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三·天水庄园初闻仙

发布:02-12 09:25
A+ A-

帘珑内窗台下雕刻着紫薇花瓣的黄花木床上裹成一团的小东西微眯着眼睛,抚摸着小指上那两个合二为一,但是依然可摸到却看不到的戒指,不禁有点无语。

昨天回到庄园,一进庄园就先把那两只伤痕累累的迷你小龟和灰色小老鼠给上药包扎,确认他们无碍后,就任其休息。

用过晚餐后,依灵有些急切的上楼,梳洗,而后端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把今天刚买回来的戒指拿了出来,不是依灵多心,确实是因为它和左手手指上得戒指太像了,简直像是一个磨子里刻出来的,说不定能因它而找到来时的路呢?依灵不无期待。

慢慢的把戒指往左手小手指之上套,说不紧张是假的,白白嫩嫩的小手微微颤抖,当刚刚把戒指套到小指上,戒指好像有意识似的忽然加快了合拢的速度,只听“丁咚”一声,银色的戒指有不见了。

猛然间,整间屋子里充满了灰蒙蒙的和银白色的雾气,这两股雾气却都是在这屋子里,凝而不散。

只见两股雾气相互缠绕,攀附,散开,再合拢,依灵只觉小手又冷又热,好像有千万条光线在脑袋里纵横,意识逐渐模糊,小脸疼得紧紧皱起,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当依灵最后一点力气终于用完,则直接昏迷过去,依灵昏迷后,两股气息又磨合将近一个时辰,最后却又重归与依灵的那两枚看不见的戒指,最后一切又重归于平静,就连睡在依灵隔壁侧室的林夕雅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识的扯着软软而微微沙哑的嗓音问道,:“林夕雅,现在什么时候?”

而后,两只白嫩嫩的小手又用力将香软软的锦被扯到头上盖住整个头脸,以挡住那让她又爱又恨的光线,再顺便滚了几下,彻底的让人和棉被卷成一团麻花。

感觉一切都是好好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昨天那样的事情仿佛都是错觉,总觉得脑海里好像多了些什么,却又像雾像雨又像风一样缥缈,让人抓不住。

“卯时三刻,小姐还可以再赖回床,最多两刻钟后起床”

早已候在侧室多时的林夕雅回答,温和的声音,带着些微的包容。略顿了顿,又接着道:

“小姐,姜大人昨天晚上已经回来了,同来的还有位大人的朋友,因为回来的时候大人看您睡的正好,所以吩咐不用打扰叫醒您。”林夕雅一进门便给依灵带来了她等待已久的消息——

闻言一乐,一大早就听到好消息还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由此,她心情愉悦地沐浴、更衣、用餐,餐毕,依灵一路向庄园田间走去,外祖父最在意的糯香米田,以外祖父那爱糯香米的程度,即便是凌晨才入睡,他也必定会在日出之前开始自己的糯香米田之旅,这已经是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

洛水城的Chun季,虽然算不上是天天艳阳高照,却是难能有几丝雨水,他雨水季节多在夏末和秋天,不过,农夫们早就习惯了他的气候,各种水利设施都还算齐全,只是要多费些力气罢了。

五亩刚刚冒出青牙的农田里,一名麻衣农人正一瓢水一瓢水的弯腰浇着芽苗,旁边另一白衣人也是如同麻衣农人一样的浇着,可别看他们仅仅一瓢一瓢的舀水,但是他们浇灌的速度可是一点也不慢的,没用多久便将所有的芽苗都一一浇了个遍,放下水瓢和竹桶,两农人直起腰来,看着这面前点点绿意,面含笑意,这一直腰,一笑,令得两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同时,两人正的交谈着。

姜继海道:“你这次下山正事都办完了?”脸色带着些许质疑.

“那当然,否则我怎会有时间到你这儿打秋风呀.”白衣人一团和气的回答。

“你的那个酒呀,味道真是,啧啧,···”说着,还砸吧砸吧嘴,又接着道:

“要不,我把你那宝贝外孙女给打劫喽?你到是真舍得呀,好酒呢!就给了一小娃娃喝。”说着,像是有无尽的幽怨。

姜继海掀了掀眼皮子,未予理会。

白衣修士又接着说道:“你那外孙女你到底要怎样?若非我是清苦修行,倒是也可以带她,就是怕你觉得她跟我会吃苦,要不···玄清宗怎么样,在这一界,除却昆仑,他最大了。”

姜继海瞄她一眼,却未回他。

白衣人接着说道:“我和玄清宗的麻衣上人有些交情,此时正值玄清宗开山门,接仙缘的时候,待我写封信给他,还不至于会亏待了你的外孙女,如是她有那仙缘,修行有成,亦是她的造化,我也结一次善缘不是?就算无那仙缘,做个外门弟子,有个傍身之术,总是比这一生做个凡人要强吧?”

麻衣人姜继海眉目微蹙,淡淡说道“只是我那外孙女小灵儿是五系杂灵根,根骨又不好,家族功法水系和火系具有,只是她乃我女姜云唯一女儿,又极像我女小时模样,云儿已是那样,我放心不下她呀。”

白衣修士沉默片刻,抬头望望天,悠悠说道:“她在人间,你可给她一世富贵,她若为凡人,多年以后,云儿有身好,你忍心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让她有遗憾吗?”

随即又接着道“昨夜匆匆一瞥,虽人已睡着,但观她面相,清丽脱俗,又是一可人儿,又贴你心了吧,老海呀,别看平时你粗线条的很呐,可是对待女儿,孙女,外孙女,可是细心到骨子里去了,别人宠儿,你宠女呀···”说完哈哈一笑。

旁边子非雁早拿了毛巾候着,顺手递上,白衣修士擦完递还给子非雁,子非雁赶忙接了又递一条给自家刚从遥望远方回过神来的主子。

姜继海道:“也罢,我总惦记担心也不是个办法,就要她去觅仙缘也好,不过,总要问过她自己的意思,自己的命运,由她自己来选择吧!”

白衣修士轻挑眉毛,淡然一笑,却没说话,两人刚沿着田垄往回走

“外祖父---”

清脆的声音被风传出好远,姜继海眉开眼笑的的张大了怀抱,准备把从远方轻盈跑来的人儿抱到,但却接了个空,依灵在离姜继海和白衣人三尺远的时候,临时停了下来,因为有外人在,依灵并为跳入姜继海怀抱。

因为刚才疾跑呼吸略微急促,脸颊微红。被林夕雅绑成两个麻花辫的头发因奔跑而有稍微的凌乱,清新秀丽的小脸在阳光下透着别样的神采。

姜继海看着眼前的小人开心的大笑,指着白衣修士道:“小灵儿,这是你钟爷爷,你钟爷爷可是神仙般的人呢,平常可是很难得见到,身上好东西多着呢!”

“钟爷爷好!”脆生生的声音响起,依灵已是轻施以礼,俏生生的立在那里。

“好!好!”

钟爷爷今年已有七百岁,只是修真之人,不显年纪,看着也不过是三十几岁的样子,已是子虚期,坚持清苦修行。只见他从怀里摸索半天,掏出一串前世佛珠手链般的物件,土黄色的,透着一股沉重之色,递给依灵。

口中说道“亏了呀,亏了,小丫头,赶紧收好,第一次见面,老头子这最好的东西,就给了你,”说着,又一瞪眼,“怎么还不收好,想让我老头子再收回去吗?”

依灵看看外祖父,外祖父含笑微点头。依灵把佛珠手链接过:“谢谢钟爷爷,依灵去给外祖父和钟爷爷盛酒去。”

说完,转身要回去,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物件,只是看样应该很贵重,“这小丫头有趣!”

白衣修士钟老先生自言自语在,还未等依灵转身,姜继海微一低头,把她抱坐在手臂上,道:“一起走吧,正好有事要你自己拿主意。”

依灵一愣。

姜继海继续道:“小灵儿,你是要做个凡人,还是要修真

?”一脸的正经。

“有差别吗?”依灵一脸的迷惑。她是五灵根呀,那修真···

“扑哧”一生,还未等姜继海开话,钟老修士就道

:“凡人寿命不过百年,修仙可得长生呀!”

“可我是五灵根呀,也可以吗?”神仙呀,前身不是只有在神话里听过的不是,现在自己也可以吗?

二老对视一眼“有戏”。

“如果你有意修仙,玄清宗正在招收门人,我可荐你过去,但是,修仙路上能走多远,端看你的造化了。”依灵不禁心中微动。不见得非是真的求长生,好歹开开眼界也行呀。依灵像外祖父姜继海望去,但见外祖父微笑着看自己。看来外祖父也不反对呀,

“那就修吧!”依灵停见自己的声音说。

既已说定,依灵第二天就被打包出门,所有物件都是外祖父打包好后直接放在储物手镯里,又把储物手镯戴在依灵的左手腕上,取依灵的指头血滴到手镯上认主,同时认主的还有昨天钟老爷子送得佛珠手链,看钟老爷子心疼的样子依灵有点无语,外祖父姜继海倒是笑得畅快,依灵感觉自己脑海里好像多了什么,却又说不真切,到得一切安定后,在来慢慢查看吧。

依灵目前也没时间查看什么,“我送你的佛珠手镯等你筑基以后才能孵化,现在在你身上先养着吧,到时对你更有好处!”

“多谢钟爷爷指点”依灵平白得了不少好处,倒是真心实意的道谢。

钟老爷子微微点头,大有孺子可教之势。

“即使如此,让我送你一程吧!”说着,钟老爷子手掐指决,但见一片祥云忽生脚下,手牵依灵,姜继海施施然向钟老爷子合礼一揖。

“那就有劳钟兄了,”

“把你的百年清露酒准备好,下次我们好好喝,哈哈哈···”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