个大主意,足够让你胭脂楼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人潮似海,我就一个要求,让雪梅跟着我走,其它的我都不要。”刘美惜斩钉截铁的说着,一旁的雪梅也感激的看着刘美惜,雪梅就知道刘美惜是不会扔下自己一个人走的。

花姐犹豫着,想着刘美惜过往的时候都是屡试不爽,每一个主意都能够让胭脂楼的生意翻上几番,雪梅留在这里最多也就是做个姑娘,和刘美惜那些主意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刘美惜看出来花姐已经有些动心了,继续说着,“花姐,外面的人什么来头,我想您一定比我们清楚,他们要的是我,如果我就是不走,那些人会拿您怎么样呢?”

花姐的眼珠骨碌碌的有了主意,“好,成交,我让雪梅跟着你走,你现在就把你的主意告诉我,还要给我一些小的措施,在你走了之后让我胭脂楼还有生意,当然了,如果有一天你没有去处了,我们胭脂楼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花姐还不忘记给自己和刘美惜留一条后路,虽然花姐的初衷是钱,但是怎么说花姐也是刘美惜和雪梅的一个容身之地。

“我会的花姐,谢谢你了。”刘美惜也客气的说着,至少要做到好聚好散不是吗,在胭脂楼,刘美惜也真的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这里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听说了这么多的事情,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想想,如果放在现代,恐怕自己也不会这么快的成长的。

刘美惜把纸牌交到了花姐的手上,“这是纸牌,我会把玩法给你写在纸上,这个东西就是你白天的收入来源,爱玩纸牌的一定都是男人们,有了男人,就不愁胭脂楼没有生意了。

白天你的胭脂楼提供酒水、饭食等,这又增加了收入,来这里玩牌的人也要交银子,你自己算算,这就有了多少的收入,不过以后胭脂楼可就忙起来了。”

“我不怕忙,不怕忙,就怕没钱来,我的岚儿财神啊,我是真的不想放你走啊。”花姐看到刘美惜的新计划真的是爱不释手,要不是对方的来头太大了,花姐实在是无力抗争,否则她怎么会放走刘美惜啊。

雪梅没有带走什么,只拿走了子风留下来的遗物,这对于雪梅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了,另外的此生最重要的人就在她的身边。

而刘美惜拿着那些秦尚做的衣服离开了,这些衣服可是好不容易做出来的,估计除了秦尚没有人还有这样的本领了,其它的就不需要带了。

刘美惜和雪梅两个人携手走出胭脂楼,胭脂楼的姑娘们都出来同刘美惜告别,尽管大家都不知道刘美惜和雪梅要去哪里,但是至少知道一段时间是不会回来了,江湖市井之中的人总是重情重义。

这段时间,刘美惜和雪梅同胭脂楼的这一群人都有了身后的感情,几个平时和刘美惜交好的女人更是留起了眼泪,舍不得刘美惜离开,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终究是要离开的。

刘美惜和雪梅两个人上了骄子,对方也没有多询问什么,看来只要带走刘美惜就好,多一个人也就无所谓了,刘美惜本来都已经想好了如何解释了,对方也没有问,刘美惜也就没说什么。

轿子停在了府衙门口,刘美惜下了轿子,看着府上明晃晃的牌子“擎府”,刘美惜抓着雪梅的手越来越用力,连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岚儿,你怎么了,你抓得我好痛。”雪梅骤起眉头。

“啊,对不起,雪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里,这里是……”刘美惜已经与无论错了,刘美惜觉得是他来找自己了,是擎苍,一定是擎苍没错的。

“是谁啊?谁岚儿?”

“是擎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男人。”

“他这是来接你进府了是吗岚儿?太好了岚儿。”雪梅看起来要比刘美惜还要开心。

终于有了一个熟悉的人从府里面出来饿,是洛飞,“美惜姑娘,快进来吧。”

雪梅看着岚儿,又是一脸的茫然,“美惜,这是你的名字?你回复记忆了?还是有人知道你是谁了?”

“不是,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了雪梅,等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好吗?”刘美惜不知道如何和雪梅从头到尾的来解释这件事情。

“嗯,那以后再说吧,我们进去吧岚儿,我还是叫你岚儿吧。”

刘美惜和雪梅走进去,一路张望着府中上下,如果说胭脂楼是那种看起来就很华丽的,而擎苍的府里面则是那种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奢华的气质,到很多的细节,甚至房顶上的每一篇瓦片上都有精致的花纹,地上每一个砖块都是精心设计的,园子里面的植物刘美惜不认得。

但刘美惜觉得擎苍的府上无论是和最开始和雪梅待的府上,还是和胭脂楼比,这里都显得熠熠生辉,绝对的不是一个档次上的,门口的侍卫一个个的都很精神,一排排的侍女端着精致的果盘和刘美惜一行人擦身而过,但是刘美惜最想看到的人还没有出现。

直到一路走进了大堂里面,刘美惜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里面的男人,是他,是擎苍,刘美惜激动的想要哭出来,控制了太久了,刘美惜一直都让自己不要抱那么大的信心,从一进入王府开始,刘美惜一颗心就一直尽量的控制自己,可是再次见到擎苍的时候,刘美惜还是没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狠狠的咬着自己嘴唇。

雪梅看到刘美惜的样子,知道眼前这个气宇轩昂,气质非凡的男人一定就是让刘美惜朝思暮想的男人了,雪梅伸出手抓住刘美惜,雪梅想要给刘美惜一点支撑。

“美惜姑娘。”擎苍站起身来,轻言但与的说着,但脸上却是有着一丝笑容的,只是那笑容并不是很自然。

刘美惜根本不知道擎苍这简单的问候后面她应该回答什么,刘美惜举足无措,愣愣的站在原地。

“天色晚了,我已经命人收拾好了房间,但不知道你有带这位姑娘来……”

雪梅没听擎苍把话说完就接过话来,雪梅生怕对方把自己赶走,“我和岚儿住一间房间就可以了。”

“岚儿?”擎苍侧头表示疑问。

“哦,是我在胭脂楼的名字,我和雪梅住一间就可以的。”刘美惜低头说着,尽量的不想麻烦擎苍,尽管这点小事情对于擎苍来说并不算什么,擎府的规模完全超出了刘美惜的想象。

“那我派几个侍女去照顾你们。”擎苍拿起一旁的杯子掩了掩茶盖,淡定的样子,让刘美惜猜不到男人此刻在想什么,刘美惜觉得和雪梅两个人好像是擎苍远房来的亲戚,要来投靠擎苍的一样,在擎苍的面前,自己显得很是渺小。

雪梅被折腾得有些累了,侍女们拿着东西放在桌子上,恭恭敬敬的退到一边,等候着差遣,“美惜姑娘,雪梅姑娘,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没有了,你们下去就好了,我有事再叫你们吧。”刘美惜的态度温和,总觉得不好意思去指使别人,主要是现代人人人平等的观念,让刘美惜一时的接受不了这样被照料的生活。

“那我们就在外面守着,有事我们再进来。”

“你们去休息就好。”刘美惜大方的说着。

几个侍女很为难的样子,擎府是有规矩的,这几个侍女怎么好自己这样违反规矩。

雪梅挥了挥手,“那你们就在门口吧。”

几个人下去之后,雪梅才开口说话,“岚儿,美惜?唉,我都不知道到底应该叫你什么了,你这样会是为难她们的。

她们有规定的,是不可以在当值的时候休息的,可是又要听你的,听你的就会受到处罚了,所以她们就会很为难的,以后她们要守着就守着吧,你要习惯这样的生活,这里太大了,有太多的佣人了,我知道你善良,但是她们也有自己的任务不是吗?”

“嗯,我懂了雪梅,以后你叫我美惜吧,其实我不记得我叫岚儿了,我只是记得我叫美惜。”

刘美惜想了想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和雪梅说自己的来历,刘美惜已经有几次冲动想要告诉给雪梅了,可是刘美惜也想到了雪梅会把自己当成神经病一样的,说自己是在几千年之后的现代来的?而刘美惜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朝代,或者说这个朝代是在历史上没有记载的。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